前言

我认识的老头,其实比我小三岁,曾经有老一套的说法,女大三包金砖,在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一直开玩笑问我的金砖去哪里了,很少有人能懂我的笑点。我在系里还算有一点小名气,参加过很多比赛,在辩论赛上严肃犀利,理性咄咄逼人,在情诗大赛散发着淡淡的一股原始的非主流式的清香以至于大家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但是听见小菜花的名字还是会跟身边的人议论:“我知道那个学姐,上次……”但这些都是上大学前两年的事情,到了大三忽然生活就安静下来,只有LOL里面“敌军还有30秒到达战场”。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打游戏,这是所有在游戏上花了很多时间的人冷静下来都会说的话,游戏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得不的选择,它就像一坛子卤水,把我从一颗小白菜浸泡成老坛酸菜,不管在虚拟世界里有多少英雄热血,快意恩仇,也不管是为了德玛西亚还是恕瑞玛而战,其实唯一的意义在于打发了我无处安放的青春。

如果没有游戏,也许我的作家残梦也不会越来越远了。其实很多年前,我就许下心愿要出一本书,可是这个心愿就跟:“我要减肥!”一样的毫无意义,这也只能怨我自己,现在我坐在电脑前,内心中那一点点小小的愿望依旧存在,但我写这段文字,不是为了实现年轻时候的愿望,而是为了我的老头,他成为我心中新的理想,不同以往的是,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共同的理想。

在遇见老头之前,在我的记忆里我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很强势也很软弱,很优秀也很没有用,很自信也很自卑。生活不断的否定我,也不断的肯定我,很努力也很懒惰,所以我依旧平凡。其实这些事情并没有因为老头有所变化,唯一不同的是,我发现遇见他后,我依旧喜欢笑,但也喜欢哭。

我觉得这件事情老头有责任,他总是一脸软萌的跟我撒娇,像个小孩子不愿意出门,我有的时候一拍脑门,靠,他还真是一个小孩子!我很喜欢小朋友,也期待当妈妈,我很喜欢逗宝宝的时候他们向我表示亲近,可以抱一抱亲一亲举高高,可是他是一个182的大个子我办不到啊,人生太绝望了。我哄小孩子的时候,大多是像小孩子一样,他们生气了我也假装生气,他们要我喂饭我就也要他们喂,他们哭我也哭……我承认这简直是在耍流氓,可是在老头这里他根本不会这样子,他就只闪着星星一样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想哭和我想笑的时候一样,都是有感而发,我一度怀疑我是把老头种在我的泪腺上了,他只要轻举妄动我就会出现以下症状:鼻头一酸,眼睛就红了,然后喉咙就被堵住了,鼻涕想要流下来的时候,一吸,眼泪就掉了。

他不回我消息我会哭,他在跟家里人说话我会哭,他去洗澡了我会哭,他发错表情了我会哭,他不接我电话我会哭,他不存我新电话我还是只知道哭……

等下,我忽然有种感觉……

我不知道我的脸会不会瘦下来,或者脑子里的水会不会排出去……等下,我还是有点,你懂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窗前最后一点雪花从半空中摇摇晃晃地飘落 放下手中的笔,远远望去,窗外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地理课...
    夜亮阅读 207评论 0 1
  • 窗前最后一点雪花从半空中摇摇晃晃地飘落 放下手中的笔,远远望去,窗外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地理课...
    夜亮阅读 197评论 0 0
  • 1、八岁那年,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经过一段路。黄泥碎石子路面,右边有一排高大笔挺的白桦树,约有十几棵。而左边孤零零两、...
    飞柔阅读 200评论 1 2
  • 图片示例
    itachi阅读 178评论 0 0
  • “李哥快撑不下去了。可能哪一天,就死了。” 我搭同事A的车回家,车子刚启动,她淡淡吐出这几个字。 李哥是她老公。两...
    可可沛沛阅读 580评论 9 7
  • New journey 06/15/2017 1. New journey I can say that my c...
    李绅Luis阅读 6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