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5

按着按着,舒服的睡了,于谦望着小胖子的脸,将被子轻轻拉上,自己点了一根烟出去了。

那天去找郭德纲,纯属无奈之举,他知道有些话早说比晚说要好,一味地依靠自己,恐怕以后郭德纲会更难过。

这不是病,只是若再拖下去,恐怕真成病了。打小抽烟、喝酒,仗着自己有点能耐,嗓子坏了也这样喝,郭德纲不是没劝过,可是他劝的太隐晦,自己想想便接着抽起来了,一直到一年前,嗓子总不适,说话不到3分钟就想烟抽,喝酒容易醉,他才去寻求帮助,医生说,想要继续从事舞台艺术,只有一种办法,戒掉。

这不是很难的事,他也这么以为,可是第一次在家戒烟,就整天的睡不着觉,坚持到上台,想着台上那么专注,总不会想烟抽,没想到,说不到20分钟。郭德纲便看出了自己的不适,匆匆结束段子,鞠躬下台,郭德纲以为自己是感冒不适,其实并非,下了台赶紧找颗烟抽,这才把一整晚的演出顶下来。

这也不是办法,他总想着有大块的时间能让自己戒掉,可是哪有这么好的事,他也试着不去想,或者干脆就这么随性下去,但他舍不得,思忖再三,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郭德纲,拖了半年,自己的身体再经不起折腾为止,才告诉他。

想也知道,他的反应会是这样,自己怎么会抛弃他呢。

可若狠不下心去跟他说这件事,自己一旦不能陪他,恐怕他又会陷入未知的恐慌中,人们总说,他的捧哏让郭德纲添彩,郭德纲已经适应了有他在的时候,如果他不在身边,郭德纲该怎么办?不仅是台上,台下的他们,若不能相伴,也许比台上的孤单,更令他难过。

让他喜欢一个人的日子,台上与他人合作,台下自己休整。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

扭头看看睡的正香的小胖子,抬手去帮他拢被子,也不知小胖子怎么了,一把抓住他的手“别走”,笑笑,陪他躺下,屋外,月光微凉,气色正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