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我在月亮上看见了你的影子,我的心就在那里,所以即便今生今世只是一头猪,也要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我也是后来听师傅说,当初玉帝将我打下凡间本意不是投猪胎,只是去个寻常人家,做寻常人,从此与天庭再无瓜葛,凄冷的广寒宫就只是芸芸众生眼里的一轮清月。却不曾想,押送官却把我推入了畜生界,事已至此,已经无力回天。

听沙师弟说,推我入畜生界的童子分明是玉帝身边的近侍,六道轮回,天、人、阿修罗、畜生、恶鬼、地狱,界界分明,又如何能错?

如今投了猪胎,跟着一只死猴子,一个老秃驴何时才能走到西天。

都说我贪生怕死,这一路鬼怪妖魔,又有谁是没有背景的。猴子自有菩提祖师,见了妖怪杀了也就杀了,老秃驴是金蝉子转世又有旧情人妙善相助如何能够说灭就灭。我不过是败军之将,玉帝的眼中钉,肉中刺,若不是有天蓬神位别说是猪胎,就是灰飞烟灭也未可知。打得过如何,打不过又如何,我已丢了神位此生若想活着见你,又怎敢动他们半根毫毛。

02

他们要说就任由他们说去吧,我已不再是天蓬,既无兵权又无仙位,更不必说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自是配不上你了。

只是我不甘心,今生今世就算只是远远的再看你一眼也就知足了。可是这九重天,不是只有双脚就能走得上去的,我不得不皈依佛门才有机会上得西天,希望有朝一日能修成正果,超越六道轮回,如此便不会再受天庭束缚。

可是西天的路好长啊,我日日牵马,迎来日出又送走晚霞,只有在夜里的时候抬头看一眼世人称作月亮的广寒宫,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你一人吞食了西王母赐予你和后羿的仙丹飞升仙界,违背天意本该受重邢,神魂俱灭,可玉帝却将你安排在这天庭之下与人界之上的广寒宫,并赐玉兔为伴,其间情义我又怎能不明白。

那日为西王母祝寿我自是多喝了几杯,酒入愁肠,情难自禁,可是我又怎会轻薄于你,又怎会胡作非为,想必你也是心知肚明的。自你飞升仙界,相识亦有百余年,我又何曾做过半点越矩之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天庭也早已不是紫微大帝的天庭,天蓬亦不是紫微大帝的九神之首,这天蓬不做便不做了吧。只是我忘不了,忘不了你飞升那日一路逃到南天门,身后追逐而至的后羿的射日神箭,你惊慌失措的眼神和头也不回的决绝。自那日初见,便再也不能自拔。

03

转眼下界已有数十年,在云栈洞的日子我遇到了高翠兰,高老庄高员外的三女儿,有着与你一模一样的容颜,我以为是你。奈何高员外受不了我的模样,执意不肯。

一晃又是数年,我也意识到那个人终究不是你。此时观音为保转世金蝉子顺利到达西天便找到当年大闹天庭的猴子,我和因为打破琉璃盏而被赶下界的卷帘大将一起保这秃驴西行。

猴子日日对着晚霞发呆,老沙日日拼着琉璃盏的碎片,秃驴的袈裟附着一缕观音的意念。我们彼此各怀着鬼胎一路向西。他们嘲笑我晚上对着月亮流泪,我们嘲笑老沙冥顽不化,猴子惺惺作态,秃驴尘缘未了。这颠沛流离的西行路上有多少苦累心酸,尽付世人笑谈中。

04

我相信,终会有一天还能见到你,便已足够!

《敢问路在何方》

你挑着担 我牵着马

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踏平坎坷成大道

斗罢艰险又出发 又出发

啦……啦……

一番番春秋冬夏

一场场酸甜苦辣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你挑着担 我牵着马

翻山涉水两肩霜花

风云雷电任叱咤

一路豪歌向天涯 向天涯

啦……啦……

一番番春秋冬夏

一场场酸甜苦辣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系列文章琉璃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