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自由?先从“不要脸”开始吧......

我们先来认识一位心理学大神——维克多·埃米尔·弗兰克尔,存在-分析学说的领袖。

他写过一本书《追寻生命的意义》,里面讲述了他活着走出纳粹死亡集中营的硬汉经历和心理过程。

他的父母、妻子、兄弟都死于纳粹的魔掌,而他本人也饱受凌辱,历尽酷刑。

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产生了一种全新的感受,后来被称为“人类终极的自由”。

虽然纳粹能控制他的生存环境,摧残他的肉体,但他的自我意识是独立的。

可以自己决定外界刺激对自己的心理影响。

这时候的弗兰克尔教授成功做到了传说中的:

1.坚持;2.不要脸;3.坚持不要脸。

从理论层面看“人类终极自由”就是“不要脸”。

饱受凌辱时,弗兰克尔想象纳粹在和自己拍电影;

历尽酷刑时,弗兰克尔想象纳粹在给他松骨;

亲人去世时弗兰克尔想象大家都去了天堂;

这一切他都平静接受,完全不受影响。

“不要脸”的弗兰克尔就是这样,通过不断修炼,将内心的自由种子培养到超脱纳粹的禁锢。

最后写下了“不要脸”的传世秘籍:

“人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剥夺,唯独人性最后的自由,也就是在任何境遇中选择自己的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不能被剥夺”。

我的一个朋友就深得其中精髓:

记得他曾因为某件事被领导骂得狗血淋头,后来朋友只和我说了一句话:“他骂得一点也不难听”。

别人的训斥可能使我们痛苦;

别人的侮辱可能使我们生气;

别人的歧视可能使我们难过。

但我们是不是可以“不要脸”的不在乎呢?

《兄弟》里的李光头在扒女厕所被抓后并没有在他人的指指点点中羞愧。

反而用自己看到了什么,勾起了男人们的好奇心。

然后在缺吃少穿的年代换了五十六碗阳春面,吃得不亦乐乎。

其实每个人在面对责难、羞辱甚至打骂时,都可以选择不在乎的。

就像我朋友做得那样:TA们骂得一点也不难听。

也可以像李光头那样:想知道我干了什么?拿面来换。

现在看来,世事都怕“认真”二字。

总是“要脸”的在乎别人的看法和指指点点的人,只会被束缚做不了大事。

而一个“不要脸”的人失去的只是枷锁,而他们获得的是整个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