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花令:丁香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少爷写完这句诗词,放下手中的笔,叹了口气。

院子里的丁香花哗啦啦的抖了抖花叶。

少爷不知,继续翻阅书本。

他焦急的看向窗外,不多一会儿,小厮狂奔着跑回来,气都没喘匀,就着急要说:“少爷,中…中…”

“可是中了?”

“没中!”

少爷忍不住一个爆栗子敲在小厮头上:“没中你结巴什么?”

小厮忍不住委屈,但也不好反驳什么。

少爷转头,看向窗外的丁香花,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诶!”

丁香花再次忍无可忍的抖一抖。

小厮忍不住好奇问道,“少爷,又不是你不中榜,你这么唉声叹气做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少爷摇了摇扇子。“那文常兄怎么说也是我家远亲,他不中,我这怎么也得跟着伤感一二。”

小厮摇了摇头,得,少爷这是又做不出诗词,开始东愁西愁了。

少爷把小厮撵走,看着那一丛丁香花,继续叹气。

“诶!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愁啊,愁!”他话音一落,那丁香花再也忍不住了,一束光华闪过,少爷只觉自己被一个大力敲了脑袋。

“诶呦!谁打我?”他痛叫一声,抬起头,入目的是一身白紫相间的衣裙。

“打你怎么了,本姑娘打的就是你!我这花在这里开得好好的,你这人,怎么一个劲儿的在我面前唉声叹气,还吟些莫名其妙的诗词,本姑娘今天本来极好的心情被你这人给生生破坏了。我看你不愁吃穿,不求功名,有何可愁?”

那突然出现的姑娘言语极快,把少爷听的愣愣的。

他呆呆的看着这美貌的姑娘,本能的回答道:“不愁,怎么做出好诗词?”

这话把那姑娘气笑了,她冲进书房,拿下那些诗词文集,摊在他面前:“真正的好诗词,那是嬉笑怒骂皆可入诗,写的好了,什么都不怕。你这小子年纪轻轻的,知道什么是好诗吗?”

“哦…哦!那我该怎么写?”

“诶,算了,我来教你!”

“哦…好!”少爷更愣了,姑娘看了一眼,暗骂他呆子。

“那…那我能请教姑娘芳名吗?”少爷突然想起来,问她。

“我叫丁香,不过我教你东西,你要叫我夫子才是。”

“夫…夫子。”

“诶?你这小结巴脸红什么?”丁香疑惑的问她,却看着少爷的脸越来越红了。

真奇怪,丁香想。

自那以后,丁香就日日带着少爷读诗,她见多识广,少爷日日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这诗词里不免多了些情情爱爱。

丁香满意点头,却丝毫表示没有,让少爷忍不住失落不已。

丁香反而夸道:“你这诗词进步甚快,终于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了,纵然有愁,但也不假。”

少爷默默伤心,然后,做的诗词愁意更浓。

丁香欢快的蹦哒,到处跟身边的小妖精炫耀,她偷偷看着凡人学了那么多年的四书五经,做出无数首诗词,但带徒弟还是第一回,且一带就是个这么厉害的,她自然很是开心。

众妖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少爷,然后转身,对着丁香骂一句:“呆子!”

“我才不呆,呆的是他!”丁香指着少爷,少爷笑得无奈。

不识丁香,少爷的的确确是不知道什么是愁,自从认识了丁香,他才知道古人为何见了丁香都寄托愁思。

丁香没心没肺的跟着少爷混了好久,来人了,她就隐去身形,这些年,竟无一人知道她的存在,只知道少爷爱把自己关在书房,不喜打扰。直到少爷成年了,该到了结亲的年纪。

那一天,少爷喝的酩酊大醉,丁香怎么劝,也劝不住。待少爷晕倒前,他死死抱住丁香,声声问她:“我不愿与别人成亲,你可愿嫁我?你可愿嫁我?”

丁香挣扎,少爷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抱得很紧。

丁香不得已,用了法术,敲晕少爷,把他放到床上。

她倒是没走,但用术法唤来了石头精,她疑惑问她:“他非说要娶我,但我是妖,他难道不知道?”

石头精忍无可忍:“他喜欢你,你一直不知道吗?”

“我是朵花,我这么漂亮,他喜欢我不是自然吗?”丁香疑惑。

“你这个傻子,惹了人家少年郎的思慕,竟还是这般懵懂,真真是作孽。”

“啊?作孽?”丁香一听,顿时急了,“我原以为花精花妖引人喜爱是本分,现在才知是作孽,我错了,我再不要见他了!”

说到做到,丁香照顾少爷直到他快要醒,见他要睁眼,忙躲避开来。

石头精看着这愁人的小花,但也无可奈何,她修为不及丁香,少爷看不见她。

“丁香!丁香!”少爷焦急的寻了满园,可花匠也焦急,他明明种了许多丁香,可一夜之间都没了。

少爷这般心疼样子,看来极其喜爱,这下可如何是好啊?

“丁香!你为何这般绝情?”少爷蹲在那光秃秃的地上,哭的伤心。

这可吓坏了府中人,他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围着少爷团团转。

少爷病了,卧床不起。

他梦中呢喃的叫着丁香,夫人寻了全城的丁香,要给他送来,可每每那丁香到他面前,却都莫名其妙的消失。

少爷笑得更苦了,日日煎熬,日日不见心中那身影,苦熬着,熬的久了,丁香看着也心疼,但她咬咬牙,就是不出现。

一日,原本卧床不起的少爷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坐起来。他跪在母亲面前。

“你当真要出家?”夫人震惊,“你到底怎么了,好好的,怎么成了这样,你要不想成家,母亲不逼你就是。”

少爷面色苍白,眼含绝望:“我心意已决定,母亲莫要再劝了。”

夫人含着热泪,可少爷却一意孤行,只骑了一匹快马,连夜,离开了府中,前往寺庙而去。

路上,他寻觅着四周花草,无一抹熟悉的身影。

寺庙在西山上,为显虔诚,少爷弃马,要徒步上去,他本是个富家少爷,瞒着家中人出来,还没仆从,爬了一小半,就累的气喘吁吁。

恍惚间,他又看到了那抹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

“丁香!”他轻生唤道。

可再仔细一看,那人儿却又消失不见。

他忍不住苦笑,终究是他的妄想罢了。

摇了摇头,少爷站起身,继续向前行去。

这条路,他也跟着家丁来过,可越行,他越觉的前方有异。

一丛丁香花,拦住路口,让少爷怔愣了许久。

他强按住心中万千情绪问:“可是你?”

那花叶抖了抖,熟悉的亮光一闪,丁香的紫衣出现。

她目光躲闪,不敢看他。

“石头说,若我再躲着你,就真真该造孽了,你这个傻子,天下貌美女子这般多,你怎么就盯着我这朵花妖?”

“因为自见过你,世间女子再如何貌美多才情,我都看不到了。”少爷笑着,轻轻拥住丁香,就仿若拥住了全世界。

自此以后,满园的丁香花又回来了。

此花常开在府邸中,尤其是少爷与少夫人的院子中,最为繁盛,成了一谈佳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