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致敬“疫情之下的逆行者”〗

    “有人在繁华中沉沦,而总有人挺身,在本该酣梦的时分,用身体抵住死亡的门。”——题记 我合上苹果笔记本,手中的卫生纸不停地被濡湿,泪水依然在脸上纵...

  • 随手记

    我站在窗前。 天蓝得温存而柔软,无一丝芜杂。街道上是宁静的,一辆车也不会经过,一个人也不会走过。在这本该活泼可爱的世界里,如今已经寂然无声。只偶...

    0.2 33 0 2
  • 120
    随手记(于20.1.10)

    结束了…… 这就结束了…… 我伸伸懒腰,看着她快速地把卷子拿走,看着穿着红色卫衣的班主任推开门走进来,看着大家兴奋地相互对答案……六年级上学期,...

    0.1 25 0 1
  • 120
    随笔

    数学考试已经过去。 判语文卷子几乎把班主任累到半死,他走进教室时把手里的东西几乎是甩到桌子上,满脸阴沉。我本是考完试就要走,这时候也不敢打断他。...

    0.1 15 0 1
  • 〔怒〕

    狂风肆虐着,粗暴地掀起我的帽檐, 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只好顶着狂风前进, 不知脚下的路是假是真。 听到身后稚嫩的呼唤, 回过头挤出一个笑容。 不...

  • 关于对与错的感悟

    对与错,从来都不是绝对的。说起某件事,究竟谁对谁错,也不一定。它只是一把摆不平的尺子,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另一个模样。法家和儒家心中的对错,辩...

  • 房间里的爬山虎

    有一个人,住在一栋房子里。 有一天,房子的墙角长出了一枝爬山虎。 那个人注意到了,但他并没有去管它。 他背过身,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爬山虎的势...

  • 『秋』

    肆虐的狂风在空中翻卷,吹得帽檐下棕色的长羊绒上下翻飞。但是脸颊并不太冷,暖暖的纱巾环在脖子上,至少也是挡风的一道屏障。况且虽已入秋,但风并不绝对...

  • 写作

    当我第一次拿起一根笔面对空白的纸页时 我就清楚 这注定是场漫长的旅程 但我还没想到放弃 只是知道这是一切的开端 我不断地尝试 不停地深入了解他...

    0.2 76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