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历史战争】风云际会(二十四)东西合璧

字数 2435阅读 41
目录
上一章:惊涛骇浪
推荐作品: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

贺华粤死后,他的儿子贺夔掌握了这支已经人数不多的队伍。贺夔从来就没有认可过他父亲的做法。他认为作恶太多必遭报应,而且与执政者对抗尤为不可取,再这样下去,迟早和他父亲是一个下场。

所以,贺夔不打算再当海盗了。他要用父亲所留下的大笔财富,干一些正经的生意。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但是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如马来亚、泰国、印度支那和印度尼西亚等地,仍然处于日本占领之下。留守的日军就在当地等着盟军——也就是当年的殖民者,来进行受降和接收。

但是那些名义上已经是独立国家的人民却不这样想。

他们认为,当初的殖民者——也就是那些宗主国,至少应该保护附属国(殖民地)免受其他强国的侵略。但是在太平洋战争期间,美国人、英国人、荷兰人和法国人完全没有履行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责任。所以,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在东南亚地区已经结束了。现在日本人也投降了,当地的事务就应该由当地人来管理。

基于以上的原因,一时间,民族解放运动在东南亚地区风起云涌。他们所提出的条件就是独立,并且得到了各个阶层人士的广泛支持。

当时盟军对东南亚的军事责任是这样分工的:菲律宾属太平洋战区,归美国麦克阿瑟将军领导的西南太平洋司令部管辖;印度支那的北部划归中国蒋介石委员长指挥下的中国战区;其他地区则属于英国海军上将路易斯·蒙巴顿勋爵统帅的东南亚统帅部范围内。

这样一来,就给贺夔提供了一个契机。贺夔不知托了什么关系,去游说英国海军上将路易斯·蒙巴顿勋爵。

他是这样说的,不管怎么说,其父贺华粤也是英国皇家海军的烈士,在抵抗日本法西斯的战争中也尽过力。现在的东南亚局势对英国非常不利,但是他可以尽其所能,代表英国政府对那些亲英的政治势力提供帮助。

而路易斯·蒙巴顿勋爵也认为,有些事情由这个与英国毫无关系的人去干比较稳妥。如果成功的话大家双赢,如果不成功则大可以推脱掉相关的责任。

所以这么一来,英国当局就对贺夔的所作所为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贺夔所谓的“正经生意”其实并不比当海盗要好到哪儿去,但是相对要安全的多。

他的生意就是成立了一个“兰芳”航运公司,向当地各种政治势力贩卖军火,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那些还幸存的海盗。在他的眼里,谁执政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所谓,他的理念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赚钱。

贺夔仗着英国当局不管他;各种政治势力有求于他;由于贺华粤的原因,海盗们对他也很客气等多方面的因素。“兰芳”航运公司的船队得以在马六甲一带畅通无阻,贺夔也因此大发其财。

到了后来,由于各方政局的逐渐稳定,贺夔及时收手,不再做军火生意了。他深知物极必反的道理,长此以往就会有人要对他不利了。所以,贺夔要金盆洗手。

他利用多年积攒的人脉和经验,逐渐把公司的经营范围向合法化转型。“兰芳”航运公司也逐步走向了经营正规化产业。

“兰芳”航运公司设在马来半岛南部的星洲,这里华人聚集,经济发达。因为“兰芳”航运公司的实力雄厚,所以贺夔也是当地一个颇具影响力的人物。

到1959年6月5日,新加坡自治邦首任政府宣誓就职,同是“兰芳国”后裔的李光耀出任新加坡首任总理。贺夔也被选举为国会议员,开始了从政生涯。1981年9月,贺夔在加拿大温哥华病逝,享年73岁。

贺家琮为贺夔长子,1977年5月接手“兰芳”航运公司。在他的得力经营下,“兰芳”航运公司蓬勃发展,业绩遍布世界各大洲。

贺家琮继承家业以后,认为祖上作恶太多,于是广行善事,一心为父祖偿还孽债。他还依据《贺兰族谱》的记载,回中国广东寻宗,与当年的族人建立了联系。

贺家琮的姐姐贺家璧曾在加拿大留学,毕业后嫁给了一个当地的华人。那个人也姓“贺兰”,但后经考证与赫连一系并无任何瓜葛,应该属于北魏鲜卑族的“贺兰”后裔。

他的弟弟贺家璋,在英国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毕业后独自去澳大利亚发展,现在经营着一家农场。

这就是贺家琮一家以及《贺兰族谱》的经历。

贺家琮在研究《贺兰族谱》的过程当中,就已经对“叱干”家族的忠肝义胆感恩戴德了。他曾经立志要找寻叱干家的后人,并对他们进行报答。

在他见到了赤钰之后,并听说赤家的人为了信念,还在寻找“贺兰”后裔的时候,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贺家琮非常热情地邀请赤钰去新加坡,并表示要召集全家人等对他进行感谢。

赤钰应邀来到了新加坡,受到了贺家璧、贺家琮、贺家璋姐弟三人的盛情款待。当他们听赤钰讲诉了以往的经历之后,当即表示要出资支持赤家的事业,并与他们一同寻找“贺兰”后裔。

“兰芳”航运公司总部的九楼是一个陈列大厅,这是贺家琮为了纪念家族的发展史而专门设立的。这里摆放着自贺玉昆以来各个时期具有代表性的纪念品,以及展示着“兰芳”航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成就。在大厅中央最显著位置上所陈列的,就是《贺兰族谱》的真本。

贺家琮并不掩饰祖先曾经当过海盗的经历。在他看来,真实的史实更有助于激励子孙后代,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在贺家琮的介绍中,赤钰发现了一样感兴趣的东西,这是一个位于德国汉堡的航运公司的徽章。

赤钰问道:“这家公司的名字也叫舒尔茨,那么你有没有听说过‘舒尔茨兄弟银行’?”

贺家琮答道:“这家‘汉堡舒尔茨’航运公司是位于瑞士洛桑的‘舒尔茨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是我们在西欧的主要战略合作伙伴。而您所说的‘舒尔茨兄弟银行’就是这个集团的前身。”

赤钰闻听,仰天长叹。他拍着贺家琮的肩膀说道:“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啊!你知道吗?这个‘舒尔茨兄弟银行’的创始人,也是赫连子孙。你们是一家人。”随后,他向贺家琮讲诉了赫连家族西系的往事。

贺家琮也对这种巧合感慨不已。三天后,他携带《贺兰族谱》真本飞赴瑞士洛桑,与“舒尔茨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巴克豪斯·舒尔茨进行了会晤。这个巴克豪斯·舒尔茨就是保罗·舒尔茨的长子。

当贺家琮与巴克豪斯的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满含热泪。赫连(贺兰)家族的东西两系,历经七百余年的风雨沧桑,又重新走到了一起。

赫连家族东西合璧,这里面饱含着无数辛酸血泪,饱含着叱干家族的热血忠贞。

目录
下一章:天下一家
推荐作品: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