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还记得吗?

早晨,睁开眼睛,不知为何会哭泣。应该是见过的梦境,却一直无法想起,只是,一直都在。

很奇怪,看完了《你的名字》云欣没有太多的伤感。对她来说,她早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而有些人的名字已经在她脑海中愈来愈模糊。可是,在第三天早起的时候,她还是做梦了,就像三叶早起时莫名的泪流满面。只是,这梦,愈来愈迟了。

即便是前一天的身心疲惫也未抵挡住梦的诱惑,即便是心无波澜的无所事事也未能突破内心的那一道道防线,即便是在看了那么多释梦的书籍,她仍然无法给自己的一个完美的解释。

没有身体的灵异交换,没有每千年回归一次的彗星造访,没有穿梭时空的相见,可是,似曾相识的除了梦一场,就是一场梦。

相遇不计取数的世界里,和命运的那人相逢是困难的。而即使相逢了,又如何证明这就是命运的那人呢。两人相逢的物语,在无限壮大的世界中描述。两人被命运引导而相逢。

冬去春来,三叶与立花泷地铁上的偶然一瞥,惊人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千转百回后劫后重逢。见面之后,却都没有勇气说话,强忍着冲动,默默低头擦肩而过。

直到少年泷一低头,一咬牙,大喊一声:请问,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少女泪如雨下,微笑着说:我也是。

感动在这一瞬间达到极致,这种纯粹美好的爱情让人无比羡慕!云欣笑了,一扫《秒速》中明理与贵树再次邂逅的悲伤与绝望。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云欣喃喃着这句话,或许时间已经太长了,长得也让她也忘记了他们曾经是否在哪见过。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还记得吗?

好像那是在一个刚发芽的春天午后。太阳慵懒的从稀稀疏疏的细缝中洒下,云欣夹着书包走在人潮拥挤的街头。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毫不起眼的云欣就这样湮没在人群中。

突然从树缝洒下的一束明晃晃的光,在那束光的牵引下,云欣像是奔跑在时光隧道中,两旁幻影琉璃,飞速向前扩展。远处的一抹身影慢慢向她逼近,似乎披着七彩霞光,耀眼夺目。让她记住了他深邃的眼眸,分明的棱角,她心如小鹿般跳动从他面前走过,可是那束光又飞速的向后倒流,而他没有回头,他们就这样擦肩而过。

如果,每一片樱花飘落到地上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那她该以怎样的速度再次与他相遇。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还记得吗?

又像是在一个盛开如花的夏天。夜空像是一片紫水潭,星星是些不动的大亮点,夜风是些浅蓝色的流线。云欣轻轻的哼着歌从他面前而过,当对方的轮廓在她眼中逐渐清晰起来,脚步愈轻愈缓。

在晴朗的月色下,有一股凝香极尽浓郁的芬芳在时空辗转。擦肩时对方的心跳便佛耳掠过,电光石火的触烫猛然周璇心底。云欣目光扭转着脖颈,频频回首,扯不开追逐的双眸。

一朵花坠落的速度,连时间都放慢了脚步,可是,他的目光转向了别的地方。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还记得吗?

好像是在一个夕阳西下的秋天。眼看夕阳,太阳不知何时已沉入云朵背后。从直射中解放出来的光与影开始融合,世界的轮廓变得斑驳柔和。天空还很亮,而地上已被淡淡的影子完全包裹。粉红色的过渡光,溢满周围。

经历了一春一夏的云欣,褪去了稚嫩的外壳,一袭秀发如云,一身洁白长裙。彼方为谁,谁为彼方。云欣看着他的轮廓渐渐暧昧,经过他的面前,一阵暖风吹来,缭乱了她的一袭秀发,她不由得面红耳赤。可他们终究是彼此路过,渐行渐远,却再也奔跑不起。没有了速度的牵引,没有了目光的纠缠,莫名的情愫久久盘旋,只在擦肩一刻,谁带走了谁的世界。

那一天落花还在,人以天涯,依旧有那么多来不及诉说的情话。

聚拢,成形,捻转,回绕,时而返回,暂歇,再联结。这就是组纽。这就是时间。这就是联结。

以彗星为龙,以彗星为绳结。描绘出割裂的彗星舞动的形态。又是一轮岁月,联结了三叶与立花泷两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穿越身体以及时空后,他们再次见面。

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我一定会,再次去见你的。只要记住你的名字,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我一定会,去见你。

可是:

彼方为谁,无我有问,九月露湿,待君之前。

对于你,我始终难以忘怀,但已经再无期待。

有人说: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是,来自地铁和人海的相遇,多数情况下是我们没有想到的。当他误打误撞的闯进了云欣的生活,当与千千万万的人遇见她所遇见的人,直至分开的那一天,她都没有意识到,哦!原来,人还是会走的!

她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在那个漫天雪花的冬天。漫天的雪花飘洒过她的眉睫,空气氤氲成霜,她把他的名字一深一浅的刻在雪地里。她看见他怀中笑靥如花的女孩,淡淡一笑,笑而不语,然后挥手用雪把他的名字掩埋。一滴一滴的泪珠落在雪地了,坑坑洼洼的滴答出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窟窿,却再也缝补不上。

那些如花的往事早已纷洒成烟云,只留下一瓣心香,在雪地里安静无声。

她是那个走的人,她转身,挥挥手,不忍心再回头。

他是那个走的人,他也潇洒地转过身去,说下次再会。

殊不知这一别,可能是后会无期。她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凡间万物,终须一别。 君归不归,无妨,因为没有岁月可回头。

佛说,五百年的修炼,才换来今生的擦肩。每一天,我们都与许多路人匆匆擦肩;每一天,我们都与众生结下不解的宿缘。他们这样擦肩过无数次相遇,需要修炼多少年。可终究是殊途同归,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云欣想像着有没有那么一天,他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她会带着笑脸,和他寒暄,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他说一句,只是说一句,不是好久不见…而是,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还记得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