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奶奶的婚姻(第五篇)

爷爷和奶奶的结合是典型的门当户对,听爸妈说奶奶出嫁前是大家闺秀,除了手工女红之外,其它都不太会。会不会认字我不记得了,但每次我拿他们家的图书看时,看到日本人,奶奶都会指出来那是小日本,她是看鼻子底下嘴唇上有一撮毛。

我奶奶的娘家洪家我是去过的,就是我爸的外婆家,每年过年都要去拜年呀,我弟还小时,我爸就带着我们四个娃去,我和大弟走,两个小弟被我爸用箩筐装着一头一个挑起来走。

穷人家的房子都是泥土和茅草盖的,但洪家的房子很大气很漂亮。进门有个天井,天上的雨水可以直接落下来,太阳也可以照射进来。

经过天井左右两侧走到堂屋,堂屋很大气,两侧是用木板拼着的,大红色的柱子和板壁,看着高大上还喜庆。上面还贴满很大的花,忘记是一16格还是多少格,一格一幅大图底下配上文字,我爱看这个,记得有《西厢记》等经典的贴画。

爷爷家呢,也是比较有钱的,开着一个榨油坊,听妈妈说爷爷三十岁还睡得太阳晒屁股才起床。农村叫很懒惰的人要么叫懒得抽筋,要么说他睡得日上三杆还不起床。

问妈妈爷爷后来为什么去参军打仗,妈妈说是爷爷的姐夫让去的。参军后的故事并不咋的,以致爷爷从不在我们面前讲起,爷爷绝对不属于好汉不提当年勇的那类型。

爷爷和奶奶生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我爸排老大,村里人常叫他大头(大屠),在我爸十多岁的时候,赶上不好的时节,那时贫下中农翻身了,有榨油坊的爷爷就被当做富农批斗。

批斗的后果是什么呢?天天被那些人压着游走,要么在高高的台上向众人跪着,看台底下的人则向台上的被批斗份子扔东西。

富农的儿子女儿在村里也是受尽欺凌,在农村墙倒众人推是很普遍的现象。所以爸小时没有玩伴,性格内向。

批斗很历害的时候,没有吃过苦的爷爷坚持不下去,要跳河,奶奶哭着求着抱着爷爷不要去跳河,奶奶相信日子总会好起来的。当奶奶把这事讲给我听时,我就觉得奶奶很了不起,一直到现在都这样认为。

要真是爷爷在被批斗的过程中一时想不开跳河自杀了,那剩下我奶奶带着才十多岁左右的我爸我叔我姑怎么活呀?在农村靠体力吃饭的时代家里没个男人还不得饿死呀?!那如何还有我呢?

在我能记事的时候,当我爸妈外出做生意后,我和我弟就被扔给爷爷奶奶带,住在他们家,他们的床是很老式的那种,床有床架,上面有镂空花纹,床也很高,底下还要放一个和床差不多长的三十公分左右宽的木条几,踩在上面才能上到床里。

每回睡觉前,就能看到床对面的木柜子上用白色粉笔写的字:“困难像弹簧,你弱它就强,你强它就弱。”字写得很漂亮很大气,不记得是谁写上去的,但自始至终像励志名言一样刻在我心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