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不写东西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距离上一次写文章已经过了整整54天了,恰好一副扑克牌的数量,遗憾的是我不会玩扑克,即便是全民皆会的“斗地主”。

实际上1月10日那一篇文章是带有公务性质的,再往回推一点,12月15日那篇依然可以算是公家作业。这中间已经背离了“一周一文”的承诺。再往前追溯到11月26日和12月5日那两篇读书笔记是我在出差途中完成的,那时候的我还以为我还可以继续坚持下去。

从前年的5月开始践行“一周一文”并顺利度过了完满的一周年,想不到却在走向二周年的中途倒下了。那个时候我常自信满满地对别人说,看,我可是笔耕不辍写了一整年文章的男人。后来当我在某一周觉得自己快完不成指标时,一开始还在安慰自己什么“只要补回来也算的”“真正的坚持是放弃后还能重拾的勇气”。可这支笔一旦放下了,再拿起来真的感到很重很重。

我如同丧家犬一样给自己找借口,大概是工作忙吧,可能是没得到什么鼓励吧,大家好像也不在乎我有写没写,写了些什么,看,我这周没写压根也没人知道嘛。

过去我质问龙二为什么你会觉得没时间写东西,不就是一周抽出两三个小时,少看一两集综艺就好了啊,如今我和他站在一起面对过去那个我炽热的眼光。

一个成熟的人在认清责任后,不能一味自责,历史永远是一面明镜,所以还是应该得试图找出事情的起因。

战友龙二在去年8月17日写完最后一篇文章后就永远地离开了讲读社,再也没有回来过。次月底,腾讯邀请开通了原创文章与赞赏功能,这让多少有些沮丧的我重燃起了信心。不过是孤军奋战罢了,怕什么真理无限,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

大约去年中旬开始我将散漫的写作范围缩小到“传播正能量”这一主题,一开始确实感觉自己能轻松驾驭,而且也比过去天南地北的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感觉好多了。我开始在朋友圈分享我写的文章,因为我笃信能给看到的人带来好的影响。

有一次我的心情特别的不好,但我还是写了一篇正能量满满的文章并分享到了朋友圈,没收到任何点赞,我也没在乎,但突然觉着自己跟那些“拿着8000月薪教导月收入三万的人怎么花钱的时尚杂志小编”一个样了,但另一方面我又安慰自己这是情绪管理的一次伟大胜利。人类就是这样神奇的物种,总能自洽。

终于还是在一次忍不住写了一篇以往天马行空风格的文章,但我没分享出去。我估计心里是想着,就当作是自己的一次小小的任性吧,像极了没交作业的学生不敢让老师知道一样,我的什么东西好像被牵绊住了。

再过不久,我的工作确实忙了起来,开始走南闯北到处出差。我不是一个喜欢打无准备之战的人,而我的工作内容又恰恰是没有很多的前人经验,一切得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我得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思考和准备。空下闲来时我就总觉得心中有块疙瘩,不除掉这块东西我就真的没法想其他的事了。多年的睡前阅读习惯也被打破了,渐渐的一本喜爱的书也要花上好长好长的时间才能读完。我开始理解龙二。

我在飞机上写了那两篇读书笔记,当时就觉得,当我写不出出正能量,又不敢写天马行空的时候,读书笔记是我的救命稻草,同时也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再后来破罐子破摔,各种事情蜂拥而至,这支笔也就再也没能拿得起过。

不过我还是不甘心,这些不写文章的日子转而写了一万多字的工作总结及感悟,不管是出于什么动机,好像还是有在表达自我,但就是始终觉得缺少了哪一块。

我又想起那句“真正的坚持是放弃后还能重拾的勇气”,我想重新捡回那失去的一块。

年前我问了群里的写作伙伴,我说我遇到了问题,想重启“一周一文”,得到了一些温暖的鼓励。震动告诉我不要管别人,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我依然在害怕,依然没勇气重启。我指责自己,如果要有鼓励才有动力,那简直就是愚蠢。

后来天气慢慢变暖和了,过了一个惬意的新春佳节。在草长莺飞的春天里脱下重重的大衣,我如释重负,感觉整个人又充满了力量。

我在工作上找到了自我和自信,我认为我的笔下有另一个自我需要被表达,而且我才是最有权利选择何种方式表达自我的人。

我拿起那些跑步获得的铁牌,想起去年的种种,于是那样的我就又回来了。

You tell me I’m wrong, then you better prove you’re righ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