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这是一部瑞典的小众电影,我想了好几个影评标题,“我们选择死亡还是努力活着”,“像是我们每一个,都要学会去爱”,“没人是一座孤岛,被需要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但最终,我还是决定用电影原名,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欧维,59岁,在恪守了几十年的工作岗位上突然被炒了鱿鱼,相爱的妻子多年前因病去世,未出世的孩子在一次车祸中失去,敬重的爸爸在少年时被火车撞死,印象模糊的妈妈在幼年时过世。

自此,欧维失去了所有可以失去的东西,亲情,爱情,工作,还有,活着的理由。

于是,他决定去死。

 

神奇的是,这个刻板古怪老头赴死的每一刻,没有一点万念俱灰的哀痛与悲凉,相反,他打扮整齐,喷上香水,仿佛只是年轻时候,与心爱姑娘的一场赴约。

 

第一次自杀,刚刚站上凳子,天花板的绳子尚未套好,隔壁新来的邻居撞坏了他门前的邮筒,愤怒的欧维只能暂停自杀,冲出去斥责这两个笨蛋,教他们如何停车。

第二次自杀,站上了凳子,绳子也套进了脖子,门被重重敲响。欧维再次被打断,气吼吼打开门,隔壁的孕妇邻居和两个小女儿,给他送来了食物,表示感谢,并借走了他的梯子。

 

第三次自杀,成功将脖子套进了绳子,踩脚的凳子也踹掉,无法呼吸的欧维逐渐迷离,看到了少年时的自己,拿着优秀的成绩单递给爸爸,爸爸举着成绩单高兴得跟工友四处炫耀,然后,被突然冲出的火车撞飞。少年欧维一声撕心裂肺的“爸爸”,老头欧维摔倒了地上,绳子断了。

 

第四次自杀,他把水管一头接在汽车排气管上,另一头放进车内,紧闭车窗。他穿着蓝色的西服套装,坐上驾驶座,打开音乐,吹着口哨,闭着眼睛,回忆起与妻子索尼娅相识相恋的情景。孕妇邻居猛烈地砸着车库,再次将欧维吵醒。

 

第五次自杀,站台上,铁轨边,边跃跃欲试的欧维还没迈出一只脚,旁边一个男人突然跌下了铁轨。周围有人惊叫,有人拍照,却迟迟没人跳下去。欧维跳了下去,拽起晕倒的男人,推上站台。火车呼啸而来,他站在原地,静静望着,一动不动。站台上有人伸出手,大声骂着,你是白痴吗,快上来啊。终于,欧维拉住了那只手,爬上站台,向家走去。

 

第六次自杀,他坐在用塑料包好的房间里,将上膛的枪对准自己的喉咙,万恶的敲门声再次响起。这次打断他的是离家出走的同性恋少年,同行的是他妻子曾经的学生,他们恳求他一晚的收留。骂骂咧咧的欧维终是打开了门。

 

每一次的自杀未遂,每一次欧维喘着粗气的愤慨,都让我忍俊不禁。这个刻板固执的老头,这个讨厌鬼强迫症的老头,这个冷漠古怪的老头,怎么玩个自杀都这么费劲。

那样热爱他的房子,热爱他的车,家里必须整整洁洁,外人上车一定要垫报纸。他那样一本正经尽着社区管理的指责,每天早早起床巡视社区,看到破坏规矩的张嘴臭骂,活脱脱一个更年期居委会大妈。

在这个他觉得讨厌的要命的世界里,他恰恰活得热气腾腾,为什么他还决定要去死。

 

是孤独吧,深入骨髓的孤独。

他有多孤独?

每天,欧维带着鲜花来到索尼娅的墓碑前,铺个报纸躺着,望着蓝天,或是坐个小板凳,和墓碑并排坐着聊天,谈论他的自杀计划,吐槽邻里之间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对索尼娅说,我想你,我很快就来见你。

 

他有多孤独?

某个昏黄的傍晚,老头欧维坐在沙发上,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眼前出现了青年索尼娅穿着漂亮的裙子,搂着笨拙的青年欧维,轻轻柔柔跳着舞,摇啊,摆啊,索尼娅笑到凑近青年欧维的耳边,

亲爱的,你要做爸爸了。

青年欧维傻呆呆得停住了,木讷的脸上看不出欣喜,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转进里间,

我们要换房车了。不对,我要去给他做个漂亮的小床。

老年欧维咧开了一点嘴角,那是笑吧,深凹的眼眶里含着水汽,那是泪吧。

 

孤独的欧维觉得自己了无牵挂,不再需要任何人,也不被任何人需要的时候,他决定去死,像决定一场旅行那样简单。

他觉得放弃生命不算什么,生与死之间,只隔着一道门,索尼娅在门里面,他在外面,现在,到了他推开门,进去找索尼娅的时候。

 

可是,那些讨厌的邻居啊,一次次打扰他,破坏他的自杀。今天撞坏他的邮箱,明天借他的车去医院。这个需要他帮忙修暖气,那个需要他照看小女孩。

性情乖戾,尖酸刻薄的欧维,嘴上骂着回绝着,却一次又一次伸出了援手。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头,原是这般单纯,可爱。

 

索尼娅遭遇车祸,失去肚子里的宝宝,失去了双腿,坐上轮椅,问欧维,我们选择死亡还是努力活着呢?


话唠孕妇邻居,一次次麻烦着欧维,却给了他活下去的理由。她说,你知道吗,欧维,没有人能独自承担一切,没有人,包括你。


找到活下去理由的欧维放弃了自杀计划,他恢复认真的生活,教孕妇邻居练车,给小朋友讲故事,收养了讨厌的流浪猫,帮冷战多年的老友维护了权益。

他抱着邻居新出生的婴儿,涕泪纵横。他将亲手做给自己孩子的婴儿床送给了这个宝宝。他开始喜欢上了这些聒噪讨厌的白痴邻居们。


最后,他还是死了,死于心脏肥大。

他的遗嘱简单明了,

葬礼在教堂举行,不需要撒骨灰那一套,就安安静静的,只有最亲近的,认同他所作所为的人。

还有那只流浪猫,请给它每天两顿金枪鱼,不要给它吃别人给的垃圾。请尊重我的意愿,还有,别让那些讨厌的人把车开进社区。。。


欧维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孤独迷失过,找不到生存的意义和价值。万幸,他最终找回了丢失的那一块,那是一种被别人需要的幸福,我们身上最珍贵的一样东西。


那么当我们老去,在暮年之时失去曾经的依靠与信念时,我们会如何选择,活着?还是去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