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婚姻

        爷爷是个严肃的人,他对家里孩子的家教也很看重。在村里头,认识的人端着饭碗在院坝里,门口边三五成群的吃饭聊天,再正常不过。女人可能天生喜欢拉家常,聊八卦。即使小时候的我并没有什么谈资输出给他们,也喜欢在一旁听着。可爷爷不允许我们那样没规矩,只让我们在家里桌子上吃饭。现在或许是因为孩子们大了,小时候没有他上桌吃饭,我们是万万不能先动筷子的。爷爷和奶奶都爱喝点小酒,所以爷爷吃顿饭比常人要久一些,一般都个把钟头,饭桌上他常常就着小酒给我们说他们的往事,无非是他在集体的时候当生产队长农活做得有多好,或者是他小学文凭的他,当村干部几十年解决了多少棘手的事情。总之,要给我们这些后辈一些激励和榜样吧,一家之主总得有一家之主的样子啊。奶奶虽然文化低不识字,但也懂得给爷爷这个一家之主应有的尊重,偶尔抱怨一下爷爷的脾气,但也常跟我们说爷爷是个聪明的好人。


       上初中的时候,一个周末的中午,我和奶奶在家里厨房做饭,像往常一样,她负责烧柴火,我掌勺。她说着年轻的那些事情,不知怎么就说到了她嫁给爷爷的事情。

       那时候奶奶十七八岁,在集体食堂跟她的小姐妹玉美负责做饭。玉美跟她年级相仿,一个村的又每天共事,成为要好的姐妹那是自然。爷爷虽然是负责集体生产小组的组长,但是由于三岁丧父,母亲裹着小脚没法劳作,家里三个孩子,爷爷第二,姐姐十三岁便嫁出去了,弟弟年纪小,家境清贫。他过早的背负着家庭的重担,并未长到普通女子心仪异性的身高,在周围同龄人中并不起眼。正值芳华的奶奶长相温柔秀气,娇小玲珑,想必不缺追随者。爷爷怕是早就对奶奶倾心了,可是,奶奶心里的人不是他呀!

       住在爷爷后面那家人的儿子家阳,身材高大,长相英俊。当过兵刚复员回家,穿着一身漂亮帅气的军装,哪个年轻女子不动心呐!奶奶和玉美都喜欢上了同一个人。可人们常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在那个粮食匮乏的年代,偷盗是时常发生的事情。村里一户人家种的瓜半夜被偷了,大家都议论纷纷不知道是谁但是又心里都有数,泥土里有清晰的鞋印子,穿这么大鞋的,鞋钉这么粗大的,可不是一般的布鞋草鞋,应该是一双军鞋。

       转眼间又过了一年,爷爷上奶奶家提亲去了。一开奶奶是不想答应这个小伙子的,外貌不出众,家境还那么贫寒。奶奶家还是当时村里的大家族,老房子的台阶都有十几级,大家都说这可是“米箩里跳进糠箩里”,所以首次提亲并不顺利。这时候爷爷却来一番苦肉计,说如果成不了,他就从松滩桥上跳下去。奶奶的爸爸出生没多久,算命的说他将来短寿,活不过三十岁。于是家里把他送去附近山顶的庙里,吃斋念佛,盼他积德积寿。直到三十岁才还俗成婚。晚年也常做善事,一副出家人的品行。他苦口婆心地劝奶奶答应了这庄婚事,如果爷爷真去跳了河,他那裹脚的老母亲和未成年的小弟怕是也活不下去,可欠了三条人命啊。再则他平日里也观察过,爷爷品行端正,人穷志不短,是个有为的好青年。思考良久,奶奶总算是答应了这门婚事。结婚那天,爷爷穿着从家阳那里借来的一身没有补丁干净的衣服,和奶奶结婚了!

     后来,家阳和玉美在没结婚之前就一起睡过了,在那个年代是不允许的,同族里的老人甚至想把玉美捆在柱子上,打一顿教育她。最后不知为何没有这样做。当过兵的家阳好吃懒做,品行不正,也见不得人好。他想和玉美结婚,但是玉美的两个弟弟不同意。为了陷害玉美的弟弟,他居然指示玉美把集体的一袋胡豆放在玉美弟弟的粮柜里,然后举报给大队。玉美为他背叛了亲情,最终结婚了。但结婚之后的玉美才看清他的真面目,家阳时常家暴她,连怀孕的时候都不放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