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蝶——STAGE39:不若初见

明黄色线衫,双马尾,秀气的面庞,看不透的浅笑,是她,允泺……

“大姐,我们……”薰衣草恭敬地对着这个年纪不比她大的女孩低下了头,

“还记得规矩吧,私自内斗者……”允泺平淡的说道,

“记得,私自内斗者,废除一身修为,消除记忆,驱逐出组织!”薰衣草接口道,

“记得就好,大家虽然情同姐妹,但毕竟都在为组织服务,规矩不能坏了!”

“是,薰衣草甘愿接受责罚!”薰衣草很诚恳,

“大姐,这不管薰衣草姐姐一个人的事,事情也是我们引起的!”“大姐,是我的错!”百合和风铃慌忙为薰衣草求情道,

“多嘴!”薰衣草呵斥道,众人中只有雨露闭目不语,

“雨露,你怎么不说话,这件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允泺转头看向雨露,

“桔梗姐,你要惩罚我们的话早就罚了,大家都知道你心肠最好,这次就不要罚我们好不好!”雨露在允泺面前露出一副小女孩撒娇态,

“呃……”,允泺有些尴尬,“不要把我对你们的照顾当做纵容,今天如果是其他执法者在场,你们一个都逃不掉,明白吗?”

“我就知道大姐最好了!”风铃草欢快的抱住允泺的胳膊,

“你们啊!”允泺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姐,这个男人怎么处理?他实在是很恐怖的存在,我们学艺不精,在他手上连半招都走不过去!”薰衣草沉静的向允泺问道,雨露和风铃草也紧张的看着允泺,

“雨露,怎么,还舍不得把你的情人放下呢?”允泺戏谑道,

“才…才不是呢!”雨露羞红了脸,“桔梗姐,你欺负人!”

“我倒是没看出这小子有什么好的,你也是,观月那丫头也是,对他都挺在乎。”允泺叹了口气,“我说小鬼,还装睡呢!”

“咳咳!”我咳嗽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雨露慌忙起身,抚了抚自己衣服,脸变得更红了,“又见面了,允泺。”

“大姐,你们认识?”百合闪呼着大眼睛问道,

“嗯,在诺塔利斯见过两面。”允泺平淡的说道,

“大姐,我们在这个人面前透露了太多,我想还是……”薰衣草依旧不准备放过我,

“算了吧,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多嘴的人,而且,他现在受到整个诺塔利斯的暗中通缉,自身尚且难保,估计没什么闲情去打我们的小报告吧!”允泺浅笑道,“说不定,我们将来还会在统一战线上呢!”

“既然大姐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那边的男人听着,我自问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如果你敢把今天见过的泄露半句,即使粉身碎骨,我也绝不会放过你的!”薰衣草冷厉道,虽然他一直在针对我,但我只觉得那是真性情而已,或许换个立场我也不会轻易放过她吧,我点点头,“正如允泺所言,我现在自身难保,不会去找麻烦的。”

“我们走吧,羽枫,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希望到时候你能带给我一点惊喜。”允泺的笑容里藏了很多我暂时无法看透的东西,四女闻言都起身来到允泺身边,

“雨露,等等,我能再跟你谈谈吗?就一句话!”我急切的看着雨露,雨露看了看允泺,在允泺点头后向我这边走了几步,“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雨露,今天……谢谢你!”我还是有些犹豫,

“我收到了,没别的话我走啦。”雨露声音很平静,再一次走向允泺,而后者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长距离的传送法阵,正颇玩味的看着我,

“你就没有什么对他说的吗?”允泺笑着问雨露,

“没有,我们走吧。”雨露阴沉着脸,允泺点了点头,传送法阵发出微蓝的光芒,

“雨露!”我大声呼喊道,而她却没有回头,“我不会放弃你的!”话音刚落,雨露她们也消失在原处……

—————————————————————————————————————————————————————————————

在原地休整了一阵,羽落说要借我的身体一用,对于羽落,我还是不想米洛狄斯那般防范,便进入意识空间休息让他出来,不知过了多久的一个午后,羽落告诉我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我重新掌控自己身体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庄园里,院内一些女仆正在修剪着果树的枝条,见到我从房间出来,面带恭敬的喊主人,神色中似乎还有一丝慌乱,

“这里是哪里?我又来这里多久了?”我拦住一个女仆问道,

“回主人的话,这里是风雅镇,是天铭城外的一个小镇,离皇都诺塔利斯有300多公里远,您来到这里已经有3天了。”女仆低下头恭敬道,额鬓流下的汗水透露出她的紧张,我挥挥手示意她下去,她才如释重负般的离开,

“羽落,你杀人了吗?”我闭上眼问道,

“如果我说我屠戮了这个小镇三分之一的人口,包括这个小庄园的除女仆外的所有人,并洗去了其他人的记忆,你相信吗?”

“我不知道,只是我希望你是在骗我。”

“羽枫,你已经不是诺塔利斯一名普通的高校生了,从你成为米洛狄斯的宿主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你这辈子不会平淡,或许也不会善终……”

“我也不想!”我猛然睁开眼沉声说道,

“忘了这种无谓的想法吧,你,我,米洛狄斯现在已经同样的存在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不想,而是有没有必要,如果有必要的话,一个小镇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你以为你的双手沾过的鲜血还少吗?”

“……”

“不谈这些了,米洛狄斯上次给你整的元气大伤,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静养,你暂时也不用担心他跟你抢控制权什么的,我们现在也不会强制你跟我们签什么契约了,你这几天也休息够了吧,刚才我跟米洛狄斯谈了会儿,我们刺杀离云的时间就定在三个月以后,差不多上次的事也平息下来了,米洛狄斯的伤估计也好了,再晚怕离云把事情弄大!”

“……”

“不要跟我说你还在犹豫了,为了你的家人和朋友吧,你已经回不了头了!”

“我知道了……那这三个月我要做些什么?”

“现在以你单薄的身体和微弱的魔力源,哪怕有我和米洛狄斯控制,你要杀死离云几乎是不可能的想法,唯一的方法就是掌握血魔法,在你先手偷袭的情况,再以我和米洛狄斯的配合才有希望,不过……你的魔杖和衣服实在是……先搞身行头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