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生无憾

1. 红烧仔鸡

这个城市起霾了。

昨夜气象台发布了橙色预警,今天很多公司都开启了弹性工作。

像往常一样换上白衬衫,出门,坐进车。在随着地表温度下降了一夜的车里瑟瑟发抖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今天不用去上班。

我的脑中一秒钟就列出了一张清晰的待办事项:洗车,把一直忘记去取的干洗大衣拿回家,翻身回家冲一杯茶,读那本读了半年还没读到最后一章的书。但我的手和脚一秒都没有停,我发动车,踩下了油门。早上出发的这一系列动作和这张待办事项的清单已经是老朋友了。

我不知道去哪,只知道我不想去哪。我不想做上面提到的任何一件事,或者说,我不想做我能想到可以做的,任何一件事。开到哪里就是那里吧。想到这,我觉得我将度过非常有意义的一天。

我毫无目标地开着车,想起我的大学。“只要出了上海我就觉得很轻松。”一个男孩抓着女孩的手说。“为什么?”女孩问。“因为只要在这里,我就必须是一个优秀的金融从业者。出了这里,我才可以做我自己。”“那你把门关起来,在家坐着看书,不可以吗?“ ”可能也行吧,可既然有时间看书,为什么不去研究一下股票呢?“

那时候我最喜欢崔健的一首歌,《假行僧》。“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女朋友知道我最喜欢这首歌,很怨怼地问我,为什么不要有人跟随。我觉得自己简直太酷了,连这么可爱的女朋友都不要她跟随。后来,大学毕业,她把我甩了。

车开着开着,就走进了越来越通顺的大路。我躲着我所有熟知的路线,渐渐上了一条笔直的大路。我身边的车辆在减少,我似乎正在向郊区行驶。现在还早,还没到早上八点。我精神大好,油箱也是满的。就这样向前开吧。霾很严重,已经影响到能见度,这样的天气,也没必要进行任何户外活动。就这样向前开吧。

作为一个爱好登山和清新空气的人,我曾是一个十足的文艺青年。我会在山上大声喊着女朋友的名字,让几个朋友从不同角度的远处帮我录像。回家熬上三天三夜,剪辑,配乐,做个视频,看得她又哭又笑。我还会把自己的鞋脱下来给她穿,然后牵着她,和她的高跟鞋一起走回我们的学校。

不知不觉,身边已经很少看到其他车辆了。我车里有周一刚放好的酸奶、巧克力和麦片。可以把午饭解决。只要能在中午十分往回开,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路边突然有一只小狗在过马路。我早早地把车速减慢,不想吓到它。“这些车为什么对一只狗按喇叭。”她对那些司机非常不满,“把狗狗吓坏了,更不知道往哪走了。以后还可能对车产生心理阴影。” “狗会有心理阴影就好咯,横窜马路太危险了。” 我牵紧了她的手。她总是喜欢过马路的时候看路上的车、司机的表情、路过的狗,而不是专心看路。

开着开着,车开进了一条小路。两边是树,树是枯的,因为是冬天。但是没关系,树干很健壮,枝干蔓延着,让人可以想到它们春天的样子。路的尽头会是什么?我想象不出,我已经忘记了是怎么来到这里,今天开车冒出来的想法太多了。这几年来第一次,我上班路上有一点也没有想起那个难对付的老板助理,一年四季光着腿在办公室里竞走的Monika,会把文案拍到别人桌子上的Monika。唉,没能幸免的,我还是想起了她。

路变得越来越随意。水泥路变成了土路,前面一眼望不到头。雾霾好像有些许淡去的意思。是我的错觉吗?我想起了大学时候登山,也路过了一座湖。那时候我好想拍个照片,可是我的手机拍出来的不像是湖,倒像是一个装满了水的碗。那好像包围了我的、蓝色的、闪着白钻石的湖,怎么能被装到一个小小的屏幕里呢。她说她最喜欢湖,因为湖水深邃,又沉静。而与这两个形容词完全没有关系的是我,那时,我肤浅,又浮躁。可是,她那么喜欢我,觉得我那么好。

前面会不会也有一片湖?至少现在看起来像。那时候也是经过了这样的一段路,我们找到了一片湖。我踩着油门的脚不知不觉有点僵硬。会不会我今天就发现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以后每当我想起她,都可以一个人来这里尽情地回忆,而不用承受Monika那个眉头上挑的表情。

我忍不住觉得有点激动,发现了这片湖,我要做点什么呢?我可以下次带个帐篷来,再带一把折叠椅,在阳光下读一本书。我还可以来钓鱼,带一个煤气炉,一口锅,来一个现烧活鱼!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与Monika一起分享。她应该会在搭帐篷的时候搭把手,在我钓鱼的时候泡茶给我喝,烧鱼的酱料,应该也是她做的比较好吃。

我觉得通向湖的这段路也尤其美丽,虽然是冬天,但是路边铺着满满的落叶,被人忘记得很诗意。连我也想做首诗了,可惜我不是诗人。她喜欢写东西,那时候我们刚在一起,她为我写了一首歌。她唱给我听的时候,我鼻子很酸。她从来没有见过我哭,因为在我唯一哭过一次的那天,她已经跟我分手一个星期了。

开着开着,路好像有了终点。灰蒙蒙的雾霾让我仍然看不清眼前这片湖,不过马上我就可以看到了。

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

湖的前面,竟然是一堵墙。确切地说,因为这堵墙,我还没有看到藏在它身后的湖。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翻出后备箱的那把钳子,努力把墙凿个窟窿。或者改天带个破坏力强的炮仗来,把横在湖前的墙炸开。等等,湖很大,墙也并不宽,我是不是可以去找找其他入口?

我伫在墙的面前好一会儿,上车翻出了一盒麦片,吃了起来。麦片吃完了,我又喝了酸奶。酸奶吃空了,我翻出最后一块巧克力,放到了嘴里。

光着双手、嘴里没了东西,再盯着这堵墙,我又有了新的感觉。

饿。

得了吧,我对自己说,好歹你现在也是一个著名咨询公司的数据分析师,要理智,要克制。今天你砸了这堵墙,客户拿着新闻过来说不信任你。今天你砸了这堵墙,明天房东说不定从哪知道了,说你精神有问题,把你赶出去。比起墙后薛定谔式的美景,我只能抓住一种真实的感觉。那就是饿。

饿了,想吃Monika喜欢的那家的红烧仔鸡,再来两大碗米饭。于是我发动车,掉头回家。我打开了导航,定位到公司,Monika一定去上班了,不然她不会一早上都不给我发一条短讯。

回去的路,我把注意力放在导航上。回去比来的时候快了很多。不知不觉我就到了公司楼下,停车到了我停了1095次的那个停车位。Monika下来,我们去吃红烧仔鸡。从交往到现在,一直都还会去的餐厅,也只有这家了。

“你上午去哪了?”Monika挑着她深棕色的细眉问我。

“我去找一片湖,可是湖被一堵墙挡住了。”我若无其事地说。

“你确定墙后面是一片湖吗?” 她系上安全带,撂了撂头发,不假思索地回问我。

“这不重要。”我说,“重要的是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们还是会去吃那家红烧仔鸡了。”

那片湖到底有没有一个足够放下一个双人帐篷的岸边,湖里有没有肥硕的大鱼,那鱼肉的味道好不好,我都已经不去想了。雾霾在渐渐散去,无数新的餐厅涌现在我居住和工作的城市。我和Monika会发现一些喜欢的新餐厅,也有一家常去吃的红烧仔鸡,

2. 狗生

从刚工作到现在,越发的,我成为了这么一个选择红烧仔鸡的人。我渐渐不愿再去想那些我可能会得到、又暂时没有得到的东西。比如说那堵墙后面的湖边美景,充满阳光的下午,帐篷,躺椅,和无比鲜美的现烧活鱼,虽然它们比那吃了若干次的红烧仔鸡要美好一百倍。但我不相信憧憬,还是开车五分钟就能吃到的红烧仔鸡让人踏实。

让我砸开那堵墙?

我深深地知道,在大学读书、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可能会看看周围有没有斧子,拿起来轮一下。现在?我有稳定的工作,女朋友、社会地位。何苦呢。

我现在的生活,属于每天清晨六点半不需要闹钟睁开的一双眼睛,属于前一天晚上熨烫好的白衬衫,属于车上永远准备的酸奶、麦片、巧克力。没有什么比这样规律的生活更我觉得舒心和平静,还有,我知道我走在人生的正轨上,这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每天比同事早到半小时,晚上如果不能在六点准时下班,就在七点错封出行。周一晚上,我去超市补充生活用品。周二周四,我去健身。Monika有时候会在周三过来,我们一起佐餐,然后做爱。周五的时候她会留下来,这样就可以吃到周六早上我为她做的早餐。

也许有一天我会向Monika提出结婚,她应该会答应。

如果小左回来,认识现在的我,她可能会笑我没出息。但是有什么关系呢,她在哪,她又怎么会回来。

渐渐的,我的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有了规律可循,除了一个小东西,我的狗,小新。

他是我读初中的时候在路边捡的一条狗。估计是被狗贩子数漏了,在路边呼啸而过的车子旁边,它摇摇晃晃地站着,只有我的手那么大。它的眼睛很大很大,大的好像占掉了半个头,黑色的脸,黄色的身子,毛绒绒、软绵绵的。它没有抬头,或者说那个脑袋重得它抬不起头,但我还是看得到它的眼睛,很大,很黑的眼睛,还有很黑的一排睫毛。我很少那么冲动,我弯腰一把捧起它,放进了我的口袋。

我一手护着口袋,一边在路上跑了起来。我的心跳得很快,我怕被狗贩子发现,跑过来跟我抢,我怕遇见打狗队,连人带狗一起打一顿。我怕路过路边的狗肉馆,让他们知道了我的小狗,要抢去做汤。平时走20分钟的路,那天,我没注意的功夫,就已经用钥匙转开了门。

家里没有人。

我把它放桌子上,仔细地端详它,大头,一对漆黑的大眼睛望着我,两只黑桃心一样的耳朵。它的身体不如头的1.5倍长,身上毛绒绒的姜黄色的乳毛,发出一股奶味。四条又细又软的腿一会儿向左倒,一会儿向右倒,实在支撑不住那个大黑脑袋。

“你是小新。” 我叫了它一声。

它把头栽倒在了我手掌里,左右蹭了蹭。

我左胸心脏上裹着的几片花瓣,被蹭落了。

后来,我挨了人生中第一次打,把它留了下来。

那也许是我人生中最忤逆,最大胆的一次。除了这件事,我一直都行走在正确的路上:名牌大学、名牌研究生、稳定的工作,晋升的慢,但也不用加班。

除了坚持带着小新,我从来没有坚持做过任何任性的事,没有,绝对没有。我经常有愚蠢的念头,比如把手机关掉,找个山待上3天;比如把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小左追回来,比如砸开一堵愚蠢的墙。但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以前我为自己胆小怯懦感到有一点遗憾,但工作时间长了,我为我稳重的个性感到非常满意。从公司老板们的口中,我知道这种个性确实是对的。

我最骄傲的,是我不但能认清现实,还能享受现实。我同情爱看心灵鸡汤的年轻人:“永远不要让别人告诉你,你做不到”。北京酒吧混了十年都混不出来的歌手,不劝人家转行,还给人发糖。还有把文艺青年们害得不浅的言情剧,动不动就一生挚爱,非你莫属。再加上这些人写出来的歌,“怎样才能接近你,看到你眼睛”,前几年交的女朋友都结婚了,还唱什么唱!

美好的成功学和浪漫故事,让生活显得格外失败。我的人生名言,少喝鸡汤,多干实事。我我这踏实的生活实在像是握在手里的方向盘,每一天都在正确的轨道上再进步一点,生活有点重复,但是,我知道我是对的。

每天的生活有一点重复,但是因为小新,我的生活不一样。有时候它早上跑到我房间,用脑袋找到我的手,舔着舔着到我醒来。有时候的早上它用爪子扒着我的胳膊。有时候它不理我,我醒了它也只是躺在地上,看着我动动尾巴。我每天早上起来带它散步,走的从来都是一样的线路。但它总是那么期待出门,并且每次出去,都闻着不同的东西摇尾巴。

因为小新,我的生活有那么一点新意。这一点新意对于我这种人来说,真是足够了。

3. 路边的狗

“嘀嘀——!”已经是今天第三条突然横在我车前面的狗了!我慢慢踩住刹车,让前面的狗缓速通过,后面的车不停地向我发出警示,对我的刹车发出恶意。在H市,高峰时间这样3分钟的停留,就可以造成几公里的拥堵。

这一天的工作内容和往常相似,我作为数据工程师,找到数字和数字之间的联系,用统计工具做出参数之间的显著性,对应业务联系到可以挖掘的内容,汇报我的老板。很多人都认为数据工程师是一个很枯燥的工作,但对于我来说,他可以让我积累年资,稳步升职。Monika是团队里的咨询顾问,她总是冲在前面和客户打交道。我很满意这种职位分配,我不喜欢被质疑。M说她佩服我的逻辑思维能力和定力,其实,我知道这只是因为我对数字天生的敏锐度,一张四千项的数据拿过来,十分钟之内,我就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联系。

今天是周三,晚上Monika会过来吃饭,然后我们会度过一个充斥着荷尔蒙的夜晚。下班开车回到小区,我上楼牵上小新,一起走去不远的超市,这家超市的主人在乡下有自己的菜地,它们卖的蔬菜价格不低,但是绝对健康。买了几年,小新对这家店也熟悉了,每次都对着不同的蔬菜摇着尾巴闻个不停,店主韩大爷,总是对着小新说,“哎哟,它对这个味道比我熟悉呀,天天闻,天天闻,有一点不一样他都知道!”

夜色下,一盏灯照着铺在地上的蔬菜,除了橘色的灯光,绿色的蔬菜,和狗鼻子,其他的东西,也都是模糊不清的。

“小新,好啦,我们走吧。” 付好了钱,和韩大爷寒暄了几句万年不变的对话,我拉着小新准备回家为Monika做一顿上汤娃娃菜。

“小新,走吧” 今天小新好像长在菜堆里了,把黑漆漆的脑袋埋进去越闻越深沉。拉着小新的绳子,我一点点加大力气。

小新整个身体都被我拉得几分倾斜,但还是把头埋在油菜堆里不动,一个劲地闻着。

“小新,今天在菜里面闻到肉啦。”我蹲下身来,准备把它抱起来。

“汪!” 史无前例的,小新对着一摊菜发出了很尖锐的一声叫声。

“欸欸欸,再叫我的菜不好卖啦,都是狗口水啦!”韩大爷一把把小新扫到了一边,揪起摊菜用的底部,对我说道“孩子,快回家做饭去吧,天不早了,我也快收摊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韩大爷的眼神里,我看出一抹奇怪的神色。以至于我到了家,做了饭,和Monika聊天的时候,都有些出神。韩大爷三年前来到我们小区摆摊,我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到我的脑子里过。

“你今天晚上有些不一样。”Monika躺在我的臂弯里,说话少有的嗲气。我摸着她的头发。

“怎么不同?” 发问的时候,我竟然还在想着小新莫名其妙的那声尖锐的叫声,记忆里,我听过这样的声音,但是在什么时候呢?

“也没什么。” Monika的声音突然暗了下去。她总是这样,她从来不会逼问我任何问题。

“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我突然回过神来,看向Monika。她的脸绯红,身体放松地靠着我,明明就是一副对刚才的运动很满意的样子。

“嗯……”Monika有些吞吞吐吐,但此时此刻她的眼睛睁得格外的大,像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生。这不是平时理智到要死、凡事都讲究分寸的Monika的神情。

“你会不会为了我,放弃这份工作?……要知道,以你在行业内的声望,换一家公司是不会有难度的。”

“Monika,你知道我的。”我抚了抚她卷曲的茂密的长发,“我当然愿意。”

Monika笑了,她转了转眼睛,咽了一下口水,想继续说什么,却又换成了另一个温泉一样的笑。她眼里的火焰恢复成冷却的火山,起身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她穿衣服的动作总是很快,背对着我,我想象着她的脸,在因为自己的裸体而害羞。

她走了。

啪嗒啪嗒啪嗒……小新送走了Monika,走到了我房间的床下。夜色中,周围还亮着的只有一盏台灯,照着小新抬头望着我的眼睛。

“又剩下咱俩了。”我看着小新,他走过来,窝在了床边的毯子上。橘色的灯光洒在它黄黄的毛茸茸的身子上,看得我乏乏的,眼皮开始打架。这个家里,如果没有小新,我就太孤单了。

4. 消失的狗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感到头痛欲裂。

是雾霾天,一路开车还是像前几天一样,路上多了很多狗。又一次,我忍着头痛踩住刹车。眼前的这只狗并没有在走直线,看起来像在原地打圈。我眯着眼睛想看清它,又不能看的很清楚,虽然是早上,但是天色很暗,路灯还开着。

突然,这只狗的头转向了我。

呃啊!

我没忍住重重的哼了一声,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这只狗为什么会有如此诡异的眼神?

再看一眼,我终于发现。

它的眼睛里,没有眼珠。它就这样看着我,无比平静地,好像看透了我,看得我由衷的感到毛骨悚然。

终于到了公司,我放下公文包就走进盥洗室,把脑子里诡异的图像清一清。是谁做的,竟然可以把一只狗的眼睛挖掉。我想起小新从十年前起就清澈透明的眼睛,里面透露着无尽的好奇,无尽的爱和信任。想到这,我的心又柔软了起来。只要我好好对待我的小新,不要让它受到一丝伤害,就好了。

我看着镜子里的我,眼睛里布满血丝,血丝密密麻麻的,实在不像是一个刚刚睡了一夜的人。我把头向左边侧过来,右眼的左边眼角越来越红、越来越红,慢慢渗下来一道黑红色的血。左边的眼睛也渗出血来,沿着眼睛边缘溢出,流到了脸颊上。

我低头看向小新,小新的眼眶下,是塌陷的两个血黑色的洞!

盥洗室的灯光昏昏沉沉,我的头越来越重,慢慢靠近向镜子……

啪!我的头磕在了桌子旁边的桌挡上。原来我在工作的时候睡着了。我摇了摇头,皱起眉毛忘掉了这个诡谲的梦。

工作还是像往常一样,我很负责任的处理数据,跑出报告,交给Monika。她在工作的时候,从来不会对我有一点特别对待。我和Monika都是很认真工作的人,我知道她,不会打扰她的工作,不会在工作时间询问她昨晚想说又没说的话是什么。

终于熬过了疲惫的一天。我没有力气去健身房,满心想着带着小新在小区里的跑道上追逐打闹。

“小新新!”我好期待一回家就扑着我的腿摇尾巴扭腰的它。门外我就喊了起来。

“小新!”开了门,我条件反射地看着自己腿下。

小新不在。

小新不应该不在。

它一直在家里等我,它会在我停车的时候就听到是我,它会在我上楼的时候就闻到是我,它会在我开门的时候准备好用爪子来扑我。

我突然想起了最近路上接二连三冒出来的狗,还有早上那条没有眼睛的狗,还有我诡异的梦。我感到恐惧。一时间,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在颤抖,天花板在叫,鞋柜在晃动,手里拿着的钥匙在颤抖。小新,小新,你为什么不在家。

这是该出门遛小新的时间。我不知道做什么。拿起门后遛狗用的绳子,转身出了家门。

“小新!!”我叫他。

“小新!!!”我叫他。

“小新!!!”我跑了起来,我听到我的声音里带了哭腔,我听到我喉咙里发出一个无助的孩子的声音。我越跑越快,一下子就跑遍了平时和小新走过的那一条路,我跑一次,心里就落空一次。天完全黑了下来,我路过了平时买菜的那家果蔬店。

“大爷,你今天看到小新了吗?”

“什么小新啊?”韩大爷不停地摆弄他手里的菜,左边放到右边,右边放回左边,好像那是无比重要的事情,没有抬头看我。这时我很生气,我很愤怒。

“我和小新天天都经过这里,你难道不知道吗!!”

韩大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了头。路灯照着他扭曲的脸,他盯着我看了五秒。

“孩子,回家吧。” 他看得我发毛,又或者是我太饿了看岔了眼。

我走回家,打开门。开门关门的声音太过于冰冷,我没有开灯就坐在了沙发上。

小新只是一只小狗,不会开门,也够不到门。怎么会突然失踪?难道白天有贼进来,偷走了小新?

我把所有的灯打开,起身疯狂地翻起来。小新是不是躲在沙发里了,小新是不是睡着了。

走进浴室,我打开了灯。一眼看向镜子,我看到自己就好像梦中那个双眼流着血的人。小新在哪,已经9点了,它不吃狗粮会饿。

我扶着墙走回自己的房间,这个家空荡荡的、惨戚戚的。也许这里早就进来了人,也许这个房间里还有人。我瘫坐在床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趴在床上,把头闷在被子里,我想起小时候,每次被爸妈一起责骂,躲在被子里这样哭。小新都会默默地爬到我床边陪着我,在我哭完了之后,默默地舔我的手背,舔很久很久。

于是我故意把手背垂到床边,小新会不会就在我脚下,小新会不会伸出舌头舔我。

什么都没有。小新不在。

这一天在这个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在眼泪和汗水混合的枕头上,我陷入了睡眠。

5. 重生

早晨的阳光刺穿了我的眼睛,无比疲惫的,我醒了过来。

温暖的、湿湿的。我的手背碰到了什么东西。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我不敢动,继续放着我的手。没错,是小新的舌头,不会错!是它。

我慢慢把头伸到床下,在床边,我看到了它。

还是那个小小的身子,黄黄的,软软的毛发。它抬头看向我,我的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小新的眼睛,没有了。它的眼眶里,黑红色的窟窿,我不忍心看进去。

“小新……” 我轻轻地叫它,它确没有任何反应。“啪!”我双手在它的耳边击掌。

没有任何反应,小新听不到了。

我附身想把它抱起来,它却忽地一声惨叫,跳了开来。“小新,是我啊。”

小新向后退了两步,却又慢慢的走回来。它无助地四处望一望,我走过去,像往常一样抓了抓他的小脑壳。“唔——”小新突然发出了无比凄凉的呜咽,我把它抱在怀里,它把脑袋用力地在我的怀里蹭来蹭去,边蹭边发出那种我一生也忘不了的声音,它像一个婴儿一样在哭泣,我的心,在滴血!

八年了,自从和小左分手之后,我不知道我还会有心脏抽动的时刻。地板上,床底下,到处都是爪子的印子,上一夜,它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回来就好。”我尽力用安定的声音跟它说话,但它听不到了。

我给它倒上它最爱的牛奶,几乎把它的头按在牛奶的盆里,它才知道那里有食物。

小新的嗅觉也没了。

它的眼睛里,是熄灭了的光,是宇宙的黑洞,吸收了所有生命气息。早上出门散步的小区变成了新的刑场,它不愿走,不想动,不去闻任何东西,只要我的手不在它的身上,它就发出巨大的吠声冲着所有的方向吼叫。我只好抱着它走动,像抱着一只已经死去的狗。

小新被我喂的很肥。他被院子里的人起了一个个外号,叫肉球、球球儿、肉圆。此时此刻,我酸胀的,颤抖的手臂终于体会到它的重量。它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块完整的狗肉。每走一步,它都会随着我身体的摆动颤上一颤,它不会用前爪撑着我,也不会自己在我怀里,保持平衡。和小新一起,我的心空了。

早上又是雾霾天,能见度不超过20米。我带着空荡的躯壳在车里踩着油门。去公司的路我太熟悉,不需要动脑子。这几年来,我又什么时候真正的动过脑子呢?任何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恨的人,谁能富有感情的在8年里,日复一日的看一张张excel表!生活叫这样麻木,我又哪里敢澎湃!踩着油门,我的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到来不及看清前面的路,我就已经开了过去。

幽魂一般地上了一天班,一晃,眼前是Monika的脸。我又和她在这家红烧仔鸡店了。哈,又是这里,不用脑子、关掉情感,我也可以过上一摸一样的生活!

“你今天真的很不对劲。” 我听到M的声音。

“是么,是啊。”,是人,还是鬼!会进入我的家,无声无息的对小新做那一切,没有拿走一分钱!“Monika,你不觉得我们这样的生活,其实很没劲吗?”

“是啊,我们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就连谈恋爱,也不能正大光明。只能接受所有的一切,告诉自己现在自己有的,都已经是最好的,最对的。大公司,高薪,有车。买不起房子,但是工资比我们低、更买不起房子的人多得是。”Monika今天的话多了起来,“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就可以做点不一样的事情,房子可以一起还贷,周末会更有意思,有可能,家里还有第三个人……”

满脑子都是早上小新生无可恋的样子,我实在也不知道Monika在说些什么。我为什么这么淡定地坐在这里?我为什么还在尝试着消化这件事?也许有个恶魔进了我的家!它那样伤害了小新!是,我生气,我恐惧,可是这样的时候还少吗?八年来,我还不是被公司用得像一条狗一样!花心思做好的项目被一句话废成一团烂纸,震惊的时候少吗?感觉受到虐待的时候少吗?八年前小左跟我分手的时候,我的心难道就不够疼吗?

算了吧,什么大公司、高薪、稳定的工作、数据工程师的名头……

什么他妈红烧仔鸡,其实就是黄焖鸡!

“我去他妈的黄焖鸡!”

我一把连盘子带碗筷全圈到了地上,“咣——!”汤汤水水洒了一地,溅了Monika的裙子一片,像是一个用了十年的桌布。

“我他妈过得比小新还像一条狗。” 扔下我钱包里所有的现金,我拉起来Monika就向外走。

6.  一个女人

一路疯狂的,我踩着油门。Monika死死地盯着路,用手拉着车门,一声不吭地陪我。

我眯着眼睛,感到了我嘴里的血腥气,八年来麻木的神经,全部都被点燃了!

“啊!!”Monika一声尖叫,我用力踩下刹车。车子也一起叫着划了十几米。

车灯前,一只狗,还有一个女人。

那人和那只狗一起看着我,狗没有眼睛,人……是小左。

是小左,是八年前把我甩了消失不见的小左!

三个人,一只狗,我们一起回到了我家。这个不安全的家。小左捡回来的狗和小新一样,丧失了五官六感。我们三个人哆哆嗦嗦地喝着热水,我看着面前的前女友和现女友,脚边的两只透露着诡异的两只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白天处理的数据和上司的脸,现在想起来恍如隔世。

“最近有很多这样的狗,它们被自己的主人抛弃,没有眼睛、没有嗅觉、没有听力,很多狗都被撞死了,有些被我们收留,但也很狂躁。有的狗不吃不喝,把自己饿死,有的狗一直不停地狂叫,要打镇定剂才能停下。”小左还是像以前那样特别,她在意很多事情,而这些事情,常常不是别人会在意的。她说着自己在意的事情,眼里会发光,现在,又在流着泪了。

我想给她擦眼泪,但我的身边是Monika。

再次见面,我们没有聊过去的八年,我也没有心思去聊这麻木的八年。我已经决定了放下所有的担心,要做一次想做的事。

“小左,你说的‘我们‘是谁?”Monika问。

“是爱狗协会,我工作挣的钱,全投在这了,但这次的这些狗,再也治不好了。”小左说着说着又要哭,“我们找了警察,警察说他们只管人,不管狗!去报案的狗主人,因为什么都没丢,警察也不管立案。”

“我管,小左,你别哭,我管,我要找到这事是谁做的,我会把它解决好!”

一时间,小左在她宿舍楼下跟我分手的画面又闪现了出来。

“我会挣钱,我会照顾好你,你能不能相信我!”我捏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你别走,我,我是真的好爱你。”

“你天天想那么多事情,却从来不去做。你那么有能力,却什么都不管!你只考虑你自己,只爱我,你只爱这些,只想着这些。你的爱,让我很孤独。”

“小左,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只是连爱你这件事都还没做好,你给我时间,让我证明给你看好不好……”

她甩开了我的手,再也没有回头。

当时的我,真的不懂小左在说些什么。我放她走了,我的心也凉了。现在,我能做到和女朋友长久地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我再也不会失去我自己,再也不会把我的心完完全全地任由别人处置,却再也不会心潮澎湃……

“小左,这件事情我要负责到底。”

“我也加入。”Monika的眼神很坚定,今天一晚上,她的话都很少。她让我觉得镇定。

“我们最近在所有流浪狗经常出现的地方都做了记录。”小左拿出一个u盘。我吩咐她们如何整理数据,给房东打电话问那一天是否带谁来看过房子。可以确定的是,罪犯,虐待狗,又放回来,有些狗被主人抛弃,应该会流窜到经常案发的地点附近。罪犯不碰财务,也不伤人,钻法律的空子,就以为没有人能管的了了!我留下Monika和小左,自己披了一件大衣,下楼。

有一个地方,我一定要去一下。

7. 斧头

开着车,我按照车里的导航记录,穿过无人的街道和森林,又来到了那堵墙下。

对,就是那堵墙。自从那个雾霾天无意中开到这里,我就一直在梦里砸开这堵墙。天气很冷,周围很安静。没有路灯,只看得到车灯照着的一片放射状的通道。我走到墙前,每走一步,脚下的树叶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本该害怕,但是我的心里没有恐惧。

只有愤怒。

这堵墙看起来并没有无坚不摧,甚至已经有一些将要坍塌的痕迹。我抡起手里的榔头,一锤子砸了下去!

砸墙的声音大得厉害,把我吓了一跳,周围没有一个人,附近也没有居民区。尽然如此,我第二次抡起锤子——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轰!”脆弱的墙已经开始松动。我的心里无比畅快,我早该把小左追回来,而不是想了她八年!我早该请假带小新去海滩裸奔,而不是等到现在它成了一只废狗!我早该向Monika求婚,而不是一次次的敷衍!

再也没有理由能阻止我去爱,我爱的人,我爱的狗!

“嗡——嗡——” 停下来喘气我才发现手机已经震动很久。

“Tony,你在哪?”是Monika的声音,她听起来很着急。

“我把位置发送给你。” 我打开手机应用,把位置发送过去。

“我和小左给所有的路段编了号,记录在了excel表上,现在截图给你发过去,你快试着分析一下。”

她为什么如此着急?小左为什么不出声?我打开图片,数字像空气和水流一样,流进我的脑子,重新排列组合,“8-5-1;5-2-1;5-1-6”我总结出高频数字,连成可能的三条线路。“把这三条线路帮我定位一下。”

“Tony你听我说,赶快回来,那个卖菜的韩大爷在外面不停地拍门,喊着你有危险!啪-”电话突然挂断了。

回去吧,回去吧,我对自己说着,却止不住思考。8-5-1,5-2-1,5-1-6,连带着所有数字和高频数字,我脑子里在进行自动计算。三条流浪狗出现的高频线路都包含5,和1,我在手机的地图上定位了这两个路段……

5,和1都指向一个地方。

我自己居住的小区!

我自己居住的小区是这些残障狗的高频出发地?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频频看到这些诡异的狗。但我为什么会有危险,刚刚Monika是什么意思,小左呢,她为什么不出声?韩大爷诡谲的脸又在我脑子里闪现,他果然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我不想再砸面前这堵仪式感的墙,扔掉了手中的榔头。

再给我10秒的思考时间吧……5,1,是通向小区的两条路。那么剩下就是8,2,6。8-2-6;8-6-2;6-2-8,我自动在脑子里计算了这三个数字排列组合的可能性,在地图上寻找蛛丝马迹。停下了砸墙的动作,还是有些冷的。没有了任何动静,这里只剩下我的呼吸声。

我缩着脖子,双手放大找到的路线。手指尖冻的发硬,手机的触屏不再灵敏,我一心想着几条可能的路线,心中模糊的推算结果让我感到后背发凉。快回到车里去!快回到车里去!心里有个声音在叫着,但我并没有听从。

“!” 找到了。 这条路竟然指向我刚才开过来的地方。我抬头一看,车灯突然亮了起来,照的我一阵眩晕!

我本能的弯腰去捡刚才砸墙用的榔头,心里却一空。榔头不见了!

为什么,我刚下定了决心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缓冲。

“嗡——嗡” 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我顾不得接电话,跑到了车旁边。

还好,安全的,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是M的电话号码,我希望快点听到她和小左平安的消息。“喂。”

“喂,我是房东。你家里出事了,我希望你快点回来。”

房东为什么也会到我家里!她管着附近小区那么多房产,怎么有空去我家!

我一个劲的打轮,倒车,没心思在这里停留。

车灯,随着车子旋转的角度照亮了一个弧度,突然,转过一个盲区,一个人影忽地出现在车前,他举着一把榔头,朝车窗劈下来!

我一脚油门踩下,车子一溜烟摆正了方向,开了出去!

我只知道踩油门快跑,没有任何心思想别的事。空旷的夜里,我听到一个人扭曲的笑声,像是笑声,也像是轻声哼唱的诡异歌谣。震惊的是,我竟然听的如此清晰,那声音就像是在我耳边。“都是我干的,就是我干的,你有办法吗?你有办法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

车开了一分钟,那声音听的我毛骨悚然。但我狂跳的心脏却平稳了下来,毫无疑问,刚才那个人和这件事情拖不了干系。他拿着我丢下的榔头,不,他偷了我丢下的榔头。这说明当时他距离我非常非常近。他拿的无声无息,说明他对这里非常熟悉。他没有真的袭击我,也并没有阻拦我上车,甚至没有真的用榔头碰到我的车。——他只是想吓唬我,对,把我吓跑是他的目的,其实,他也在害怕!不管房东和他是什么合作的关系,他们绝对没胆子伤人!我心里只求Monika和小左镇定控局。我得回去找那个人,我必须回去。

我一个倒挡调转车头,笔直朝着墙的方向,踩猛了油门开过去!我感到一堵堵风做成的墙被我冲破了,不是我刚刚砸开的那一堵,而是更厚,更稳固,更难以打开的无形的墙。我打开车窗。我对外面大喊:

“你他妈给我出来!我要上报公安局!”

“我要上报公安局,你给我出来!”

空旷的黑夜,回荡着我的声音。我他妈听起来真像个英雄!我给自己打气,手心里出的汗都快把袖口濡湿了!

“怎么着,要打我吗?” 

一个很近,很轻的声音从车窗旁边飘过来。真他妈瘆人!我咽了口口水。“公安局?”那人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你他妈虐待狗有什么本事。”

“我就虐待狗,虐待给那些爱狗人士看!几个月前要不是你们在高速路上拦着一辆装满狗的货车,我就能到医院见我妈最后一面!”我终于看到了他的脸,他有些胖,秃顶,慢悠悠的转到车前,没有丝毫的掩饰。双眼下,他眼窝深陷,定定地看着我。“活人给狗让路,你听说过吗!?我拿钳子把狗眼睛掏出来,按着狗头往它脸上泼药,我不让它们死,我让它们像怪物一样被抛弃,到街上走,就吓唬你们这种人。哈哈~”

他说着这话,把整张脸几乎贴到了车窗上,眼睛滴溜溜转着,留出很多眼白。

我慢慢打开车窗,对视着这个狂妄和扭曲的人。他低着头瞪着我,笑着,哼哼着,摇着头。毫不犹豫的,我伸出两只手指对着那两只眼珠子就是狠狠地一戳!

“啊!!你怎么敢!”

那人突然向后倒去,他肥胖的身子滚成一团,黑夜里像一只巨大的老鼠。

一脚油门,我掉转车头开出这个地方。我摸了摸胸前的口袋。我要的已经拿到了,再多呆一会儿,我就要吐了。

8. 鲜烧活鱼

波光粼粼,太阳正好。

此时此刻,Monika正戴着我买给她的戒指,刚刚泡好了茶,调烧鱼的酱料呢。这堵墙的后面,真的是一面湖,阳光下,它与阴森、阴谋这样的词汇毫无关系。

湖上闪着光,湖下藏着鱼。

那天晚上回到家的时候,第一眼,我只看到了小左。我笑了,也哭了。我终于没向她指责我的那样,我没做一个自私的人。她看到了,她说那年是误会我了。

八年,我生气地、委屈地、索性就去做了那个自私、麻木的人。时间长了,我才发现,冲破一堵堵自己给自己树立起来的心墙,是多么难。好在我又做到了,我还是要做那个会登山、会流泪、会喊我爱你的我。我看着小左,心里念出这一番话,她点了点头,对我笑了,也哭了。

非常意外,也让我感动的。Monika始终没有干涉我和小左的重聚,而是一直在房东和韩大爷之间交涉,处理着剩下的事情。我真的很感激她,这个安静,理智,包容,大度的女人。

M向我解释了一切。房东和那个人的同谋,韩大爷迫于房租的压力,成为了狗眼睛和毒药的运送员。小新嗅出来的菜叶下的狗眼睛。被人盯上的小新和我。我家的钥匙只有Monika和房东有。有房东的帮忙,那人进入我的家,轻而易举。

我把那晚录到的视频发给了一个销售狗粮的客户公司。他们借题大做文章,把视频、文章丢到媒体上,又出钱赞助了一些列的爱狗行动。有多少狗受到了伤害、始作俑者被网民“人肉”得怎么样,我没有再继续了解下去。我只知道,小左投入了更加受人关注的运动中,她说也许明年,就会出台动物法。

我们带了一个帐篷,两把折叠椅。我钓鱼,Monika,小新等着吃现烧大鱼。这样的周末活动实在是太过美好,小新在我的脚边,离得M很远。万幸万幸,它的味觉好像比以前更灵敏了。它仍然相信这个没有了灯光、气味、和声音的世界。小新的情绪慢慢恢复了正常,它还学会了用舌头辨别人。

Monika走到小新身边,摸了摸它。小新很温顺地摇了摇尾巴,伸出舌头想要舔M,M笑着躲开了。我看了看他们,一个人走到远处的湖边,望向被我砸开的那堵墙。我受了伤,建起墙,然后一心追求安稳,不再相信墙外的世界。结果还是被生活推着走,走成一只连叫一声都不会的狗。我直到最后珍视的东西受到威胁才发现,只有打开这堵墙,才可以狗生无憾。如果有可能,我想一直活成勇敢的样子,不等到小新被伤害,就已经成为一个英雄。原来我想做小左的英雄,但过去已经无法改变了。我看向Monika,她正在用酒精棉片擦拭我们即将使用的碗筷。

Monika非常开心的答应了我的求婚。她永远都是那么安静和镇定。她是我要走过余生的女人。

远处传来急切的狗吠,那声音像是小新的。我赶快转头看过去,怎么小新在发着抖冲着Monika大叫呢?

我跑过去,想摸一摸小新,他非常快地躲开,并且浑身发抖,发出呜咽的声音。

“小新,是我啊!”

我把手指强行伸到小新的嘴里,他的舌头触摸到我的指尖,慢慢镇定了下来……他钻到我的怀里,仍然在发抖、呜咽。我看向Monika,她非常惊慌地看着我们,也被吓坏了。“没事,他可能想起了可怕的事情。” 我安慰M,“你过来让他舔舔你,他知道是你在,就会好了。”

Monika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迟疑。她说:“我的手上有鱼腥味,他认不出我的。

说完,她就跑去处理我们的鱼了。

我抚摸着小新,哄着他、安慰着他。小新和Monika他们原来很亲近,现在小新受了伤,连Monika都不认识了。Monika对小新是很好的,也许狗在受了刺激之后,还是会有些失常的吧。

诶?鱼还没有钓上来,哪里来的鱼腥味?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