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不适合唱给你的情歌(29)

01001(1)_副本.jpg

一首不适合唱给你的情歌(28)
一首不适合唱给你的情歌目录

                           一个清醒,一个呓语

两人子夜时分才回到家。吃完小面以后,两人就一直在街上溜达,穿过一个又一个街区,错过一幢又一幢房子。街灯并没有带来什么风景,只是是一种变幻的永恒。

直到回家之前,两人都没有怎么说话。李慕子不怎么想说,心里憋着一种感觉,但是无法言语,要言语它无关语言长短的事情,一万字和十个字没有多少差别。李慕子甚至觉得只要一句话就能够清晰地表达,最多加一个逗号。可是他始终没有找到,在心里,始终没有找到这句能够清晰表达他内心想法的话。

李慕子一路上都奇怪,为什么木木美不说话!木木美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人,但是和她在一起,绝对不会没有话题聊,她和她的朋友闺蜜在一起,永远有聊不完的话。可是为什么今晚就是没话了!

回到家,两人立刻就躺倒在床上,李慕子只说了句:“我想睡了。”也没有期待木木美回答他,就自顾自地把灯给关了。而木木美本身似乎也没想回答他。

原先的海景瞬间就消失了。

周围一片黑暗,头顶有一片黯淡黄光,并且慢慢变化着,是路灯投上来的光线。本来黑暗的房间,并没有因为这抹光线而增添些什么,也没有因此而减少些什么。

没一会儿,李慕子的呼吸变深变重了。他睡着了!

木木美悄悄爬起来,踱到那扇小小的窗口边。其实她大手大脚地起来,哪怕摔碎个碗,李慕子也是不会醒的。李慕子向来睡得深沉。

木木美看着窗外,楼群林立,却因为太高了,大半截都沐浴在黑暗中。而最底下的三四层,虽然被路灯照耀着,但是看上去,没有什么意思,没有什么乐趣。

抬起头,木木美看见了天空。夏夜,天空都是清朗的,即便有些云彩,也不多了,不足以遮住星星,更不能够遮住月亮。何况今天,天上一丝云彩都没有。

“好美!”木木美不自觉感叹。李慕子忽然轻声咳了一声,木木美下了一跳,不敢回过头去看李慕子,或许李慕子走到她旁边,拍她的肩膀,问她干什么呢!而她一直紧张着,应该是在思索该怎样回答李慕子的这个高明问题。可是木木美的肩上什么感觉也没有,身体上也没有,更没有听见任何声音。直到再次听见了李慕子又重又深的呼吸。

“死鬼!睡着了都不让人安生!”

木木美继续仰望天空。这里不是赤道,也不是热带,这里是欧亚大陆的东边一个叫重庆的城市。在这里住着一群人,他们叫重庆人!当然了,这里的星空不可能是繁星满天的,不可能满眼都是星星的。但是木木美的天空,依然明亮。天空的星星聚集在东南角边,乍看像一条线,其实仔细看,更像一条小溪,或者一条河。反正不像一条线!

“水…………”木木美自言自语,接着又重复了三遍。“四水??柔情似水吗?!四水,是水淼吧!水淼是不是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还是他还留在这座城市?!他还是总裁吗,还是攒够了钱已经到处旅游去了?!他懂得如何生活了吗,还是像以前一样邋遢,只懂浪漫,不懂生活!他浪漫的时候不懂生活,他生活的时候不懂浪漫!唉——!哪里像李慕子这样啊,实实在在却让人感觉虚幻,朦朦胧胧却让人感觉踏实。唉——!”木木美说,看星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好像想看见什么,好像不想看见什么。

“水,水,水……”李慕子躺在床上,忽然说,声音小小的,感觉是呓语,但是每个字都清晰,只要听到声音的人就绝对不会听错。

“搞什么鬼啊!你是假装说梦话还是装睡啊,慕子!”木木美大声说,确保整个卧室的任何角落都听得见。但是木木美的身体却一阵冰冷,开始是脚,然后腿,然后全身,像是有一股冰冷的火焰慢慢将身体燃烧。

“水,水,水,水……”李慕子继续说,木木美看见他的眼睛都微微睁开了,但是只露出一点缝隙,这点缝隙是不足以看到任何东西的,然后就闭上了。呼吸虽然又重又深,但是间断的有短促的呼吸,像是用旧了的灯泡,时亮时暗。

“你渴吗,慕子?”木木美走到床边,或许李慕子也无法面对木木美对水淼的藕断丝连。

“不渴,不渴,不渴,不渴,不渴,不渴,不渴,不渴……”李慕子说,一声比一声弱,仿佛山谷里的回响,而不是人声,直到那只是声音,听不清他说的什么。

“不渴就不渴呗,说这么多遍干嘛啊!”木木美在李慕子身边躺下。是时候都睡觉了。于是她说:“我睡了,晚安,慕子!”

然后是长久的安静,一丁点声音都没有。

木木美却看见了什么似的,难道恍然间就看见水淼了?!她似乎变成了头顶的灯泡,夜色朦胧,一切安静,房间里是一张床,床上躺着的正是水淼,一脸疲惫,连衬衫都没有脱,鼾声如雷,身体呈大字型张开着。而他的旁边睡着一个和木木美一模一样的女人。木木美仔细分辨,身材一模一样,脸型都一样,大眼睛,翘鼻子以及从不化妆的嘴唇,都是和木木美一模一样的。木木美忽然在心中自问:我是谁?!而那个女的显然没有睡着,眼睛紧闭着,似乎有什么痛苦的事情。木木美不明白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痛苦的,都睡在一张床上了,还有什么好痛苦的!

“水淼……”木木美不自觉小声念出。

“水淼,水淼!水淼!!”李慕子忽然念出,一声比一声大。木木美觉得幸运,还好只有三声,不然这么持续下去,过会儿警察就会因为扰民而上门了。木木美悄悄看了李慕子一眼,确实是睡着了,眼睛自然地闭着。

“水淼早就死了,慕子!”夜太深沉,不睡觉都不合适。

“好远好远的路啊,弯弯,曲,曲,曲,曲,折折一直延伸向远处,没有尽头啊,只在一片树林中消失了。到处都是山,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山,都遮住阳光了,紫色的云到处都是,不光天上,连山都笼罩在紫色的云朵里。看得见山,看得见路,其他的什么也都看不见。这里似乎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啊!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啊!”李慕子说,吐词清晰,只是语速时快时慢,像年久失修的钟。

“别闹了,慕子,该睡觉了!”木木美说,捏起拳头锤李慕子的肚子。

“水淼一定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就算他不存在于现实世界,他也一定在另一个世界活着,不是阴间,不是天堂,或许是另外一个只存活灵魂的寓所,一个传说中的地方,一个传说中的地方,一个传说中的地方,一个传说中的地方,一个传说中的地方……”李慕子说,前半截感觉他确实睡着了,可是最后一句却像CD机坏了,不断重复,语速音调语气停顿都一个样,丝毫听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水淼死啦,水淼死啦,水淼已经死啦,慕子!别闹了!!”木木美大声说,几乎是吼出来了。李慕子用肘捅捅他,念叨:“别烦我!”

“到底谁烦谁啊!”木木美颇为郁闷。

“没有人啊,没有人啊,没有人啊!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孤独的一个人,只有我赤裸裸的一个人!为什么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大座山,比我的眼界更加宽广,为什么没有人烟!村庄没有,炊烟没有,脚印没有,房子没有。地上是什么,地上是什么!啊,原来是一支拐杖!是谁的拐杖啊,是哪个老人的拐杖啊,这个老人去哪里了啊,没有拐杖他可怎么走路啊,有没有受伤啊,或者躺在某片草丛中,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等死呢!他在哪里啊!这是什么,我的胡须为什么是白色的,一拔就掉?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为什么摸上去尽是沟壑,皮肤也不光滑了?为什么我的脚这么软,我可没有感冒啊,可是每迈一步都感觉在往下沉,这是为什么呢!”李慕子说,木木美感觉他的腿抽动了一下,眼睛却依然没有睁开。

“慕子,你是不是又幻想了??”木木美忽然意识到什么,轻轻摇摇李慕子,可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又深又重的呼吸声回应她。木木美再试了试,可李慕子依然没有任何要醒来的征兆。

“啊,山里的雾开啦!好大一朵花啊,紫色的花盘,花蕊时开时谢,哦,是紫香水阳啊,可是这里明明没有水啊,那她是为什么开呢!为什么,为什么她又谢了,木木美不是说过吗,这种花的寿命比人更长,怎么会谢呢!啊,又是山里的雾,漫山遍野全是雾,紫香水阳,你去哪里了啊!”李慕子说,说话正常,抒情的感觉特别明显,但是没有醒过来。木木美使尽力气推他,李慕子翻了一个身,却依然没有醒来。“见鬼了,李慕子,醒醒啊,又没淋雨,又没受凉的,你是怎么了啊!”

“紫香水阳,紫香水阳……”

“紫香水阳没有谢,慕子!”木木美贴着李慕子的耳边说:“紫香水阳不会谢的,慕子,紫香水阳只是被埋在的地下,这里的雾气太大,而且没有阳光,天气太不好了。我向你发誓,我向你发誓,慕子,只要太阳一出来,紫香水阳就会再次钻出地面,在你面前盛开出最娇艳的花朵。相信我,慕子,相信我!我会给紫香水阳浇水的,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愿意,你随时可以欣赏紫香水阳花开的,随时!”

“随时??随时!!果然,紫香水阳花开了,好漂亮的一朵花啊!可是为什么有一只狗呢!那狗一看就不是一只好狗,一看就是只杂种狗,是基因变异的结果。尾巴没有,只有一个肉球,没有个形状,还稀稀拉拉长着几根亮红色的毛,怎么这么恶心啊!这是哪里来的狗啊,怎么这么恶心啊!主人去哪里的啊,它的主人去哪里的啊!赶紧把它带走吧,赶紧把它带走!滚远点,滚远点,你这只恶心的狗,居然来添我的鞋,真是恶心,恶心透了!我真恨不得给你一拐杖!可是我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滚,滚,滚!”李慕子说,和清醒的时候说话一模一样,美丝毫分辨不出来有什么差别。只是李慕子的眼睛一直闭着说话的时候是紧着的,说完话就放松了。

“那只狗的尾巴上的毛不是白色的吗?!我认得这只狗的,为什么,你会认为它是亮红色的呢,慕子!”木木美说,木木美一阵恐慌。

“啊,我的拐杖为什么在我的鞋里,我的鞋为什么在我的裤包里,我的裤包为什么在我的衣领旁,我的衣领为什么在我的背脊上,我的背脊为什么在我的眼睛旁边,我的眼睛为什么在我的脚底,我的脚底为什么有一个拐杖?!”李慕子说,嘴唇无法闭合似的说着。

木木美闭着一直随着想象,可是第一句以后就睁大眼睛,后面的就完全跟不上了,直到李慕子说完了,确实说完了,就说完了。

“慕子,你还是醒醒吧,慕子,醒醒吧!”木木美说,李慕子冷静下来了,但是他的幻想应该还没有消失。“你的话太多了,慕子,你醒醒吧,你太啰嗦了,太啰嗦了,醒醒吧!”

“啰嗦??”李慕子忽然睁开双眼,意识清醒,说:“我什么时候啰嗦过啊,你可真奇怪,林美,大半夜的!”

“没什么了!”噩梦终于醒了,可是半夜三更的,更像是另一场噩梦。

“就算我以后变啰嗦,就算我以后变啰嗦,你还会爱我吗,林美?”李慕子说,看着木木美,这清醒的眼神给人的感觉很梦幻。

“就算你以后变啰嗦,我也一样爱你,慕子!”木木美说,这是将计就计呢,还是浑水摸鱼??
一首不适合唱给你的情歌(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