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蝶——STAGE61:落幕的闹剧

那一刻,我的心跳仿佛止住了一般,那个白衣白裙冷艳空灵的女孩,那个让我感到亏欠良多却再也没有机会好好弥补的女孩,那个命运坎坷却始终在走向祭坛的最后时刻微笑回眸的女孩,又一次在生死之际将我揽在身后,然后欣然面对灵魂的破灭,每次都是这样,那我又算什么,该死的是我啊!!!

“不!!!”我从灵魂深处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一瞬间,我感觉似乎有什么松动了一样,然后我闪身挡在羽灵身前,将自己的后背留给那记穿刺,闭上了眼睛……

“叮!”,一阵耀眼光芒过后,我们安然无恙,华丽的点点星火散去后,一个身着明黄色线衫的双马尾女孩出现在不远处,不过这次她没有挂上那高深莫测的笑容,面容冷厉的看着血泊中如风中残烛般勉强站着的老人……

“看来我这条老命还挺值钱的嘛,允泺,连你也准备来分一杯羹?”老人有些自嘲的笑着说,

“对不起,老师,我本不想这样,只是你面前的这个男人还不能死。”允泺淡淡的回应,

“我绝不会放任这个魔鬼活着离开这个房间,允泺,如果你决定袒护这个魔鬼,那就先拆了我这把老骨头!”老人很决绝,

“老师!我……”允泺似乎想辩解些什么,但是话溜到嘴边时又断然改口,“也好!竟然如此,我也不用纠结了!”

“哼,那就让我瞧瞧这些年圣光的天才少女都有哪些进步!”老人重重的说道,

升级版的“无想无念”瞬间铺开,允泺也毫不犹豫的展开了自己的领域,离云的领域将空间无限扩大,色调是一片静寂的黑,允泺的领域覆盖后,则有丝丝蓝光在空间中游走,我看不出允泺的领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我猜测接下来的战斗风格既不像米洛狄斯一战那样大开大合的能量对冲,也不似羽落那般纯粹凭借意念强弱相互控场压制,而且高端法师最原始也是最常见的对决风格,到了大魔法师的层次,技巧的变数与连段已经失去了意义,除非是像羽落这般拥有可以纯靠技巧控场的领域,一力降十惠,这不是鲁莽,而是无数强大的前辈法师们用鲜血证明的真理,当两边都无法逃开对方锁定时,更强的冲击力,更厚的防御力,更坚挺的生命力才是活下去的关键,而技巧只是起辅助作用……虽然我不认为允泺能够超越魔法祭祀的等级,但毕竟离云被小翠自杀性偷袭在先,又顶着剧毒跟米洛狄斯和羽落车轮战在后,估计也到了强弩之末……

两人一交手我才明白我错了,允泺并非中规中矩的那类法师,她的领域似乎以分析预判功能为主,离云似乎也明白自己的身体情况,打从一开始就下狠手,他的攻击手段也很简单,用意念锁定允泺,然后能量锋刃一道接一道的朝允泺打去,但允泺每次似乎都可以用最小的移动躲避那密不透风的攻击,她像一个舞者一般优雅的小幅闪动着身体,也许只是微微一偏头,也许只有稍稍一抬腿,但是接连几波狂暴的攻势过后,允泺却没有被伤到分毫,简直就像她事前已经知道那些攻击的轨迹一样……

离云毕竟是魔法祭祀,见一招不成,立即变招,一道粗厚的柱状白色能量冲击朝允泺打来,允泺侧身闪过,但能量冲击却在近身后变成网状朝允泺罩去,同时允泺背后无数突刺瞬间出现,这让允泺避无可避,但随着一阵光芒的幻灭,允泺漂浮在半空中,用一个分身换取了离云的不少消耗,虽然分身只是法师的基本能力,但这对时间把握要求很高,分身切的早了,在离云的意念世界中他随时可以收手或者变招,切的晚了,那个幻灭的虚影估计就是允泺的下场了,说到底,还是允泺时间卡的刚刚好,我相信现在的米洛狄斯就做不到这一步……

允泺见时机差不多了,在身前飞快的划出一个六芒星,从六芒星的六个角形成六团气旋,然后六芒星开始顺时针转动起来,每一个气旋释放出一道能量穿刺朝着离云攻去,离云控制意念改变了其中2道的轨迹,并成功的让这2道穿刺引发其他冲击的爆炸,但是一阵星火碎屑中一道比之前更粗更快的红色穿刺如一把投枪一般扎了进去,即使离云在最后时刻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意念扭曲了投枪的轨迹,肩头也飙出一道血箭,太神了,对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允泺的意料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离云突然没来由的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似乎没有其他任何杂质,仅仅是因为开心才笑的,“不错不错,允泺你的本事又精进了,可惜老头子没有多余的时间跟你练手了……”离云突然黯了下去,“允泺,答应我一件事,我们毕竟师徒一场,这也算我这个老头子最后的遗愿了!”

“您说。”允泺闭上了眼,

“无论最后怎么样,替我照顾离梦那个丫头!”

“您放心!”允泺稍微低下头,

“少年啊!”离云转身看着我,“虽然有些对不住你,不过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米洛狄斯那个魔鬼,到下面老头子再跟你道歉吧!”离云话音刚落,他身上笼罩上一圈圈晶莹的光环,然后一个个光圈变得粉碎,那些晶莹的粉末如漫天星辰一般停留在空中,然后由他脚下开始慢慢升腾,离云整个人也变得不真实起来,最终被一层白光笼罩,白光冲天而去……

“不好!”允泺拉起看呆的我,扯下我右手的那根手链,秀眉紧蹙,平伸出纤细的右手,咬紧牙关,似乎正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一滴红色的血球在允泺指尖缓缓成型……

离云的法术也到了最后关头,一声尖锐嘹亮的鹰戾声从白光中传出,顿时光华尽散,一只巨大的鹰隼出现在我们面前,鹰眼死死瞪着我,发出一声鸣叫后,笔直的朝我俯冲过来……

允泺逼出一滴精血后,如之前羽落一样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拿出血瓶,不过不同于羽落的以量取胜,允泺只拿出三瓶深红的血精,召唤出祭台后,允泺随手破开我右手食指,汲出些许血液,先将血精倒入血池,然后是她的精血,最后是我的那些原血,一阵血光之后,手链漂浮在空中并且变大变长,最终竖直的停在我们眼前,如壁画一般贴在空中,然后从中间裂开一条缝,如拉链一般打开一条空间裂缝,允泺将我一把推入裂缝,然后她也闪了进来,在允泺后脚刚进入裂缝的时候,那只俯冲的鹰隼也冲到了裂缝边缘……

鹰隼发出一阵不甘的长鸣,然后整个化成一股纯能量在裂缝关闭之前冲入了裂缝,在裂缝中我什么都看不清,听不到,感受不到,还好有允泺一路拉着我飞快的朝前方飞去,然而身后的那道如雄鹰一般的能量冲击越来越接近,在能量冲击离我们只有两个身位时,我看到前方有一道白色的裂缝,允泺拎起我朝裂缝掷去,然后回头直面那道能量冲击……

我再一次出现在离云的书房,古朴的书架和木质的桌椅出现在我面前,几次呼吸后,允泺右手按住左键从裂缝中走了出来,线衫的一条手臂部分已经被鲜血染红,这时,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角,离梦俏皮的探了个脑袋进来,闪呼的大眼睛朝里面偷瞄着,然后死死睁大双眼看着我们身后,木门发出让人牙酸的声响朝里侧移去……

老人嘴角挂着一丝新鲜的血痕,头发和胡须全部变得雪白,安详的在一片血泊中和蔼的微笑着,“咚!”老人双膝着地,白头地点,为这出有声有色的闹剧划下了凄凉的句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明黄色线衫,双马尾,秀气的面庞,看不透的浅笑,是她,允泺…… “大姐,我们……”薰衣草恭敬地对着这个年纪不比她大的...
    考拉凶猛阅读 63评论 0 0
  • 米洛狄斯的进攻很直白,我感觉很符合他的个性,血色的大翅膀带着白光一个加速,直取离云的要害,翅膀散落的羽毛带着红芒呼...
    考拉凶猛阅读 48评论 0 0
  • 眼见离云被逼上绝路,离我们煞费苦心准备的计划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时,跟米洛狄斯一战突然顿悟的离云突然眼中闪过一道金光,...
    考拉凶猛阅读 42评论 0 0
  • 精神必须以物质为载体, 没有物质的承载精神只是一个传说, 没有精神的升华物质只是一个躯壳。 ——苏引华《在红尘中修心》
    CQBG8KRE阅读 96评论 0 0
  • 我总是在想,将来到底什么样的人,会让我放下所有的骄傲,洗手作羹汤!
    似水流年灵风阅读 15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