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

抛开尘世间的繁华,来到四单元门口,我欣喜地闻到了丁香醉人的香味——夏天舞台中的角色,也还得算它一个啊!

整个院子一共有五丛丁香,这从开得最为艳丽。一簇簇小白花挤在嫩绿肥厚的叶片间,骄傲地举起了召唤夏天的小“手”。它不在凌霄与金银花之间撒娇争宠,却恍如人间之上的天堂。伸出手采一枝,把密集的花朵凑近鼻尖,甜甜的气息浸满全身。纯白与淡绿相映衬着,相比凌霄盛开的火热,它出场的身影更显高雅。没有浮华的装扮,甚至引不来一只蜜蜂。低调不失典雅,清新又显高贵。这番修为,倒像极了莲花。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丁香就没有权利让自家的花开得和月季玫瑰那样的宫廷花一般绚烂。五环外农大校园里的丁香树有粉或紫,如夏天这位画家擎着刷子,蘸满颜料尽情涂抹。丁香这种植物就或许是大自然画得得最放纵而忘情的产物,有时又可以只弄一幅水粉,淡泊的小花更像渲染中的勾勒,配大片的淡绿环绕身边,恍惚间,观者身心都变得洁净了。

但是,丁香作为灌木,终究无法拥有攀缘在绿皮铁网上傲视群雄的权力。无奈间,只好静静呆在西方极乐世界修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隐秘的藏身之地反给予了这几丛丁香宁静的日子,而被小孩子们盯上的凌霄和金银花却只好是“一丝安静,只为奢侈”了。

不会有孩子们的频频打扰,自然并无担忧。转眼间,默默无闻的丁香早已不知陪伴我们走过了多少光阴。虽然它的存在甚至不为人知,但宁静何尝不会是另一种美,那些一时的瞩目可只是浮华。而丁香,正是不知多少在平凡中铸造伟大之人的人生写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