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相爱的那个永远不在身边,在身边的这些始终不是最爱

1

第一次见到你的场面现在想起来都还是会笑出声来,那天隋月的新男友请我们吃饭,我心情刹好便毫不客气的点了大碗,一下午的数学课使我脑力心力统统交瘁以至于胃口大开,所以当面端上来的时候我果断选择抛弃形象,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

我正吃得起劲,他突然站起来说要介绍几个朋友给我们认识,我抬起头便看到了你,你逆着光朝我走来,我眯着眼睛,看不清你的脸,只看得到你和记忆中程航完全重合的身影。嘴里含着的面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然后便呛着了。

隋月递给我一杯水,看着我满脸通红的喝下,拍拍我的头语重心长的说:“乐颜呀乐颜,帅哥何其多,小命更重要啊!”我在众人的一片哄笑中默默的把头往碗里塞。

很久之后我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你笑了笑说:“就是从你被呛到流眼泪眼睛还一直盯着我的时候,我当时就在想,我到底是多有魅力啊,可是...”你顿了顿,脸上分明还挂着好看的笑,眼里却满是忧伤。“可是我不知道,你在意的,是我身上存在的,另一个人的影子。”

因为正处于热恋期。约会的次数自然少不了,但由于校规的严格,所以总是都要拉上我们几个电灯泡作掩护。

每次他们站在一起打趣聊天的时候,我总是站在一边啃着火炬偷偷的观察你。我发现你虽然样子很像程航,但性格完全不同。程航脸上有很好看的酒窝,待人和善,跟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微笑,让人不自觉地就想要靠近。而你的身上,有一种很强大的磁场,让人不敢靠近,你虽然站在他们之间,却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听。

你好像发现了我在看你,回过头来看我,我慌忙低下头躲开你的目光,手里的可爱多被我啃得惨不忍睹,我透过人群看你,你看着我,嘴角扬成一个“一”字。我大胆地抬起头,朝你做了一个很丑的鬼脸,这下,你索性指着我大声的笑起来。

自此之后,隋月就一口咬定,我和你之间有猫腻。

-

程航个子很高,鼻子很挺,皮肤很白,模样很帅,笑起来眉眼弯弯左眼下有一颗很浅很浅的痣。所以像他这样的男生,理所应当是有很多女生喜欢的。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不认识我。

2

你是有女朋友的,隋月拿出你们出去玩的照片来给我看,而我独独盯着你不放,隋月指着你怀里的那个女生哇哇大叫:“诶呀,这妞也太漂亮了,乐颜你危险了啊。”

我跳起来打她,转身撞上了刚刚走进来的你,隋月好事的拿着照片问你,你却含笑着将我打量了一遍问我:“你觉得她怎么样?”

我像是被点了穴,一下子没了所有的情绪,看了你好久,最后才吞吞吐吐的说:“你女朋友很漂亮。”

其实早在之前我就已经见过她。

下着大雪的夜晚,我一个人抱着织了半截的围巾绕着垃圾桶转了好几圈,这是我和程航最后一点的关联,我咬了咬牙狠心的扔下它转身。

这么冷的天气里小区里居然还有一对小情侣,男生穿着长款的墨绿色大衣,女生倾斜着身子趴在男生怀里旁若无人的拥吻着。我傻气的站在那里看,被男生用余光看了个正着,尴尬的连忙双手合十的用口型说抱歉。男生嘴角的笑意挡不住的涌出来,我跑回垃圾桶捡起刚扔下的围巾头也不回的跑回家。

-

我喜欢程航,是传说中很土气的一见钟情。

为了让他认识我,我设计了犹如电影里的故事情节一般的相识。我故意发错信息,他回过电话来,我声音抖抖的感谢他好心的告诫,然后隐含的告诉他我们在一个学校。我们每天都会互发短信,却一直未曾同他见面。

喜欢他的方式有很多种,我选择了远视。

3

恋爱中的人们真矫情啊,连愚人节都要拿来庆祝。

我坐在KTV的大沙发里看着隋月扭着大屁股一首一首的唱情歌。你在旁边一杯一杯的喝酒,我忍不住伸手去拿了一杯却看到你对我意味深长的笑意。

停电的时候我正对着厕所的镜子挤弄脸上刚串出来的痘痘,“哗”的一下镜子里就没我的脸了。脑海里各种鬼片的女主角全蹦出来,我一个人站在厕所里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然后自己猛的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我听见你舒缓好听的声音在跟我说,乐颜,别怕。

我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小声的问你:“你怎么会来。”

黑暗中,我听见你轻笑的声音,呼在我耳边,你呢喃道:“因为我猜,你在等我。”

我紧紧靠在你怀里,生怕你被吞噬在这黑暗中,在这短暂的时光中贪婪的拥有着你的温柔。

-

我还记得初二那年的元旦晚会上,程航拿着麦克风干净透彻的嗓音,把梁静茹的一首《可惜不是你》唱的委婉动听。那时候我总觉着他的眼睛是看着我的。我握着手里刚买回来的两坨毛线,跟着台下的人群拼命的喊着他的名字。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围巾织成的时候,就跟他告白。

4

隋月喝着果汁,声音很轻却又坚定无比:“我不是不希望你幸福,可是乐颜,景凡他不适合你,他在外面怎么乱搞我不管,可若是你,我就不准。我再介绍帅哥给你认识好不好?”

我哑口无言。

其实这些我都知道,你的女朋友在校门口等我,美曰其名的说事情我喝咖啡其实也无非是警告我离你远一点。

他们都不希望我们在一起。隋月介绍男生给我认识,你的女朋友也把你看得更紧,大家都尽量避免我们见面,即使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总是把我们隔得很远。

我翻点着手里的照片,照片上我千姿百态的样子醉酒的,大笑的,撅嘴的,这些是你刚刚塞给我的。我开始相信他们说的话,你也许有点喜欢我了。

-

围巾织了一遍又一遍,总是到半截就被我拆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自尊心作祟,十四五岁年纪的女生,总觉得由自己先开口会丢脸。

男生也在电话中约了很多次,我却自命清高的统统拒绝。也不是没有想过冲到他面前说一句我喜欢你就匆忙抛开,可是又怕男生记不住自己的脸。

反复练习了很多遍,告白这件事也还是被各种理由慢慢搁浅了下来。

至少在他没有女朋友之前,我还是有机会的。总是这样恰如其分的安慰自己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5

听说你与那个女生分手的时候弄了很大的场面。女生站在高高的教学楼上威胁你,你却冷笑的拿着便当坐在一旁看着她说:“随便你,我只爱XX。”后来女生终究是没有跳下去,XX的真实姓名也被传成了好几个版本,有次次都考第一名的四眼妹,有隔壁学校的校花,有学校里出名的夜店妹,但是不管怎么传,都把我隔得很远。

这个故事真实的版本是隋月讲给我的,你铁了心的要和女生分开承诺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只要不拖泥带水。后来女生的哥哥带人把你拖到巷子里面打,你不许兄弟们帮你也没有还手,被打的青一片紫一片鲜血直流却愣是没吭一声。

最后你躺在地上舒缓的笑,你说终于一切都结束了。你说你要清清白白的和我在一起。

隋月看着我,耸耸肩轻声的说:“乐颜,我放心把你交给他了。”

我面无表情地听完整个故事,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窗外有鸟鸣的声音,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清新的令人着迷。太阳很大,晃得我有点睁不开眼睛,宛如初见你时的明亮。

我缓缓的吐气,隋月微微笑的脸和你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被放大。

“可是你们从来就没有问过我到底爱不爱他。”

-

抱着一大摞补习书蹲在物理老师家门口没精打采的看着表, 一双洗的发白的球鞋踏进我的视线里,顺着脚往上看,鞋的主人正疑惑的看着我。

“程....程航?!”我吓得跳起来,手里抱着的书散落了一地。

“你认识我?”

“不……不认识,不认识。”

他没有戳破我的谎言,蹲下身子帮我捡起来掉在地上的书,用手轻轻的点了点我的脑门。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失去了呼吸,心里突突的像是有好几只兔子在乱跳。

“你是来找舅舅补习功课的吧。他今天有事情。你把手机号给我吧,等他回来我让他打电话给你再约时间,好吗?”

我颤颤抖抖的从兜里拿出手机来递给他,手机铃声想起的那一刹那我们两个同时屏住连呼吸。他是因为震惊,而我是因为追悔莫及。

“你是周乐颜?”

我看着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转身跑走了。

6

你来找我的时候,我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你,还有程航,我坐在一支大大的秋千上,晃呀晃得喊你们来推我,你们把我越推越高,我尖叫着大声喊着停你们却像听不见似的反而越用力气了。我好像已经荡到了云层里面,回头来看你们,都没了身影。

我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你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眼睫毛都快要贴到了我的额头上。

“梦到什么了眉头皱的这么紧。”你好奇的眨着眼睛。

“没什么,好像是梦到考砸了吧。”我故作轻松的往后探着身子。

“知道你早上没吃饭,你喜欢的早餐搭配豆浆油条,快点吃要上课咯。”你塞到我怀里还没等我说话就大步迈出去。

班里一阵轻呼,同桌挤眉弄眼的看着我:“真浪漫,刚刚你睡觉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吵醒你。好男人啊!”

看着你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莫名的不安起来。

那个在我心里埋藏了好久的秘密在那一刻突然躁动的翻滚涌动着向上蹦。

-

程航站在我们班门口的时候,我惊诧的差点叫出声来,尤其是当他的眼睛晃到我,大声的叫:“周乐颜,出来一下。”

我看着自己刚上完体育课全是泥巴的运动鞋,后悔今天为什么没有穿的漂亮一点。

“你好几天没有发短信给我了,还不回我的短信。好久没有听到你讲的笑话了,你看,我最近是不是苍老了一点。”他努嘴装着一副可怜的样子往我身边凑。

我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却在下一秒就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

“我要喝奶茶,你陪我去。”他随意挽上我的胳膊,不顾我忽上忽上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径直走出去。

7

我不知道每个人生辰这天都要被拿来纪念是谁想出来并流传到现在的,但现在的我着实很痛恨这样子的习俗,我宁愿一个人在雨里喝着咖啡唱着歌光脚奔跑在小巷中也不愿跟一群文艺青年坐在一起吹蜡烛许傻兮兮的愿望,然而我也真的这么做了。

当我顶着一头脏兮兮的湿发打开原本黑着灯的宿舍的门时,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们一大群人围着一个花里胡哨的蛋糕正笑语盈盈的看着我,隋月坏笑着推你,你不好意思的捧着礼物盒子朝我走过来,走的每一步都好像是踏在我心上,疼得我掉了眼泪来。我擦过你的肩,走到蛋糕面前,笑着用我最大的力气把蛋糕推倒在地上,砸在还没来得及收回笑容的隋月脚上。她尖叫着瞪着我:“你疯了!”

我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面容下换荒而逃。对不起,这一次是我吓坏了大家。

你的步子很轻,跟我在身后却始终不超过我,我哭着一路快走被脚下的石子硌得脚生疼,终于忍不住倒下来。

“我听人家说,把自己的伤痛讲给别人听,对于讲的人来说是一种释放,但是对于听的人来说却是一种负担。景凡,你愿意让我成为你的负担么?”

你站在一个转身的距离目光灼灼的看着我,坚定的点头。

-

那天我推掉了朋友原本要给我庆生的party,拎着一大包程航喜欢的星球杯去找他。问了好几个人,才在空荡荡的实验室里找到了他,他正坐在宽大的实验桌前,t恤衫,运动裤,和一个长发女孩聊得无比投机,阳光稀稀疏疏的透过大玻璃窗照进来,把两个人的背影拉得老长,我在门外看了好久,这样的场景,美得让我不忍心打扰,只好悄悄退出。

倒霉的是,我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把手中的星球杯撒了一地,他们转过身来看我,我在他们诧异的目光里转身跑走。

我从没发现我这没有长跑的潜质,跑了不知道几条街才感到累。

“喂,没想到你这么能跑啊。”我回过头,看到程程航满头大汗的对着我微笑,他把手中的袋子递给我,拍拍我的头说:“这么多星球杯,丢掉多可惜。”然后他又笑了,我沉醉在他好看的笑容里,手里的袋子一松,一个星球杯滚了出来,那时候我真是抠门啊,竟然会为了一个星球杯不知死活的跑到马路上,耳边传来滴滴的鸣笛声,我傻傻的愣在那里。我真是恨死了自己,为什么那个时候倒下的不是我。就在我快要被撞倒的时候,我的英雄少年,跑过来猛的推开了我。

他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都还是在对着我笑,我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喊不出来,眼泪滴下来落在他满是鲜血的脸上。

救护车来的时候,他已经闭上了好看的眼睛,七月的天气他竟冰冷得像雪花。程航,我真不敢相信,你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竟是,“我爱你,周乐颜。”

“从那以后,我就给自己定下里两个要求,一个是,再不过生日,一个是,再不吃星球杯。从今以后,每一年我的生日,便是他的忌日,难道要我捧着蛋糕笑容如嫣的去祭奠他吗?”

你抿着嘴不说话,盯着我看了好久,就如同初见你时,我看你那样深。

他爱上我的时候,我也刚好爱着他。

8

我不能喜欢你,因为你太像他,因为你不是他。

《前度》里说:“不是身边的不是最爱的,而是最爱的,已经不在身边了。”

最相爱的那个永远不在身边,在身边的那些始终不是最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