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儿子,和丈夫离婚不离家,3年后儿子:爸爸说要有弟弟了

每一个走进婚姻殿堂的人,都想着与对方白头偕老、恩爱一生。但是世事多变,最后能白头到老的还是少数,不少夫妻走着走着就分道扬镳了。


我叫文红,从小家庭条件不好,初中毕业后我就去外地打工。后来经人介绍,在一所高中学校的超市里做收银员。超市的生意很好,每天都有很多学生来买东西。一来二去,我认识了当时正在上高三的周峰。

周峰喜欢我,追了我半年,我们就在一起了。他高考分数不佳,毕业那天,拉着我回家跟他爸妈说:“我没考上好大学,也不想上了,我想跟文红结婚。”

他爸妈很生气,认为都是我的缘故、他才考不上好学校,因此强烈反对。后来周峰跟家里人闹了一年多,他爸妈拗不过,才同意了。但是心里很勉强,所以我们的婚礼很简单,就请了五桌亲戚,没婚庆、没彩礼,我带着攒的五万块钱,我们结了婚。

结婚头一年,我们过得还算幸福。毕竟是新婚燕尔,周峰对我很好,他爸妈刁难我或者故意说酸话的时候,他都为我出头。我也知道他爸妈不喜欢我,所以一直在努力刷好感:洗衣做饭、给他们买东西。

结婚一年后我怀孕了,十月怀胎后我生下了我儿子,公公婆婆才对我慢慢有了笑脸。就在我以为生活会越来越好的时候,周峰渐渐变了。开始是他嫌厂里的工作枯燥辛苦,就和朋友商量做生意,开始的时候做什么赔什么,我把我的钱都拿出来支持他;几年后,还真被他给做成了,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他一个月能挣两三万。

有了钱,周峰就觉得现在的生活没意思,于是迷上了骑行。买了一个很酷炫的摩托,和朋友们一出去就是大半个月,家里也不管。我让他不要总是出去,他就说我没意思、没生活情趣,还说他们车队里也有女孩子,特别酷特别潇洒,我和她们不能比。

我说:“确实不能比啊,我没那个钱出去,也没时间,我要带孩子啊。”

周峰也不给钱我,慢慢的,我都不知道他一个月到底能挣多少钱。我跟他说养孩子要钱,他有点不耐烦:“你天天在家里待着,又不挣钱,不知道挣钱的苦。我要做生意不得拿钱投资?你天天跟我要钱,我生意不做了?”有时候被我要的烦了,才给个一两千。

我觉得特别委屈,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我要自己带孩子,自然没办法上班,只好跟你要钱,难道也错了吗?要是不用带孩子,我一个月在厂里也能挣三千五,再加加班,四千多也是有的,过的不要太潇洒,何苦变成现在这样?

我跟周峰吵,说他不负责任,他就骂我,说跟我结婚毁了他一辈子。公婆对我也变了嘴脸,一家人一起指责我。每天生活我都觉得很压抑,日子没法过了,于是我提出离婚。他说:“婚是你要离的,房子是我一个人出钱买的,我是不会分给你的。”

我说:“我不要房子,你以后留给我儿子就行。”

他说:“你放心,我就这一个孩子,不给他给谁。”

周峰虽然不负责任,但是还是很喜欢孩子的,每次回家都给儿子带很多玩具,也乐意陪儿子玩,儿子也很喜欢他。我问:“离了婚,儿子怎么办?心里会不会难过?出去会不会被人欺负?”

周峰说:“暂时不告诉他,就说你出去上班了。”

我不忍心伤害儿子,就同意了。离婚后,我找了工作,住在了厂里。但是在儿子眼里,根本不知道我们离婚了,因为我们制造了“离婚不离家”的假象。每天晚上下班后我都过来吃晚饭,陪儿子,一直等他睡着,我再偷偷起来回厂里。等早上儿子醒了问“妈妈去哪了”,婆婆告诉他:“妈妈上班去了”。在儿子的印象里,除了上班时间,我还是天天跟他待在一起的。


就这么过了三年。有一次儿子半夜发高烧,婆婆打电话给我。我连忙过来,才知道周峰又出去了。我流着泪把儿子送到医院,陪了他一整夜,儿子才渐渐退烧了。

我跟厂里请了两天假陪儿子。早上儿子醒了,看见我很高兴,我喂他喝小米粥,喝了半碗,儿子突然问:“妈妈,你和爸爸是不是离婚了?”

我吓一跳,差点把碗打了。我连忙笑着说:“瞎说什么呢。”

儿子说:“妈妈你别骗我,有时候我半夜醒了偷偷找你,你不在家。”

我说:“那是妈妈上夜班呢。”

儿子沉默了一会,突然说:“爸爸说我要有弟弟了。”

这下我彻底愣住了,因为这是我都不知道的事。

儿子这才说,原来就在上个月,周峰把一个女人带到家里来,以为儿子睡着了,两个人就在客厅里聊天。

那个女人说:“人家夫妻离婚,这么大的孩子都是跟着妈妈的,难道你前妻不要他啊?”

周峰说:“儿子跟着我好,她没钱。”

女人说:“你就是瞎操心,孩子跟着妈才好呢,她再找个人嫁了,日子美的很,对咱们也好。我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了,咱们只偷偷领了证,连喜酒都没办,算什么?不是我自私,等孩子生下来,咱们的重心肯定在小宝宝身上,哪里管的到他?到时候出点什么事或者他情绪上有什么变化,可怪不了我。”

周峰沉默了一会才开口:“等过段时间,我再告诉他,他有弟弟的事,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听了儿子的话,我明白,周峰还是想要儿子跟着他的。但儿子说:“妈妈,我想跟着你,从小到大,都是妈妈照顾我,我想天天跟你在一起。”

我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是妈妈没有钱,你跟着我要吃苦。”

儿子也哭了说:“妈妈,我不怕苦,我大了,自己会做饭洗衣服。白天你上班我上学,放了学我坐校车自己回来,我给你做饭,你下了班就能吃饭。等我长大了,我赚钱养你。”

我泣不成声,只好抱着儿子,一个劲地说:“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



当晚我给周峰打了个电话,我说:“你瞒的挺紧,还没恭喜你又要当爸爸了。”

他在电话里里愣住了,才说:“我们已经离婚了,没必要告诉你我的私事吧?”

我说:“是没必要,但是你们商量着把儿子送给我,不就关系到我了?商量可以,但是也要看看场合,儿子已经知道了,你准备怎么办?”

他支支吾吾的,东扯西扯,但是意思很明确:儿子跟着我可以,但是他不准备出什么钱,房子的事也不提了。

我们厂里的人都说,应该跟他打官司,让他履行抚养孩子的义务,定期给生活费。你们说,我应该这么做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