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恶欲之花(一)

  “叮铃铃”清脆悦耳的下课铃声在这只有老师讲课的环境中,显得异常响亮。

    犹如发出的一个信号,解了的封印一般,整个教室顿时“活”了过来。

      甚至连那透过窗边,抬头看到的近乎凝滞的云海 也似乎随着铃声的响起,随着气流涌动翻滚。

        教室外头的脚步声,教室里的吵闹声,自打了铃声起,声音便倾泻而出。

        系统提示,扮演一个学生。所以需要严格按照上课时间表行动吗?楼程内心微讶。

      楼程朝旁边瞥去,果然,部分玩家早已扎堆在一起,正在小声地讨论着什么。

      微微鱼双眼发亮地看着他们讨论,同时略显兴奋地向楼程招手,示意楼程过来。

      楼程望了一眼,看着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眸,不难看出她是一个恐怖爱好主义者,是为了体验恐怖气氛而参加的游戏吗?楼程随意地想。

      楼程散漫地朝微微鱼摆摆手,洒脱地声音传来:“不用了,我去别处看看。”说着大步踏出教室。

        微微鱼正为难之际,旁边脸上长满青春痘的指尖的尘埃酸里酸气地说:“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同是新人,装什么特立独行的大佬。如果不小心触犯了未知的游戏规则,死了也活该!”

      他不满这个叫寒鸦的人很久了,凭什么寒鸦一出现,自己追了很久,才勉强答应做自己女朋友的的宝贝星星,眼睛都快要粘在他身上了。

    “好啦,亲爱的,别闹了,你说什么呢。”指尖的星光有些略带娇羞地看了离去的楼程一眼,又撒娇地摇了摇男友的手。话是这么说,但她内心却很是受用两个男人为她吃醋的样子。额,虽然是她自认为的。

      指尖的尘埃感受着女友难得到撒娇,那颗大男子主义心得到了极度膨胀,这才消停下来。

      大块头斧头没空管这档子破事,粗声粗气地说:“行了,别管那两个人了,我们讨论完,也去外面找找线索。”得到了小情侣们的一致认同。

      微微鱼有些恶寒地看了小情侣一眼。刚才看他们的互动,别看她没经历过,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她心里可门清了。

      本来就想跟着寒鸦小哥哥一起出去找线索,现在就更加不愿和他们待在一起了,随便找了个理由,也踏出了教室。

      暂且不提那边,且说楼程走出教室外,发现一个很诡异的现象。除了他所在的高三(30)班外,走近其他班级学生身边,总能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炭烧味。不过,这气味极浅,不靠近根本发现不了。

      望着走廊上,乃至操场上,来来往往的学生重复着走来走去,营造出校园热闹的假象,以及那脸上像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几乎要裂开嘴的诡异笑脸,和他们慢腾腾,犹如提现木偶一样僵硬走路的姿势。尽管所有一切都明晃晃的昭示着“有问题”三字,楼程却只是无谓耸耸肩,丝毫不带怕的。

      他甚至在隐约嗅到一丝的炭烧味后,还有闲心随便走近一个学生并凑上去仔细闻了一闻。确定是一股炭烧味后,他淡定离开学生的脖子,并退回原处,微微皱起眉头,仿佛若有所思。

      笑话,如果作为热门的恐怖解密游戏《原罪》,没有恐怖元素的话,那才是笑掉大牙了。可以说这才是《原罪》的正确打开方式好吗?什么校园小清新,搞笑,根本不存在,好吗?

        再加上这是恐怖解密游戏,一上来就不给人活路,那还算什么解密游戏。所以npc是不会乱杀人的,当然解密不成功,或者完不成游戏布置的任务,又或者说愚蠢地送上npc杀人契机,那就令当别论了。

      总之一句话,不作死的话,就算解密不成功,也是像主角一样死在最后一集。毕竟也得给普通人点玩游戏的参与感,不是吗?要不然谁愿意花了钱,就体验一下惨死的感觉就完事了,那这游戏还不得一人一口唾沫星子淹死啊!

      不过,得亏楼程已经从四楼的高三(30)班,走到了一楼的走廊上 ,这里也没啥正常人。要不然被人看到,尤其是腐女,还不得脑补死。额,虽说吧楼程也并不在意旁人的看法。

      时间回到10秒之前,一个面容苍白却脸带红晕的俊逸青年,暧昧的嗅着如果忽视诡异笑脸勉强算正常高中生男孩的脖子。从远处看,两人挨得极近,甚至会让人产生俊逸青年害羞地亲吻高中生男孩脖子的错觉,时光也仿佛永远定格在这美好的一幕上。

      一阵风吹来 ,带来旁边桂花树丝丝芳香和炭烧味的气息。

      嗯?等等,炭烧气息?楼程淡定的退回远处后,若有所思。

      “叮铃铃”清脆悦耳的上课铃响起,霎时间,整个学校的学生都晃悠悠的进入教室,只剩下“叮铃铃”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回响。

      楼程本来还想进入其他教室查看一下,听到铃声,也只得快步返回教室。顿时那本就因为之前下楼而脸带的红晕,随着快步上楼,就更加明显了。

      唉,没办法,体质太差了!楼程也对自己走一步喘两步的体质感到无奈。但没办法,当年精神力枯竭,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就这幅病弱模样,也还是花了大代价才稳定的。

      坐在座位上,楼程逐渐平息因运动过度而混乱的气息。

      看着同桌目不转睛地听老师讲课,楼程心一动,控制力道,装作不经意间将橡皮擦滚落至同桌脚边。

      他脸上略带歉意,尤其是脸上还未消下去的红晕,在他那苍白的脸上更加明显。就像晕染在宣纸画卷的红色梅花,那么显眼,更给他增添了几分腼腆和真诚:“打扰了,我捡一下橡皮擦。”

      同桌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可爱女孩,听到这话,她才分出几分余光给楼程。

    像是突然看到楼程这张俊秀貌似害羞的脸,女孩喃喃道:“我们班什么时候有这么帅的帅哥了?我怎么不知道!”

    很快她回过神,这才尴尬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将心里话说出来了。

    她脸上飞快地升起两片薄薄的霞云,或许是急于转移话题,好忘记这尴尬场景。她语无伦次地说:“咳,没……没……没事,我……我帮你捡吧。”

      “没事,我自己捡吧。”楼程怎会如她愿,好不容易找到的借口。因此他一边快速回复,一边已经弯下腰捡橡皮擦。

      借着这个机会,他挨着女孩的腿极近,他深嗅一口,果然只闻到一股沐浴露的清香,没有其他班同学那遮掩不住的炭烧味。

      随后,楼程立刻直起身子,将手上的橡皮擦放到桌子上,随即目视着前方,装作听讲的样子。

        至于旁边的女孩子,频频偷偷望他几眼的事。楼程当做没看到,毕竟被人多瞧几眼,更何况是npc呢,又不会少块肉。

      台上的女老师自然不会错过这一幕。相信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都清楚,讲台上的老师对下面学生的情况可是一清二楚。

        讲台上的女老师有点不甘心,想揪出楼程一个错来,但却无从下手。

      毕竟学生课堂上掉块橡皮擦捡一下,可是再正常不过。男女同学之间要懂礼貌,有距离,就更是提倡了。

      总之,简直不能再符合一个“学生”的身份了,不是吗,楼程嘴角的嘲讽一闪而逝,快得几乎令人看不见。

        此时讲台上的女老师像想到什么“好点子”,那平常和蔼的面容如今却显得有点阴森恐怖。

      只见老师清了清嗓子,有些尖细地声音传来:“寒鸦同学,刚才还看到你和女同学聊得正欢呢,想必你一定是会做这道题了,对吧?”

        实际上楼程严格扮演了“学生”的身份,并没有触及npc杀人的契机,所以哪怕他回答不出来,也只是受点“小惩罚”。

      是的,不会死亡,只是会出点血的“小惩罚”而已。女老师原先姣好面带温柔的脸因为想到接下来血腥的场景,几乎愉悦地面部都要扭曲了,深呼吸几次才平复下来。

      坐在后面的微微鱼面带忧色地看了楼程一眼。看到女老师那扭曲的面孔,不用想,回答不出来肯定不会好过。

      旁边长着满脸青春痘的指尖的尘埃却是满脸幸灾乐祸,瞧着他脸上那藏不住的坏笑,倒像是中了什么大奖似的。

      后面指尖的星光作势不忍的用手捂住眼睛 ,但向前仔细一瞧,便会发现,那两双贼溜溜的眼睛实则透过指缝里偷看。

        至于坐在前面的大块头斧头和精英男逐鹿,则面色平静看着黑板,似乎极为“认真地听讲”,半点没关注到这里。

      楼程面色平静地走上讲台,只见刷刷几笔,便将一道奥数难题以比标准答案更精简的方式回答出来了。

      顿时课堂上响起一阵惊呼,尤其是楼程的同桌,那女孩更是频频朝楼程看去。

        讲台上的女老师面色难看地死盯着楼程,不甘心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

        女老师几度变幻脸色,就连微微鱼都害怕的觉得她要撕破脸。唯独楼程仍然站在讲台上,还有闲情扫一下讲台下的人。

      突然楼程目光一凝,他似乎是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最后一排的女生,随即又收回了目光。甚至还面色淡定地说了一句:“老师,我回答完了,可以下去了吗?”

      虽说是询问,但那笃定的毫不怕她的语气,顿时令女老师的脸色更难看了。

      她死死地盯着楼程,眼睛都瞪出了红血丝,但似乎畏惧着什么。良久她才咬牙切齿地说:“寒鸦同学,做的很对,连老师都不一定能用如此精简的方式回答出来,大家应该积极向他学习。”说着带头鼓起了掌,但瞧着那摩拳擦掌的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打架呢。

        楼程谦虚地摆摆手,虚伪地说:“哪里哪里,主要还是,”他停顿了一秒,拉长了声线道:“脑-子-问-题。”随后信步游庭坐到座位上。

      微微鱼看着女老师几乎气坏了的模样,心里简直要笑岔气。

      尤其是最后一句“脑子问题”,神特么脑子问题,前脚女老师说她自己写不出,后脚寒鸦小哥哥就说脑子问题。亏她还以为寒鸦小哥哥要奉承那老师几句呢。

      楼程坐在座位上,双眼貌似直盯着黑板,实际大脑在飞速运转。

    楼程将所得的有用信息拼凑起来,要在春和高中度过七天、其他学生身上的炭烧味、高三(30)班的不同、以及最后一排的女生的异常……

      冥冥之中楼程似乎抓住了什么,但信息量太少了,还是得有更多线索佐证。

        但是,这才第一天,不是吗?我有预感事情的走向会越来越有趣。嗯,这真是一个好游戏!楼程漫不经心地想。

   

   

未完待续……   

   

   

       

   

(PS:之前写的被锁了,重新又发布了一次。)


耽美文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