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甲天下的山水找回独无二的自己

闷热的夏日终于在夜间起了风。
我举杯向b敬酒,砰,两人一饮而尽。
很久了,我们终于能再聚一起,而地点还是温馨的街边小店。旁桌的大叔一边往喉咙灌酒一边吹嘘着他的旅行经历。
我望着b,昏黄的街灯照着他一脸的认真,他突然回过神说:“我们也去趟桂林吧!”

第二天我们就简单收拾好行李,坐上了前往桂林北的列车。

我霸占了列车靠窗的位置,带上耳机痴痴望着窗外,凝视把和谐号包围的山、水、田野和村庄。
  

两个小时后,我们被卷进人流,被后浪推出了桂林北站。从火车站转到汽车站后已是12点钟,我的肚子便向我的大脑发出求救的信号。来到桂林吃什么呢?没等b问我我就直接拖着他进店。
  

“老板娘,两碗米粉!”
  

吃饱后杀入车站直接买了去阳朔的票,在高高兴兴上车时被售票员截了下来,我们的车是一个小时后出发的。
  

没有想到那么多人,所以我们原本的计划泡汤,所有步骤都要推迟一小时。就像答应了下班妈妈回家喝汤,会议因某事推迟了一小时,下班跟着推迟一小时,于是喝汤推迟一小时,快乐推迟一小时,爱便推迟一小时。有时我会天真的想,我生命的尽头是否也会推迟一小时?

  

汽车缓缓驶进这座被高山包围的城市-阳朔。下车后大妈为我们指了指西街的方向,我们把行囊放进客栈便直接租了山地车计划骑行十里画廊。
  

“往那个方向直走就是了!”老板娘边为我们俩指路边数着我们交给她钱说道。
  
  

骑上车已经是五点一刻,为赶在红日归山前领略一番风景,我们不顾一切全速前进。从漓江吹来的风带着些许腥味闯入我的鼻子,听着路边小摊大妈的大声吆喝,前方是无限的高山。
  

走了一段路,发现不对劲。于是问了马路边的大叔,大叔瞪大了眼,“你们走错路了!快回头!” 于是我们机智地转头,最终走上了前往十里画廊的路!
  

故此我们就错过了原本那条路的山与水、人与车,错过了那条错路沿途的一切,走在了正确的路上!
  

小时候妈妈对我说,总之你自己想做什么坚持下去就行了。后来我长大了,我立志当一名作家,开始日以继夜写很多很多的书。
  

后来家里长辈们开始反对我,告诉当作家是多么的不稳定,没有前途。我也越来越怀疑作家这个职业,夜半醉酒时自言自语:“你写那么多有人看吗?”再后来我成为了一名公务员,朝九晚五,轻轻松松,稳稳定定。
  

“你们走错路了!快回头!”
  

我走在了大家都认为正确的路上,却惦记着那条错路的风景。
 


我们在一个攀岩的驿站停下了,被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征服,她成功挑战了那幅几十米高的冰冷岩石!
  

b把我推上前,“去,别输给小女孩!”
  

我笑了笑,做了好几个简单的热身动作,然后骑车逃之夭夭。
  

我们能战胜小时候的自己?别开玩笑了,你不就懂点人情世故,为人处事小心翼翼,生怕行差踏错。比勇气?比胆量?
 
  

 

第二天,我们一早背上行囊出发扬堤码头,去感受天下第一的山水。大巴上挤满了慕名而来的外地人,而本地人早早设好鱼竿在车门,等着水鱼上钓。
 

“什么?扬堤早就不能直接坐船到兴坪了?”
  

一行人被网上攻略害惨了。有些人认了,买了天价的船票去游玩原本一半的路程。
  

我们两个年轻人不服,恃着时间的资本摆驾回宫,回阳朔再转车去兴坪,就是这么任性。
  
到达兴坪后,越过古镇便是著名的漓江,我脑子进了漓江水,怕迷途怕追不上满街赶路的人,我越走越快,b突然一把拉住了我,“慢点走,太快到达了目的地你就会挂念走过的路了!”
 
  

“妈,我今晚不回去喝汤了。”
“又给自己加班?下了班还那么拼啊!”
“我刚升了职要做多些功课嘛。”
“别太累了,有空多回家看看。”
“我知道的了,拜。”
“拜拜。”

  

升了副科后,却是更加忙了,不是官做的越大越有空吗?搏扎职。每天下了班还要把文件带回家继续研究,调查,报告,策划,会议要独自演习无数遍。每日为求风光去鞠躬,笑脸迎上横眉对下,活得不像自己了。
  

高度的紧张感绷紧的神经,导致多梦,经常说梦话。有时我会突然从深夜惊醒,轻手轻脚走到阳台,点根烟一口都不抽,凝视着远处昏黄的街灯,不知不觉入了神。去浴室洗把脸,让冰冷的水砸向脸颊,一抬头,蓬乱的发线疯长的胡子,一时间认不出镜子前的人是自己,看着那副被媚俗的唇扭转的曾经纯净的嘴脸,恶心作吐。偶尔也会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你那么辛苦那么做作究竟是为的是什么?升到局长部长?赚花不完的钱?开拉风的跑车?”
  
  

“好吧!”我卸下背包,把压力抱在胸前。秒速半米走兴坪古镇的三里长街,甜品店播着粤语老歌,一只花猫懒懒趴在青石门槛上睡着了,红日斜斜地从瓦房屋顶的罅隙穿插过来贴在脸上,暖暖的。

穿过长街便是几里的乡村小道,小道两旁是挺拔石山与柔柔细水。路边摆满了翻倍市价的绿豆沙和山水豆腐,有外国友人向摊主问路,村民笑笑咧咧,指着他们的商品滑出了两句标准的英语:“Hello Hello!money money!”看来他们是智慧型的淳朴村民。

  

第二天一早,在旅馆的窗外传来了雨声,我踮起脚一看,又是一声叹气。b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雨会停的!”
  

我们还是如期上了竹筏,机动的,哗啦啦借水力将筏推向前,又将水溅起抛弃。船家是个辍学的年轻人,比我还小几岁,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不符合他这年纪的从容淡定。我递给他一根烟,他讲起了他的故事,高中时英语学得不好,就出去闯了几年,发现没文化在大城市站不稳便回家帮忙,每天一早起来开几次竹筏,吃饭,睡觉。
  

我认真听着他的故事,双手温柔抚摸着漓江水。他说小时候这水很干净的,经常和小伙伴咚的一声就钻入江中游泳。我细看江水,水清澈见底。他尴尬笑了笑,说:“其实也不是水的问题,只是突然没有这个心情了,每天工作完宁愿回家躺着。”
  

我讽刺反问他:“然后打开手机刷刷微信,将漓江的照片发上朋友圈说水很凉快很清澈?”
  

他又尴尬笑了笑。
  

轻舟已过万重山,我无心看山水,被船夫的故事迷住了,仿佛那个讲故事的人就是自己,是那个镜子前的人。
  

最后他高兴的告诉我,家里人给他处了个对象,长得很清甜,他父母希望他快点结婚,明年就可以添个娃,过上简简单单的幸福生活。
  

我最后问他:“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约上小伙伴跳入漓江再嬉戏一次?”
他说:“快了快了。”

  

b是我发小,儿时与我形影不离如今与我忽远又近,滑开手机近年与他仅有几条的消息记录。
  

  b:这有个征文比赛,去试试吧!
  我:这段子工作累得不行,我看是没什么时间傻了。
  b:我们好久没一起打球了,下午五点。
  我:天气那么热,这两天又有点不舒服,你们去吧。
  b:要不我们去趟旅游?
  我:去哪里?过段时间我看看有空没。
  b:今晚出来喝酒,别问我为什么!别跟我说没空!
  我:好吧。
  

那天晚上跟他来到来了温馨的街边小店,路灯照出我们一脸黄,他轻轻说,走,我们去桂林吧!
 
游完漓江后,由于之前耽误了不少时间,龙脊梯田的计划也没法完成。简单收拾行李,又被人流逼进湍急的大城市。

 这趟旅行收获了不少,目睹了甲天下的山水,品尝了穷一生的百态。

回望这次桂林之旅,被拥挤的人流推来推去,前后无数个计划被各种原因扎破。有时候我在想,其实人生跟旅游也就这么一回事,哪有什么计划好的行程计算准的方向,都是会有变的。而我们要做的和唯一能做的,不就是走得太快太累的时候,放慢步伐,仔细欣赏身边的风景,偶尔回头望望走过的路。或者停下来,放下背包,除去衣服,关掉手机,跳进水了确确切切感受漓江的水究竟有多凉又多清。
  从桂林回来后我特意请了一天假,约上一群伙伴打了一场不计分的球,筋疲力尽后回家喝了碗老妈煲的老火靓汤,而现在夜已深了,我正试着用笔尖触碰从前的梦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