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第八章笔记——歧视无处不在

前面讲到,农业革命后的几千年历史,人类通过有想象建构的秩序形成强大的合作网络,为了合作网络的有效运行,又发明了文字,文字又进步帮助规范、强化、稳固这些网络。

虽然这些网络都宣称平等、自由、权利义务对等,但其背后那些想象的秩序实际上既不中立也不公平,充满着阶级和歧视。

像最早的《汉谟拉比法典》,将社会分成上等人、平民和奴隶;像1776年美国的《独立宣言》,区分了白人、黑人和印第安人;像印度的种姓制度,中国女娲造人的故事等等。

但不幸的是,人类社会复杂的人类社会似乎就是需要这些由想象建构出来的阶级制度和歧视。

一次又一次,人类要让社会有秩序的方法,就是将成员分成各种想象出来的不平等阶级,推崇一些人,团结大部分人,打压小部分人,这样的把戏人们乐此不疲,好像所有人都能有这种游戏或者规则设定中获得满足感。


这些想象的阶级是否容易被打破呢?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有三:

一、大多数的能力是需要培养和发展的,而他们在社会中的初始阶级决定了他们发挥、培养能力的机会;

二、就算身处不同阶级的人发展出了完全一样的能力,他们面对的游戏规则也不同,所以结果天差地别;

三、特权阶级或者说既有的上等人并不占多数,为了维持他们的地位和身份,会极力地设定新的想象的秩序,并有宗教、神话、仪式、法律等等加固现有阶级歧视的合理性、必然性。其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洁净”与“不洁”。


人类历史上,不同地区的社会,想象出的阶级相当不同。但有一种阶级制度几乎在所有已知的人类社会中都普遍存在,且有着极高的重要性,那就是:性别的阶级。世界各地的人都会区分男女,而且几乎都是男人占尽好处。几乎所有的文化都重视阳刚胜过阴柔。

究竟这是为什么?

书中提供了三种试图解释的理论:

第一,肌肉理论。认为男人比女人强壮,靠着肌肉力量占据了那些需要较多体力劳动的工作,于是他们掌握了粮食的生产,进而转化为政治上的影响力。但就人类整体来说,体力和社会权利不存在多大的关联,拥有主导权的通常是社交技巧杰出,而不是肌肉发达。

第二,流氓理论。认为男性好侵略,且更容易将暴力想法付诸实践,所以主导了战争,掌握了军队,到了和平时期也就成为了民间社会的主人。

第三,父权基因理论。认为在数百万年的演化过程中,男人和女人发展出了不同的生存和繁殖策略。男人要彼此竞争才能得到让女人受孕的机会,所以随着时间推移,传到后市的男性基因都是最具野心、最积极、最好胜的;而女人除了受孕生下孩子,要让孩子顺利长大成人,非常需要帮助,所以只好同意男人的各种条件,以换取他一直待在身边、分担抚养孩子的重担,随着演化。传到后世的女性基因就是那些最顺从、最愿意接受他们照顾的。


这些理论其实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在生物学或社会学上都找不到确切的证据,而且都能找到反例。

我们能够清楚的看到,父权制度其实没有生物学上的基础,而只是基于毫无根据的虚构概念。但又该如何解释它为何如此普遍,又如此稳固得难以撼动呢?

希望接下来有线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