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猎

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生物钟基本都是六点多发挥,因此未设过闹钟,也算自然醒。昨夜看见圈圈有人夜猎,不由的想起小时候和哥哥一起去沟里逮蝎子,一片漆黑凝聚再一道手电光上显得如此寂静,起不到半点作用的我像个跟屁虫,一步也不拉下的踏着他的步伐,看到小蝎子时给它吹口气它尾巴就会翘起来,这时就可以用手捉,我也试过,还能碰见野兔子,就是没树桩。无论多晚回来母亲总是在门口等着守着,直到我兄妹俩悠悠荡荡的归来。从我们出门的那一刻也就揪起了母亲的心,年少的我们只知道有妈妈再等,黑夜带来的乐趣已经未曾有过,只是留下逝了去的记忆和梦里留不住的人。leilei梦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