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中的希望

雪儿终于飘落下来了,飘到这个孤零零的山洞口,飘到孤零零的黑风身上。在雪中,黑风似乎又看到了妈妈,看到了雪灵儿的身影。一种温暖从黑风内心涌起,虽然他现在是一只孤狼了,可是还有雪儿陪着他。妈妈随崖天叔叔被雪儿慢慢覆盖,雪灵儿随金雕消失在漫天的雪尘中,这是他对两位亲人最后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中,她们都化作了雪。现在又来到他的身边陪伴着他。

雪灵儿被金雕叼走之后,黑风怀着一种不放弃的的希望,挣扎着向金雕飞向的方向追去。他幻想着假如金雕在飞行的半路上体力不支,再加上雪灵儿的挣扎,说不定会放开雪灵儿,大地被雪覆盖着,像柔软的被子,雪灵儿即使从空中掉下来也不至于摔死。说不定就会在某一个山坡上等着他,他们又会相会,继续一起过那种平淡快乐的小日子。

金雕是向北方飞去的,那里靠近狼群生活的那个大湖边。黑风又重新经过他和白雪妈妈、崖天叔叔还有雪灵儿一起走过的路。路上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一草一木都闪现着亲人们的身影。但是,他却始终没有看到雪灵儿的身影,只有漫山遍野的白雪。但是,黑风不相信命运,他想即使找不到雪灵儿,也要找到雪灵儿的尸骨,即使找不到雪灵儿的尸骨,也要找到那只该死的金雕,要用他尖锐的牙齿,咬碎金雕的颈骨,将它撕成碎片,告慰雪灵儿的在天之灵。

黑风没有想到他竟然成功地复仇了。

黑风瘸着腿,爬了好几座山,饿了他就找老鼠洞抓老鼠吃,渴了他就大口地吞雪。伤腿一走路就会疼痛,但是他咬着牙坚持。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坚强,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股力量,他已经不害怕任何东西,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不重要了。在他心中最重要是找到雪灵儿的希望,是复仇咬死金雕。他不愿意就这样被命运摆布,即使自己粉身碎骨,他也不愿意成为命运的玩物,他要打败命运一次,为此在所不惜。

整整过了一天一夜,晨光刚刚显露,黑风前面又出现了一座山,虽然已经极度疲惫又饥饿,黑风还是毫不犹豫地向上爬去。寒风卷着雪花,向他吹来,他的两眼迷离着,一步一步向上爬去。在半山腰,他抓住了一只躲在岩峰里的老鼠,吃了老鼠之后,总算不那么饿了。他靠着岩石休息了一下,正要继续向上攀爬,突然“咕咕,咕咕”,一阵刺耳的叫声从山顶传来。黑风听得清楚,他立刻判断出这个叫声一定是发自叼走雪灵儿的那只金雕。狼的听觉是非常灵敏的,狼对声音的区分能力也极强,相隔很远的狼,就是通过叫声确定彼此的身份,况且这个金雕的叫声在脑海中闪现过不知成千上万遍,所以黑风很清楚,就是这只金雕叼走了他的爱人。黑风从岩石旁边伸出头去,隐隐约约看到山顶有一个东西在动。他知道这就是金雕无疑。

黑风内心激动,终于找到这只可恶的金雕的巢穴。他想要慢慢靠近,趁着这只金雕不注意,扑向它,先用爪子按倒它,接着用牙齿咬断它的脖子。黑风也知道这不容易,首先金雕的视力敏锐,除非他非常小心,移动地很慢,否则极有可能被金雕发现,再就是金雕是凶猛的猛禽, 如果偷袭不利,金雕一定会猛烈反击,他的前肢还在疼痛,或许不小心就会摔倒,说不定金雕又会像抓起雪灵儿一样,将他抓起,带到空中,然后摔到地上,活活将他摔死。黑风知道自己必须万分小心,才有可能杀死这只金雕。

黑风匍匐在地上,一点点,一点点地向山顶爬去,那只金雕似乎安静地躺在巢穴里,并没有发现黑风。一百米的距离,黑风足足爬了有一个小时。终于黑风看到山顶金雕巢穴伸出的树枝了。他更加小心地爬到巢穴下面。在这个位置,他知道自己只要后腿用力一蹬就可以扑到巢穴里。他估计金雕趴在巢穴正中,于是调整自己的位置,使自己可以扑到巢穴正中间。成功就在眼前了。黑风平静了一下,用力一蹬,身体跃起,一切把握地都很准确,正扑向巢穴的正中位置。可是黑风却发现自己扑了一个空,身下并没有金雕。他正在疑惑,却猛地感到后背一阵疼痛。他急忙一个翻滚,将身体翻到一边,这才发现那只金雕竟然正凶狠地用尖尖的鹰嘴啄他。见黑风翻过身,那金雕竟然直冲黑风的眼睛啄来。金雕的攻击凶猛有序,看来它早就发现了黑风,就等着黑风扑倒巢穴,它好向黑风进攻。黑风急忙躲闪,金雕没有啄到他的眼睛,却啄到了黑风的脖子,直接拔下来好多狼毛,黑风疼得直咧嘴。黑风的前肢还在疼痛,他这一躲,前肢不稳,竟然前肢直接跪在了地上。黑风心里懊恼,心想这只金雕好生狡猾,只要它再啄一次他的眼睛,他就成了瞎眼狼,任由金雕摆布了,不仅报不了仇,自己也要葬身雕腹了。不过事情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转机,也许是金雕大意了,也许是它被成功冲昏了头脑,这只金雕竟然又向黑风的脖子啄去。黑风这次一没让金雕赚便宜,他猛地一甩头,迎向金雕。黑风使了很大的力气,结果沉重的狼头砸到了金雕的脖子和山半截身体,金雕被冲出去一米多远,差点跌出巢穴。

金雕重新站了起来,凶狠地盯着黑风,黑风也瞪着金雕。突然,黑风好生困惑,为什么这只金雕不赶快飞到天上呢?刚才它想偷袭我,或许这是它没飞到天上的原因,可是现在它已经在地面不具备优势,为什么还在地面上?

黑风的目光落在了金雕的翅膀上,这时候他看到金雕的一直翅膀上好像插着一个什么东西。仔细一看,他才确定,那是一只人类的箭镞。原来,这只金雕被人类射中了翅膀,没有办法飞行了。黑风大喜,他挣扎着站起身,一瘸一拐地逼近金雕,露出尖锐的牙齿。小样!在陆地上,你一只受伤的鹰只能是我的猎物!这时,他看到金雕眼里闪现出恐惧,突然金雕扑哧了一下翅膀,飞出巢穴,却又跌到了巢穴下的雪地上,黑风紧跟着扑了过去,金雕想要再次飞起来,却让黑风咬住了大腿。黑风将金雕按在地上,忍着疼痛将前肢压了上去,金雕发出绝望的咕咕声,黑风松开嘴,又猛地咬向金雕的脖子,只听“咔吧”一声,金雕的脖子被黑风咬断了。金雕终于一动不动地死了。

黑风松开嘴,急忙返回金雕的巢穴,用鼻子嗅着,四处寻找着可能是雪灵儿的遗骸。可是黑风发现了兔子、山羊的遗骸,却没有发现雪灵儿的遗骸。在这一路之上,黑风无时无刻不再努力捕捉着空气中雪灵儿的气味,可是他并没有发现哪怕一丝一丝的雪灵儿的气味。在金雕的巢穴他也没有雪灵儿的遗骸。

一个想法闪入黑风的脑海,或许雪灵儿真像他所期望的那样顺利地逃脱了!黑风激动地心脏砰砰地跳。可是他转念一想,如果雪灵儿逃脱了,也肯定应该往回赶,凭着狼敏锐的嗅觉,他和雪灵儿一定都能够嗅到彼此的气味,一定会在路上重逢。可是一路之上为什么没有一点雪灵儿的气味呢?黑风观察着巢穴四周,他有一种感觉,一定能够在金雕的巢穴这里找到雪灵儿的蛛丝马迹。他是从巢穴的南侧山坡爬上来的,在巢穴的北侧是一个更陡的斜坡。黑风仔细观察着,突然他在北侧斜坡上发现了一道浅浅的雪槽,虽然雪花重新盖住了这道雪槽,但是仍然可以看出那应该是一只和黑风差不多大小的动物滑落的痕迹。黑风想下去到那坡上,用他的鼻子嗅嗅这道雪槽是不是雪灵儿留下的。可是悬崖好陡,四周也没有可以绕过去的缓道,怎么办呢?如果直接滑下去,极有可能控制不好速度,撞到半山腰那些岩石上,轻则脑震荡,重则殒命。黑风很是着急,这个时候他的视线突然落到了巨大的鹰巢上。鹰巢是用坚硬的树枝做的,铺在山顶几块岩石的夹缝上。树枝之间相互交错,形成一个圆形的坚固的巢穴。为什么不能趴在这个巨大的巢穴上滑下去。这样粗糙的树枝会控制下滑的速度,即使撞上半山腰的岩石,也不会伤着自己。黑风想到这,立刻用嘴咬住巢穴一端,往下拉,巢穴很重,黑风费了老半天的劲才把巢穴拉下来。黑风先把死雕拖到雕巢里,这样可以增加巢的重量,等他下到山下,还可以吃掉死雕,补充能量。他调整好角度,猛地扑到巢穴上,顺着这股冲力,巢穴快速向山坡那道雪槽的方向冲去。黑风只感觉四周雪花飞溅,扑到他的眼睛上,让他睁不开眼,滑了有一会,鹰巢好像撞到了岩石上,把他从鹰巢上抛了出来,他的身体重重摔在了厚厚的积雪上。还好,雪层减缓了撞击的力量,他感觉自己没有受伤,当他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正在那道雪槽的旁边,而一股熟悉的味道也在空气中弥漫着。是雪灵儿的体味!黑风猛地站了起来,前肢的疼痛似乎也消失了,他顺着雪槽往下嗅着,直到在一块岩石旁,雪槽消失了。黑风用前肢趴着雪,然而雪层之下并没有雪灵儿的尸体。然而他却发现了雪层之下有好多杂乱的脚印,那并不是一般动物的脚印,那是人类的脚印,那脚印在岩石旁零乱地分布着,又延伸到远处的乱石横生的山谷,看来还有不少人。

想起了金雕翅膀上的箭镞,一副场景浮现在黑风眼前。那是可恶的金雕叼着雪灵儿一路飞向巢穴,雪灵儿虽然挣扎着反抗,然而却由于被金雕抓住腰部,不能咬到金雕。就这样金雕飞到了巢穴上空,它想将雪灵儿抛到巢穴下的山谷的乱石堆里摔死,然而当它往下俯冲时,却被埋伏的人类猎手射中了翅膀,无奈只能丢下雪灵儿,挣扎着飞回巢穴。而雪灵儿摔到了山坡的厚雪堆里,向下滑去,却不幸撞到了岩石,受了伤,然后被人类猎手抓走了。岩石旁没有血迹,也没有打斗的痕迹,说明雪灵儿可能当时昏厥过去了,所以被人类猎手轻松捕获。雪灵儿的气味还很浓,说明人类猎手抓走她还没有太长时间。黑风内心燃起来希望,说不定只要他赶得快,顺着人类的脚印和雪灵儿气味,他就可以找到雪灵儿,想办法把她从人类手里解救出来。黑风狼吞虎咽地吃掉了大半个金雕,补充了一下能量,然后不顾一切地顺着人类的脚印向前追去。

追了半天,黑风眼前的视野突然开阔了,一个巨大的湖泊呈现在黑风面前,那湖泊广阔,虽然寒冬但是却未结冰,定是四周山脉温暖的泉水汇聚而成。雪花飘到湖面上立刻就消散了。脚印消失在岸边,黑风向湖面看去,远处有隐隐约约的对岸的山脉,黑风不知道人类是怎么渡过这个湖泊的,但是他相信人类一定采用了什么办法渡过了这个湖泊,到了对岸去了。黑风没办法渡过湖泊,就算是游泳也要数天的时间。在没有食物进食的情况下,黑风很快会没有力气,淹死在湖里。黑风没有犹豫,立刻顺着湖边,向对岸山脉所在的方向奔跑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千余公里的阴山山脉。 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
    温克雷阅读 2,227评论 0 11
  • 文/F孤 《岛》是英国作家维多利亚·希斯洛普第一部长篇小说,发表于2005年。《岛》讲述了希腊克里特岛上以佩特基斯...
    F孤阅读 1,196评论 2 0
  • 篝火散发着阵阵温暖,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瓜子脸的英俊少年凝视着跳跃的火苗。少年有着一双特别黑亮的眼睛,我们就姑且称...
    温克雷阅读 178评论 0 0
  • 从没考虑过他们不开心是怎样,原来放弃也比这样好
    SpeedForce阅读 83评论 0 0
  • 练习日期:04-24 节目序号:1 节目名称(插入链接)心锁http://m.ximalaya.com/32667...
    芦苇箐箐阅读 37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