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症:故事的结局,已写在开头

老袁摸着小袁那煞白又冰凉的脸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笑着说:儿子啊,愿天堂没有孤独症……


七十年代,高中毕业生,当时的老袁在所有人眼里绝对是高级知识分子。毕业后没多久进了当地效益最好的国企,深得领导赏识。经媒人介绍成婚,次年得一子,取名小袁…

老袁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妻子在家里相夫教子。普普通通的家庭,普普通通的生活,老袁和爱人很满意当下的生活状态。

那年老袁二十岁,小袁刚出生,剧情本该朝着幸福美满的方向发展…


小袁快两岁了还不会说话,他们觉着自己的孩子可能有点笨,学话晚…

可时间长了,他们发现小袁越来越不对劲,目光呆滞,不敢和人对视,眼神飘忽。把老袁买的玩具全部用剪刀剪得稀碎,剪不动的就拿起来往都上撞…

老袁和爱人带着儿子四处寻医,所有医生给他们的答案差不多一样:小袁脑部发育有问题,且目前的医疗水平无法医治…

简单来说:这孩子是个傻子,而且很可能会傻一辈子。

那年老袁二十四岁,小袁四岁。


老袁的爱人一直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于是提议把小袁丢掉,却遭到脾气暴躁的老袁一顿毒打和辱骂,知识分子的爆发比土匪更可怕。

老袁的爱人没敢再提过丢掉孩子的话,没多久,她没有留下一句话和一字书信,走了。从此渺无音讯。

老袁没有去任何地方找过她,也没有向任何人打探过她的消息。老袁说:连结婚证都没有的婚姻,连自己的孩子都要丢掉的女人,走了就走了…

那年老袁二十六岁,小袁六岁。


小袁的记忆力出奇的好,哪怕床单铺反了方向,也能引起他的注意,坐在床头“鞥鞥”的闷声抗议。

一次深夜,爷爷被砸墙声吵醒,打开灯看到小袁正坐在墙角“咣咣”的用头撞墙,原因是枕头被换了。爷爷没有办法把小袁绑了起来,引发了小袁的第一次癫痫发作…

第二天,老袁把儿子带走了,跟他挤在单位的宿舍。

宿舍里,小袁飘忽的眼神看着老袁的胸口,轻轻地喊着:“爹,爹…”,这是小袁长这么大第一次喊爹…

老袁把头埋在被窝里,哭得昏天黑地,却不敢发出声音。

那年老袁二十八岁,小袁八岁。


单位的领导知道老袁的情况,给老袁单独分了一个独立的小宿舍,爷俩接下来的几年都在这个小宿舍里生活。

有一天,一个同事串门跑到老袁的小宿舍,老袁在加班。

这人逗小袁:你娘在哪里呀,她是不是不要你了……

从来没有伤害过别人的小袁被彻底“激怒”了,上去咬在了这人的胳膊上,拉扯的过程中推翻了屋里的煤球炉,着火了…

单位把责任全部归在了老袁身上,他被劝退了。

老袁没有责备被烧伤的小袁,也没有责备被严重烧伤的同事,没有同事在火海中拼了命的护着小袁,可就不是被烧伤这么简单的事了。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手拉着手消失在单位的门口。

那年老袁三十二岁,小袁十二岁。


老袁不是没有给小袁找过学校,而是没有任何一所学校愿意收这个傻子。

没有收入来源的老袁开始卖苦力,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干。最后稳定在了建筑工地,因为这里可以随便住,找一层刚建好的楼房用钳口和钢管搭个架子,再找一块旧木板铺在上面就是床,这里就是爷俩的家。

老袁在工地上是文化水平最高的,不会写字的工友们需要给家里写信的都来找老袁,他分文不取,所以人缘特别好。

一次脏兮兮的老袁带着小袁去街上赶集,小袁冷不丁的拿起一只地摊上的鞋子就跑,一群人围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老袁死命的护着儿子哀求着:别打啦,他是个傻子,求你们别打啦,他是个傻子…

一群人打过瘾以后散了,他们好像明白了正常人应该不会只偷一只鞋子。

同样的鞋子,老袁也有一只,另一只被工地上的野狗叼走了,小袁以为这是被野狗叼走的那只,爸爸的鞋子…

那年老袁三十八岁,小袁十八岁。


这一年,老袁听说了一种病,叫做孤独症,又叫自闭症,和自己儿子的症状一模一样。

老袁还听说了,这个病能治…

于是老袁开始遍寻“名医”,却屡次被骗,用光了几乎所有的积蓄。

工友说他:你被骗一两次还情有可原,可都被骗这么多次了怎么还不长心?

老袁:为了我儿子,哪怕有一丝希望,我都愿意相信…

工友叹了口气摇摇头离开了。

老袁看着原地打转的小袁,哭着说:儿子啊,爹没本事,爹对不起你啊…

小袁听到父亲的哭声,打着转走到老袁跟前,用头在老袁的胸口上蹭啊蹭啊…嗓子里发出“鞥,鞥”的声音…

后来,一位研究孤独症的老医生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找到了他们。

经过诊断和测试,老医生告诉老袁:当下的医疗条件,没有任何一种假说能从根本上完美的解释孤独症的病因。小袁属于重度孤独症患者,心理年龄(智商)绝不超过三岁。他无法用点头、摇头、摆手等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意愿。目前没有办法治疗。

老袁反倒松了一口气:既然治不好,我就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了,可能是上辈子欠他太多…

那年,老袁四十五岁,小袁二十五岁,千禧年。


老袁:儿子啊,在外面不要伸手去拿别人的任何东西,记住了吗?

小袁:鞥…

老袁:儿子啊,迷路了就把你手上带的环儿给身边的叔叔阿姨看,他们会带你回家,记住了吗?

小袁:鞥…

老袁:儿子啊,过马路一定要等绿灯的时候才能走,有车的话让车先走,记住了吗?

小袁:鞥…

……

老袁几十年来不厌其烦的给小袁唠叨着,小袁从来不嫌烦,每次听得都很兴奋。


2006年,医院停尸间

老袁呆滞的看着小袁僵硬的尸体:儿子啊,爹一直在想我走了你可咋办呢,现在好了,爹不用担心了…

老袁摸着小袁那煞白有冰凉的脸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笑着说:儿子啊,愿天堂没有孤独症,你要一路走好…

老袁笑了很长时间,笑着笑着哭了,最后泣不成声:儿子啊,你这下轻松了,爹可咋办呀?

小袁很遵守交通规则,绿灯剩下不到十秒钟的时候都要等下一个红灯再走。

这天小袁一个人过马路去找爸爸,被一辆右行的货车撞倒,小袁走的是绿灯,拐弯的货车走的也是绿灯,临咽气之前小袁嘴里支吾着:爹,爹…

那年,老袁五十一岁,小袁三十一岁。


本文创作灵感来源于西安心心特殊儿童发展中心,一所自闭症儿童学校。感谢院长张妈!感谢风雨无阻每周去为他们付出劳动和爱心的义工们!希望可以以微薄的能力帮助这个特殊的群体,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并理解他们。

本文故事内容纯属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