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人间草木》-沈从文先生如何教写作

读《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突然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很喜欢小冰老师的读书训练营和共读社。

汪老先生在文章中写道,沈从文先生在联大开过三门课,各体文习作、创作实习和中国小说史。前两门课是关于如何写作的,而沈从文先生的这两门写作课,从名字即可看出:重点在写。

在汪曾祺先生的眼里,创作能不能教本身不是一个问题,由什么样的人来教、用什么方法教,才是问题。因为创作仅仅靠讲是不行的。

沈从文先生讲课没什么系统,主要内容是谈学生的习作。他让学生做很多写作练习,然后不仅认真读学生的练习,还会写很长的读后感,而且写的很认真。有时是评析文章得失,有时从这一篇习作说开去谈及有关创作的问题。

除此之外,沈先生还会针对学生的作品介绍一些与这个作品写法相近似的中外名家的作品,可能是相似的写作方式,或者是相似的题材,让学生阅读。通过大量的阅读,学生可以了解别人怎么写,再与自己写的做对比,或许也借鉴一二再去练习,就一定会有长进。

显然,汪曾祺先生对沈从文先生的这种教创作方式,非常喜欢和认同,他甚至在文章中提出,希望现在大学里教创作的老师也能用沈先生的方法试一试。

其实,沈先生所教写作方法并不复杂,可以用两个字总结,那就是练习。

费曼老师说:凡我不能创造的,我就不能理解。

所以在小冰老师创办的读书训练营和共读社里,每天不仅要阅读,更要输出。持续的输出,也正是沈从文先生教写作的法宝“练习”,一方面逼我们持续练习自己的写作能力,另一方面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所阅读的内容。

人是有惰性的,也是有攀比心的。所以每天有班长、星主拿着鞭子逼着大家写。毕竟,若我们在一个团队里面想偷懒,却总是被点名提醒催促时,这个懒,可能就偷不下去了。

人更是需要回应的。记得自己读高中那会儿,语文老师换了几拨,有一位老师改作文时会写长长的点评,作文本发下来上面圈圈点点的甚是热闹,我写作文于是格外热心。

但也有一位语文老师,惜墨如金,作文本上最常见的字是“阅”和日期,当然有时是两个字“已阅”。他极简的改作文风格让我无从判断自己的作文是跑题还是优秀,渐渐,交上去的作文便全成了应付。

小冰老师一定深谙回应之重要,所以才会在训练营里确保助教、班长对提交作业予以及时点评,并鼓励同侪们互相评论。当我们认认真真完成一篇作业、输出一张卡片、记录下学习心路,有不同的人给予鼓励、给予点评,无疑是继续练习的莫大支持。

所以,感谢遇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