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那么捧场

文/木鱼书缃


01

我们不乏看客,总是缺少真正的观众。

看客不过是怀着娱乐的心情不过大脑的一瞥,观众是静默着一场好戏,遇到好彩头争相喝彩,可以在观众席或哭或笑,和台上的人同悲同喜。

吉大美女是舞蹈系的普通人,也是刻苦专注之人。早课晚功绝不缺席,遇上她是因为那年夏天抽风早起去长廊练口语,被一个弹吉他的美男子吸引,远远站着观望,她恰巧是长跑完毕,来长廊压腿。

她娇柔的形体在忧伤的吉他音弦中慢慢停止,站在我近旁。不知曲名,只晓得夏日鸟语花香里的淡雅。

曲终完了,我轻鼓掌。转头看吉美女,确是泪珠轻垂,湿了睫毛,润了纯红。

以后近乎每个清晨,我都会去那个长廊,只为听一曲以解心愁。

后来,吉大美女不再和我并肩站在远处。而是坐在长廊尽头,和吉他男背靠背。

吉妹子说,现在他们是彼此的观众。他看她的每一场舞曲,她听他的每一段音乐。不是她的舞好,亦不是他的曲有多妙,只是如此有人肯捧场真好。

如此,没有震耳欲聋的喝彩,却也是观众席上的贵客,不动声色的看着戏开场,直到结束,然后相视一笑。

好多人在自己的舞台上跳着圆舞曲,被无数看客嘲笑。站在圆舞曲中心的人,总是轻瞥观众席,淡定迈着自己的舞步。好像是在心里说,有观众捧场真好。

02

我们不乏友人,总是缺少良师益友。

直航加速的时候,因为惯性的缘故,会冲到过激的位置。亦或是,云深不知处。坐在驾辕的人,也会因为一句叫嚷而急刹勒马,这个叫嚷的人所叫嚷的时刻变成了最终关键点,也因为这一叫嚷时刻,决定了此角色的良益。

人在高处,有高处的一票朋友;人在低处,也有低处的一票伙伴;良师益友不分高低。

以前总认为BO是个话唠,而且有点墨迹。

有一阵子他在大连长期出差,而我也恰好在那段期间去同一家公司,BO看见我的时候特别激动,他说,木鱼,真是缘分啊,太巧了,我们竟然能在大连遇上。

我顿时黑线,张了张嘴没说话。在想,我们在同一家公司就职,同一个部门,因为几乎一样的缘由来同一家公司出差,怎么会如此用一个“巧”字形容,这是必然啊。

后来我开始每天写文章,总结心得,看到啊BO也关注了,就礼貌的说谢谢。之后就再没有联络。

直到有一天,他私信给我发了一篇文章,附言说,这是我常关注的几个号里比较好的,以后看到好的,发给你。

我小有感动。接下来,他隔段日子就会发一些文章给我,有时候会提醒说,别看前面,有一部分广告。

BO的形象就开始在我的世界里变得清晰起来。他以自己的方式给着我各式各样的建议,我也开始慢慢踏下心来。

勾老师也是常常会在一个关键的结点,给我指导和建议。虽然我有时候会消化吃力,转变速度极慢,可是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对我的指点。

过了某个年纪,人就开始变得挑剔,挑剔身边的各色行人。最后剩下一小波,变成不能离弃。

03

我们不乏激情,总是缺少激情过后依旧能在平淡里给予温暖。

初春到来,人们总是欣喜的观赏各色花草,盛夏里,即便再妖娆的馨香妩媚,也不再讨喜。

新开的店铺,总是能引来试吃的吃客。过了这阵风,如果没有什么特色可依恋,开业时候的门庭若市就真的会冷冷清定。亦或是离开某个平台之后,平台里的人,或者是因为此平台而结识的人,多半都是冷艳相看,可谓,人走茶凉。

离开那家公司不久,小马给我发来一张图片。是当初成大狗送给我的水杯,我一直放在材检的冰箱里。

小马说,您老人家的水杯还要不要?还在冰箱里。

那个时候我离开已经快有一年了。

我汗颜说,还给我留着呢。

小马说,冰箱一直开着,保存完好。

我发了个流泪的表情说,这是我存在过的痕迹呀。

小马最后说,没事,我就这么给你存着,不扔。

我发了好几个流泪的表情,心里都暖暖的。

很小很小的事,很普通很普通的人,很暖很暖。

谢谢这么平凡走过,还有你们记得。

04

愿我们周遭,很多捧场,很多良师益友,很多温暖。

本来我们没有那么好,只是因为你们,我们才更加努力慢慢变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