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不可怕,就怕老赖有文化!

今天看到了一篇关于“教科书式老赖”的文章,堪称是完全熟悉老赖套路,钻法律漏洞那叫一个厉害!

有句话说得好,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现在可以这么转换,老赖不可怕,就怕老赖有文化。

2015年10月,驾车的黄淑芬与骑车的赵香斌发生交通事故。事后,赵被送往医院抢救,辗转多地治疗。

唐山警方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认定,黄违反“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规定,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赵承担次要责任。

2017年6月,唐山丰润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黄淑芬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赵香斌承担次要责任。

另一方面,黄淑芬需赔偿赵香斌各项损失约93.6万元,除去保险公司的理赔和两年来支取的2.6万元,需赔偿余下的86万元。

事故发生两年来,赵香斌治疗花费巨大,一家人还卖掉房子用于他的治疗。赵香斌的儿子赵勇多次找黄淑芬讨赔偿,但只拿到2.6万元。

之后,法院判决后,黄淑芬一直未履行赔偿,赵勇多次联系黄淑芬未果,无奈之下,在网上以“教科书式耍赖”为题,公开曝光黄黄淑芬的行为。


曝光的音视频显示,赵勇跟黄淑芬要钱时,黄淑芬说,“我就是人品有问题,你在这说有啥用”、“我不出国,也不坐飞机,也不高消费,你说的那个什么老赖,我不给你,你不也得受着嘛。”

“法院怎么判我都行,反正判我几年,最起码我这点钱,我也不用还了”


赵勇还指出,黄淑芬不仅不赔偿,为了转移财产,在事故发生后一两个月内,还以她女儿的名义,买了一套房、一辆车。


针对赵勇的质疑,黄淑芬的女儿刘明月11月25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说,她觉得她家比普通家庭还要穷,她们一直在积极筹钱。


她们家的房子是2012-2013年攒钱,2014年付的首付,2015年事故发生后的两个月还的贷款,每个月要还六千多的房贷;



买车是因为自己同事晚上下班途中被骚扰过,自己工作下班晚且距离远,所以才凑钱买的车,并且当时并不知道事故中受伤者的情况,以为有保险。


事情公布之后,黄淑芬的女儿将车子卖掉,再找朋友借钱还了3万元给赵香斌一家,

当被问及会不会卖房还债时,她们说没想过要卖房还债,因为卖了房子,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还有欠款、没有地方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负债。


虽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可是想想,别人家就是因为你们没有及时还款,为了治病只能卖房凑钱,而现在的你有房有车,却说比普通家庭还穷,没钱还债,这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据统计关于经济纠纷的判决,只有30%的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法院判决,这低得过分的执行率让最高法不断增加一系列针对老赖的措施。

之前颁布的一些列相关的针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法律法规,基本是告诉老赖,凡是要用到身份证的地方,老赖都会被严格限制。

对于老赖钻法律漏洞这一系列的行为,觉得有必要将执行措施深度执行到日常生活,

开始与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芝麻信用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作为重要评价指标纳入信用评价体系,推动在互联网生产、经营场景下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还与农业部、交通运输部、中国证监会、公安部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中心、全国组织机构代码管理中心、中国银联、全国工商联、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人民网、百度、腾讯、京东等开展合作,在相关领域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

那就是说现在无处不在且快速渗入日常生活的互联网金融和移动支付,也同样不会容忍老赖的逍遥法外,可谓是让以后老赖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