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外公怀里的烘山芋。

今天下班,骑遍家附近的地铁站,只为买一只热乎乎的烘山芋。

简直不要太开心。

记得第一次吃烘山芋,是在外公家。

外公外婆家在杨浦,离家比较远,所以小时候一直在周末去外公家,坐在电视机前看芝麻街,外婆会拿出各种各样的零食给我,巧克力沙琪玛,什么都有。

小时候出去玩,会坐在外公自行车前面的杠子上,外公带着我逛花鸟市场,看看鱼看看龟,去超市兜兜,买点小零食吃。

经过人流密集的地方,外公会说“诶~当心当心!”我就坐在外公自行车前,一只手抓着龙头,一只手打铃,跟着清脆的丁呤呤的声音,一起喊,当心当心。

记得有一次在外公家看电视,外公从外面回来,就跑到我面前,从怀里掏出一只烘山芋。

我当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外公看到我一脸诧异,嘿嘿的笑,说“猫咪,烘山芋好切!”

然后去厨房拿来一个柄细细长长的不锈钢小勺子,跟我说“慢点吃,一口口挖着吃。”


烘山芋外面的皮,被烤焦了,散发出一种焦香,汁水从里面渗出来,凝结在表面,有一层光泽。因为在外公怀里捂着,皮遇到了水汽,有一点点软。

轻轻撕开表皮,看到里面金黄色的肉冒出来的一阵阵热气,伴随着地瓜香甜的气息,和外婆家的香樟木柜子的气息结合在一起,大概就是最美好的记忆。




现在烘山芋摊子越来越少了,每到入冬都特别怀念那口烘山芋,每年吃烘山芋似乎成为了入冬的一个仪式。

超市的电烤炉烤不出路边摊的独特风味,我怀念的,是藏在外公怀里的那只烘山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