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钟读完系列——《卧底经济学1-4》

关于作者:

蒂姆·哈福德,经济学家出身,后来专职写作。他主笔的专栏是《金融时报》有史以来关注度最高的专栏之一,他擅长用最新的经济学理论为我们生活中的问题提供轻松诙谐的经济学解读,所以被誉为是“最幽默的生活经济学大师”。他同时还在世界银行工作,担任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主笔。之前,哈福德不但做过《金融时报》的经济学社评作家,还曾担任牛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现居伦敦。

核心内容:

《卧底经济学1》核心内容是在阐释一个经济学概念“稀缺”,教你如何运用稀缺的思维来观察经济现象,活得更理性、更智慧。

《卧底经济学2》是作者在《金融时报》做专栏作家期间,回复读者来信的一个合辑,谈了很多五花八门的生活问题。

《卧底经济学3》告诉你,所有现象背后都有合理的逻辑。世界从不是公平的,这个世界仅仅是符合逻辑的。

《卧底经济学4》这本书讲的方向是宏观经济学。主要源于两大流派,凯恩斯主义和古典主义,这本书从两大流派的争论出发,探讨了宏观经济学的基本问题。

一、商业的本质是稀缺,市场会自动调节稀缺性。

1.没有稀缺就无法赚钱。有些东西看上去不稀缺,却卖得很贵。是因为商家的商品可能不稀缺,但是成功的利用信息不对称,占领了稀缺性。比如星巴克的咖啡卖得很贵,不是因为咖啡原材料多珍贵,而是因为星巴克成功缔造了一种品牌,一种稀缺的精英群体认知效应。

2.就拿一线城市的车牌来说:北京的牌照要摇号,上海的牌照拍卖。看上去北京的做法更公平,照顾了穷人的情绪。但是用稀缺的思维分析却发现,上海的拍卖做法更市场化,能保证牌照到最需要的人手里,而且拍卖的钱可以补贴给公共交通,穷人也因此间接性的受益。市场一定会找到最好的调节方法,多方的生态平衡。

二、生活中的经济学。

1. 家庭里经常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说夫妻之间的争执,家长和孩子直接的冲突。我们往往用讲道理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实际证明说服一个人是很困难的,说服不了的时候就会产生了很多家庭矛盾。如果引入一个经济学的概念——成本,大多数家庭矛盾可能就会迎刃而解了。

2.毕业季的时候,大学生收到的offer经常带有时间限制,要求几天内必须明确答复,否则过期作废。用博弈论逆向推理分析这种状况你会发现,选择这种策略对公司是没有好处的,因为只有某个大学生在没有信心得到别的工作的情况下,才会接受这种恐吓,有实力有底气的往往会再考虑一番,所以当你对自身情况自信时遇到这种情况你完全可以沉住气。

三、一切经济行为和社会现象,都是“理性选择”逻辑。

1.人是理性的。“理性人假设”引导我们通向一些关于世界运行原理的清晰可靠的理论。即便人存在弱点、软肋,人在很多时候仍旧是足够理性的。因此,“经济学家们对人类理性的信仰往往是正确的”。

2.理性选择理论,解释了很多看似不合理的现象,例如:虽然要忍受诸多痛苦,但人更倾向于生活在大城市,而不是小城市,因为大城市带来的各种利益,综合比对,高于在大城市的生活成本。企业高管的高薪,看起来跟他们的实际工作不成比例,但这种高薪能对整个团队带来好的示范效应,创造更高价值,所以这也是董事会理性选择的结果。

四、凯恩斯主义和古典主义的争论没有对错,只是存在不同的应用场景。

1.基于对经济衰退成因的不同解释,两派提出的缓解经济危机的思路也不同。凯恩斯主义主张用扩张的货币政策,降低利率,多印钞票,减税或增加政府的支出,来鼓励消费。古典主义的解决方案是削减支出和提高税收,因为经济潜力已经萎缩,最好调整适应新的现实,并且要思考有什么措施可以扩大经济的长期供应潜力。

2. 凯恩斯主义和古典主义的观点是否有用,这取决于所处的环境。现代宏观经济学的大部分理论其实是古典主义和凯恩斯主义之间的综合。那怎么判断什么时候用凯恩斯主义,什么时候用古典主义呢?这个问题太过复杂了,连经济学家都达不成一致。不过,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来调和这两个观点。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在短期内凯恩斯定律更适用。用凯恩斯主义去解决周期性失业,用古典主义去解决结构性失业。

金句:

1. 税收有其好处,但税收大多无助于显露真相,因为我们不能根据我们自己的消费愿望来选择是否缴税。因为价格是可选的,所以它们透露出信息。非市场的体系有其好处,但它们同时丢失了重要的东西——信息,有关短缺、需要、愿望的信息,有关不方便之处和成本的信息。

2.理性选择论”对人类生活会产生出一种类似 X 光的效果;就像 X 光一样,理性选择论也不能展现一切或全部,它照出的图片也不一定非常好看,但它可以告诉你一些你以前没看见过的、非常重要的 东西。

3.基本上存在两种类型的失业:伴随衰退而生的周期性失业,以及更加持久的结构性失业。结构性失业是各种因卧底的经济学素共同造就的产物,有些不可避免,有些是失业保障和最低工资等政策带来的不受欢迎的副作用,还有些是亨利·福特式的效率工资的结果。结构性失业不一定是永久的,例如,如果它会带来旧产业的萎缩和新产业的成长,我们预期人们可以重新接受培训,并在适当的时候找到新的就业机会。但是,即使是暂时的结构性失业也无法通过需求刺激政策来解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