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4

听《哲学起步》作者邓晓芒与樊登对谈实录

作者:邓晓芒(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最受欢迎的哲学教授)

三个问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人与其他动物最根本区别,人会用工具,并且人在制造、使用工具的同时会携带工具。

我们与历史是割舍不开的,历史学是人学。文学、史学、哲学都可以说是人学,都是有关人性的。只有人才会从历史当中吸取经验教训,和留下来的东西。动物永远活在当下。

自我意识:自我意识就是把自己当别人看,同时又把别人当自己看。就像心理学讲的,我是我的观察者。人类是能够自欺的动物。这里自欺不是贬义。可以有贬义的自欺,但是每个人都免不了自欺。

我是谁?等着瞧。每个人对自己的了解是一个过程,而且是一个可以无限深入的过程。在与客观世界打交道的过程中,不断改变世界,不断的改变自己, 最后才逐渐显示出来。但是还是要放在心里,因为这是人一种本性。

对痛苦,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苦。就像叔本华讲的,痛苦的总量是不变的。对人类的挑战始终都在。

我们要到哪里去?对自由的理解。

1、为所欲为,2、要非常理智,明智的选择,3、意志的自律。自己给自己立法。大多数人对3层次不理解,很肤浅的认为:为所欲为就是自由。其实你是受动物性冲动支配的。是不自由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其实就是:你是你欲望的奴隶。被欲望驱使,甚至有时候会做一些伤害自己或他人的事。合理的利己主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会非常明智、理智的安排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但归根结底还是基于对利益的考虑,动物性选择,受到本能的规律所支配,所以还是不能算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精神上的自由,就是自律自己给自己定的规则,自己来遵守。就是已经排除的外界的干扰,我不是出于本能也不出于利益的考虑,是出于应该,这就是到达了一种道德境界了。道德法则,是自我立法,做一个道德的人,不受任何动物性的东西所干扰,所影响。而是我自己愿意的,那才是一个自由的人。

孔子:从心所欲,不逾矩,是自由的一种境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