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戏团里的表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父母要到北方去出差,所以他们要把我送到姨妈家去住上一段日子,起初我是非常不愿意的,你知道,我才六岁,我一刻也不能离开我的父母,稍微见不到他们我的心里就会很难过,在四周无人的时刻,我会撸起袖子悄悄擦干我的眼泪,这还不能让别人看到,因为我是一个坚强的男孩。

可这次不同,我的父母告诉我姨妈家有很多新奇好玩的东西,她的门前有一口天然的池塘,我可以在里面游泳,或者找一些同龄的伙伴,去野地里摘一些甘茅草来嚼着吃。这些东西都是我从未听说过的,所以我很乐意去姨妈家待上一段日子,一点也没有哭闹。

姨妈家的周围果然和我的家有着天壤之别,这使我产生了深刻的印象。我的家在一栋楼的第十五层,我基本是从不出屋子的,每天趴在窗户上向外面看,除了更近距离地能看到飞机在我的头顶上飞过去,就是那被墨水轻染过的白云以及火辣辣的日头。到了下雨天,我就更无所事事了,太阳不见了,大片大片的黑云占据在我的头顶上,我只能把眼睛放在最下面,看整座城市以及来来往往的车流。来到了姨妈这,让我渐渐忘去了父母不在身边的惊忧,开始用心灵去欣赏着周围的一切。

布谷鸟总是会在清晨叫醒我,把鸟屎拉进我的运动鞋里,不过我并不会生气,因为姨妈会把我的鞋子刷得干干净净,麻雀和老燕子在姨妈家的房梁上搭起了泥巴窝,我惊异地问她,那个凹进去的巢就是我妈妈经常吃的燕窝吗,姨妈也不是非常清楚,她的学识还不够渊博。牵牛花和爬山虎像一对夫妻似的纠缠在一起,形成了带有喇叭花的麻花棍,悬挂在高高的墙头上,向日葵像一个个高大的卫士,托着花盘迎着太阳,守护着姨妈家的全部生灵。那只红冠子公鸡总是有事没事地跟着我,趁着我不注意一跃就把我手里的窝窝头给抢走了,我的力气还真没有一只公鸡大嘞,我去追赶它,用桃树折断的枝条去抽打它,它扇动着美丽的翅膀叼着可口的吃食,就向院子外面逃走了,这真是一个可气的强盗。

姨妈要为我接风洗尘,说第一次到她的家小住,一定要把最好吃的东西做给我吃,把最好玩的东西给我玩,我感受到了姨妈对我深深地疼爱,心里的喜乐不言自明。

当然,我肚子里的馋虫勾引起了我强大的食欲,平时在家的时候只能吃一小碗米饭,可是在姨妈家,她总能变着法满足我的肠胃,那些看起来很可怕的东西在这里都成了美味的佳肴。土地里的知了猴被姨妈扒了皮,炒出来一盘香香的玩意似的可怕怪物,竹筒里那一捧蠕动着的蛆虫在这里也炒成了一根根脆香脆香的手指肉,还有门前大槐树下的绿草,也被姨妈洗洗炒了一盘,我在这里要被她养成兔子了,兔子那么可爱,我甘愿做一只,只要不把我的头套起来来回回甩弄就好了,我心里这样想着。

“我的乖侄子,你是第一次来到我们这个小山村,姨妈今晚要带你去看一场精彩的马戏表演,这是你从未见过的,无论任何人看到这场表演,都会为之惊叹,脑子里面的唯美画面将会陪伴他的一生,你期待吗?”姨妈把所有的家务都干完了,今晚她要带我到当地最大的马戏团去看一场精彩的马戏,这是马戏团几年才会举办一次的马戏,听说上一次表演还是美国的某个大使来这里考察时专门为他举行的,这一次是为了庆祝前所未有的大丰收,正好被我赶上了。

我的心里当然万分期待了,我从来没有看过任何马戏团的表演,仅有的一次黑狗跳火圈,还没有开始,就被一群手举着条幅的爱心人士给制止了,那次可真是太扫兴了,为此我还难过了好几天,这次姨妈家的这场精彩表演说什么我也是不能错过的。

“我非常期待!姨妈,咱们快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我急不可耐地回答道。

姨妈披起她的一件纹绣虎皮外套,牵着我的手就朝着东方那片巨大的光亮走过去,没错,那就是这个镇子里最威风豪华的马戏团了。

显然,我们来的有点晚了,整个观众席上都已经坐满了前来观看马戏的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他们都手舞足蹈着,向着表演台呼喊着:“快开始吧,我们等着看那些乖巧的狮子和调皮的猴子为我们献上一场舞蹈。”

我和姨妈在观众席的一个小角落里坐下了,这里异常地闷热,不过我觉得这应该是观众那颗想要猎奇的心所致的。

“你看,帷幕缓缓地拉了上去,表演就要开始了。”姨妈小心地提醒着我。我一下子就来了精神,端坐起来,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

“小镇里尊敬的各位,为了庆祝今年异乎寻常的大丰收,我们马戏团要在今天为大家表演一场精彩的马戏,让大家放松身心,尽情地欢乐。”马戏团的团长在节目的开始率先发言了,观众席下又是一阵躁动,他们吹着口哨,调情似地欢呼着。

“下面开始第一个精彩的表演,狮子钻火球和人兽大战。”团长说完就立刻消失不见了。接着一只看上去高大凶猛地狮子踱步从后台走上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赤膊的男人,手里拿着长长的牛皮鞭,这很明显就是驯兽师了,他在观众的面前双手抱拳走了一圈,台下又是一片呼声。这个时间,那一连串的火圈已经被点燃了,冒出翻滚的黑烟。只见驯兽师挥动鞭子就向狮子打去,叫出严厉的苛斥声:“快开始你的表演!”狮子就像一个委屈的孩子,向着火圈冲过去,底下的观众纷纷站起来,拍手叫好。这可真是一头可怜的狮子,现在的他完全失去了草原之王的霸气,耷拉着耳朵,无精打采地,好像生了病一样,又好像随时就会死去一样。以前的他可不是这副模样,那时的他至少比现在活的有尊严多了。

他才七个月大,还没有享受够在父母身边的时光,广袤的大草原也没有尽情地驰骋,他才离开父母一会,到杉木河喝水,就被可恶的偷猎者打晕,装进了麻袋里。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远离了他的家,再也回不到父母的身边了,偷猎者把他辗转倒卖给了好几个动物园,可是他们嫌弃这只年幼的狮子身体孱弱,他们觉得这只狮子根本存活不下来,最后,偷猎者把这头晦气的狮子低价甩给了马戏团,他就在这个马戏团里苟且偷生了下来。

这只狮子一边钻着火圈,一边嚎叫着,讲述着他的经历,奇怪的是,我能听懂他的语言,我听到他以颤抖的声音一遍一遍地重复着他苦难的经历,其他的观众却听不懂狮子说的意思,还以为他在撒欢,他们无情地喧闹着,给予狮子最热烈的掌声。

“我不要你们的掌声,我要自由,我要回到那广袤的大草原!这种让我的毛发呲啦作响的火圈,我真是受够了,可是我又不得不钻进去,因为我的主人——驯兽师就在我的后面,我害怕他的鞭子,我本想张开我的血盆大口给他一个了断,可是我忘了我的牙齿早在幼年的时候就被马戏团用电锯子给锯断了。”狮子又在哀嚎,他又在讲述着他的遭遇,“我的尖牙,他们给我锯断了,那是我刚被偷猎人卖到这里的时候,然后驯兽师用牛肉引诱我,我不想吃,也不搭理他,他开始用牛鞭子抽打我幼嫩的身体,把我打得遍地跑,一道道血口子渗出鲜血,我连一只躲藏的洞都找不到。”

我听懂了表演台上的一切声音,狮子那悲惨的遭遇让我不寒而栗,我开始趴在姨妈的怀里痛哭起来,周围的观众向我投来了异样的眼光,姨妈只好向他们解释,说着孩子小,没见过大狮子,很害怕之类的话。

“再钻回来!”驯兽师对着狮子恐怖地叫着,只见狮子把头缩进去,像一只乌龟一样,不敢看他的主人,又闭着眼睛钻入了火圈。

“驯兽师不但抽打着我,还把我关进笼子里不给我食物,他说除非我按照他的指令行动,否则他就要把我活活饿死。我就是这么一只没有骨气的狮子,我屈服了,顺了他的心意,我开始钻火圈,火把我的毛发都烧秃了,我开始练走球,在巨大的玻璃球上行走,我开始陪着驯兽师做一些最浮夸的表演,比如他命令我和他搏斗,却又不给我任何武器!”狮子依旧在悲愤地说着他的这些陈年旧事。而我依旧趴在姨妈的怀里,不敢再向狮子望去,我真的感觉我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小孩!

“向我扑过来!狠狠地向我扑过来!”驯兽师大声地对着狮子怒吼着。接下来就是最精彩的人兽搏斗了。狮子听到驯兽师的指令,缓慢地来到他的面前,张开嘴打了一个深深的哈欠,就向着驯兽师扑了过去,只见驯兽师把身子一扭,向后一退,狮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在观众的眼里,这真是惊险的一幕,驯兽师拿起鞭子就向狮子的身上抽打起来,狮子躲闪不及,发出痛苦的呻吟。

“老天,我可怜的狮子,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真是悲惨啊。”台下的观众发出了同情的声音,并作出感叹,擦拭他们哀伤的眼泪,为狮子被鞭打作出痛心的表情,不过这一切很快就消失了,他们站起来,欢呼着,拍手叫好:“打得好!再抽一鞭子,人兽搏斗真是精彩!”

呵,观众们也在表演,可是他们的演技一点都不精彩,破绽百出。

那头惊恐的狮子被赶了下去,团长又上台了,来宣布第二个节目:“惊心动魄的人兽搏斗结束了,下面让我们欣赏第二个节目——猴子捞月。”

一群猴子穿着红色的短褂就上来了,只见几个男人抬上来一盆水,里面打了光,就好像一轮月亮掉入了盆中,另一个驯兽师吹了一声口哨,又挥动了几下他的鞭子,这几只猴子受到惊吓,一个接着一个地倒挂着连成一串,最上面的那只猴子尾巴和双脚勾着铁柱子,拉着第二只猴子的尾巴,他们就这样连续着,直到最后一只猴子双手能碰到盆里的水为止,这大概就是猴子捞月吧。

“快把盆里的月亮捞起来!”驯兽师下着命令。

猴子们摇摇晃晃地,拼命地抓住自己下面的伙伴,最后一只猴子用手搅拌着盆里的水,企图把里面的灯光捞起来交给他们的主人。

“唉,我们真是一只只可怜的猴子!”真是奇怪,我也能听懂猴子们的说话内容。

“我们这些猴子啊,虽然和人类有一点血缘关系,可是却没有他们那样的好命。我们一出生就是奴隶,妈妈把我们生在了马戏团里,可怜的我们还没有断奶就得备受折磨,驯兽师——那个可怕的男人,把我们吊起来就是一顿毒打,让我们忘记我们的妈妈,他不允许我们对妈妈有任何的思念,他说这样会影响我们正常的训练。钻火圈、走圆球、猴子捞月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训练,我们可比狮子老虎受的苦多的多了,他要教我们算术,天呐,虽然我们猴子很聪明,可是这种深奥复杂的玩意我们怎么会呢,他会给我们三个桃子,让我们跳起来,谁要是没有跳够三下,不但没有桃子吃,还得挨一顿毒打。我们这些可怜的猴子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今生要受这样大的折磨!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些驯兽师,还有那个秃顶的团长,下辈子都应该去做猴子!”

猴子们一边捞着月,一边叽叽喳喳地抱怨着,这些话我听得可都是一清二楚啊!这太可怕了,我以后再也没有脸面去看马戏表演了!

突然,最上面的那只猴子没有了力气,连同他的伙伴们全都掉进了大水盆里,猴子们受到了惊吓,快速地蹿上来,跑到了观众席里,在观众们的头顶上乱走一通。

“快走开,你们这些不通人性的畜生。”台下一片骂声。这时,驯兽师挥舞着鞭子一阵抽打,那些猴子挨了打,纷纷回到表演台上。

团长出来赔罪了:“真是抱歉,刚才的失误给大家造成了困扰,下面我再推出一个表演——会飞的兔子。”

那群猴子也被赶下台了,这次上来的是一个胖胖的女人和两只兔子。那兔子可真漂亮,洁白的毛发下有两颗浑圆浑圆的红眼睛,一双三角形的尖耳朵直直地竖起来。

只听见兔子梨花带雨地哭泣着:“兔大哥,你说他们今天会把我们怎么着啊,我记得上一次在动物园里表演的时候,他们用绳子紧紧地勒住我的脖子,把我抛在天上旋转,我差一点就喘不过气了。”

“还能怎么样,大不了就是一顿红烧兔子肉呗,我可不怕死,死了至少还轻松点!”兔大哥冷冷地解释道,他的眼里都是怒火。

“我不想死啊,我藏在后院里的一根胡萝卜还没吃呢。”

兔子还没说完,就被一根尼龙绳套住了脖子,那个胖胖的女人对着观众鞠了一躬,开始了她的表演:“亲爱的朋友们,我下面为你们表演的是会飞的兔子,在兔子飞翔的过程中你们将听到类似人一样的欢愉声。”

兔子被勒住旋转了起来,就好像真的在天空中飞翔一般,并发出阵阵的凄叫声。

我的天啊,我的心里再也受不了了,大声朝着那个女人呼喊着:“放开那只兔兔,不要把它勒死!”兔子是我最喜爱的动物,我怎么能容忍别人套着他们的脖子,像钟表一样旋转呢,不,我绝不容许。

姨妈也被我的行为吓了一跳,急忙安抚着我,并向周围的人尴尬地笑了笑:“孩子小,没见过这种场面,以为要把兔子勒死,没事了,大家接着看表演吧。”

会飞的兔子终于结束了,整个马戏表演也终于结束了,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哭着,姨妈把我抱着,也安慰了我一路。

“姨妈,那些动物的话我都听懂了,他们在呐喊,他们在哭泣,他们在悲愤地吐着血!为什么马戏团里的那些人,还有观众都会那样做呢?”

姨妈一头雾水,抚摸着我的小脑袋:“什么?他们做了什么?”

“他们都在表演,动物们在表演,驯兽师们在表演,观众们也在表演!”我哭的更大声了。

姨妈终究还是没能明白我的意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她坐在我的床边,轻轻拍打着我,哼着儿歌,一夜无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