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

我一个人醒来,在漆黑的房间里面,窗外下着大雨。

这是我在这个房间度过的第七十六个夜晚。一如之前的七十五个夜晚,她又出现了一次,在月光刚好照在床尾摆着的那张书桌上的时候。然后又离开了。

我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身在这个房间里。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年。

我,失忆了。

只是我醒来的时候便在这个房间里了。房间有一扇窗户,可以向外打开的那种。窗户外面是无穷的海水,我感觉这房间似乎高高地悬在海上。而远处的海平线上还挂着一轮彤红的落日。此外,房间还有两扇门。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两扇,也不明白为什么我知道那是门、那是窗户,我只是知道而已,就像我知道什么是大海、什么是落日一样。它们就存在我的大脑里面,要用到的时候便自己跑出来了。可是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在这?这可真叫人难过。

这是我醒来的第七十六天了。我一直呆在这个房间里。可是我有一些奇怪,可又不知道奇怪在哪里。这种感觉真的非常不好。于是我坐在宽宽的大理石窗沿上向外望。窗外的大雨还在不停的下着,雨点噼里啪啦地拍打在窗户玻璃上。外面的一切我什么也看不清,雨水在窗玻璃上横流,给玻璃蒙上了一层纱。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我被雨点砸在玻璃上的噼啪声弄得有点心烦意乱。于是决定随便走走。我开始在房间里踱步,一边走一边重新打量这屋子里的陈设。屋里有一张床,一张书桌,一架书柜和两把椅子。然而无论是书架上还是书桌上都空无一物,并没有任何一本书。书柜是空书柜,书桌是空书桌,床却不是空床。那张胡桃木制成的单人床上铺着一张皮,一张白色动物毛皮,没头没尾,看不出是个什么,个头却是不小。书桌和书柜皆是胡桃木的。椅子一把是白色油漆漆成的,另一把则是红色油漆的。

我有些困倦,重新躺在了那张不知名的动物毛皮上面。开始盯着天花板正中心悬挂着的圆形水晶球形吊灯发呆。时间正寂静无声地悄悄流逝。房间里没有任何计时工具:没有手表也没有时钟。我依靠着每天的日出日落、月圆月缺判断光阴的长度。

而今天,太阳第七十六次从窗户的右边升起,最后从左边落下。

“铛——铛——铛”时钟重重地敲了三下,那声音沉闷中透着清脆。凌晨三点了,我看了看窗外天还黑着,但是雨停了。过了午夜,现在是第七十七天了,我扳了扳手指数着日子。

等等,这钟是哪里来的?

大摆钟站在房间的一角,钟面黑黢黢的竟然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下方的钟锤一下一下有节律地摆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乔祎 人,只是社会的物种之一,个人,更是社会的微小个体,作为人的我们,或许很多时候都把我们自己无限放大了,其实...
    乔祎阅读 69评论 0 0
  • 在粉碎“四人帮”前,有一句顺口溜形象地概括了七十年代的电影状况,“中国是新闻简报,朝鲜是哭哭笑笑,越南是飞机大炮,...
    大西洋的马哈鱼阅读 59评论 1 2
  • 很早就想说一下我喜欢的这几段爱情故事。 现实中再感人至深流传千古的爱情也无法逃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凡尘考验!可今天我...
    莫奈花园里的兔阅读 118评论 1 1
  • 突然想起今晚会来一个人。 就这样一突然,便突然的来了一个人,她的嘴里喊着“大爷,小妹来了。” 她的突然闯入,着实让...
    文小怪阅读 79评论 1 3
  • 32.成为男人 来,喝碗酒来暖暖身子。 半坛都下去了,还不见有暖意,这三更半夜的哪有被窝暖和。 确实,真的是半坛下...
    文小怪阅读 39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