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16)

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勇敢的爱

第十六章 聚会南京

宾馆房内,柔和的灯光懒洋洋的洒在墙上,安逸的铺在白色的床上,让人看起来想迷迷糊糊睡去。然而,此刻,寂静的屋里想起的却是噼里啪啦的键盘声,桌子旁是端坐着,眼睛紧盯笔记本屏幕,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的宁心。

本来打算周六陪楚雪玩一天,周天写完周一要汇报的内容。结果周六中午回北京的决定,让她必须今晚完成周一汇报内容的总结和材料整理。从挂断楚雪电话,到现在已经忙碌了近一个半小时,已经21:20,突然肚子咕咕响让她意识到没吃晚餐,她起身拉开双肩包,拿出逛超市备的红豆面包和玉米热狗,边吃边看材料,今晚她必须完成材料整理和汇报PPT编写。

红豆面包和牛奶麦片是于安之前经常给她备的加班夜宵,而她也吃习惯了,玉米热狗其实属于于安之前叮嘱她少吃的垃圾食品之一,买时有犹豫,没想到今晚省时方便时,它派上了用场。吃着简单的食物,又让她想到于安,她才发觉于安对她的照顾和爱,已经根植于她生活的琐碎小事。

他对她的爱,除了恋人,即像兄长,又像父亲,这弥补了她年少时由于爸妈离婚所经受的心理创伤。爸妈离婚后她选择跟了妈妈,虽然爸妈各自给她的爱都不算少,爸爸经常给她买她喜欢的玩偶,妈妈照顾和给她能力所及的一切,但哪个孩子不期望父母团圆啊,她内心的孤独感时时存在,可她从来都没有表现给爸妈过,毕竟爸爸又有家庭后,周六和妈妈一起带她去玩的时间并不多。她不想让爸妈难受,所以就自己忍受化解,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家庭环境和父母的离异,慢慢也造就了她坚强、独立、倔强的外在性格,同时,也形成了她感性敏感、自我保护欲强、偶尔脆弱的内在性格。

而这种内外在性格,影响着她的生活和爱情,她把自己活成了一颗带刺的玫瑰,兀自清高和独立着,锁了心锁,拒绝关爱,她走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

可特殊场景下出现的于安和对她的爱,瓦解了她内心的堡垒,打开了她的心锁,让她卸下了不安和伪装,平添了活波与可爱,活成一个花季少女应有的模样。除了恋人,她像孩子般调皮撒娇,像亲人般生气发怒,像爱人般腻歪不舍,她慢慢有了重生的感觉。爸爸组建家庭后,于安是第一个让她心安的男生,他给予的爱和呵护,基本重建了她的安全感,让生活在她心里又多彩起来。

窗外路灯已经亮起,隔着窗户, 微弱的灯光在灰黑泛白的天空,点亮一朵朵散开的光晕。合上笔记本,宁心伸了个懒腰,写完材料,手机时间已是早上4:52了,她几乎熬了个通宵,顾不上洗漱,疲累袭来,关灯,她和着衣服,钻进被窝,很快屋里就响起她均匀的呼声。

手机声响吵醒了熟睡的宁心,她没睁眼随声音方向扒拉手机,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

“喂,你好”懒洋洋的说到。

“宁心,懒虫起床了,都8点啦,我到了,正在去你宾馆的路上,大约半小时能到你那里,你可以再迷瞪会儿。”听到宁心迷迷糊糊的声音,楚雪猜到她还没起床。

“楚雪啊,你还挺快,好的,你到了直接上302房间吧,我眯瞪会儿起来洗漱。”宁心睡眼惺忪的爬起来斜靠在床头答道。

挂了楚雪的电话,宁心靠床头眯瞪了几分钟,艰难的爬起来,慢悠悠到卫生间洗漱。镜子中的她,白皙的脸上多了一丝憔悴,熊猫眼让她看起来疲惫不堪。她快速洗漱,涂了点眼霜,希望能让自己看起来神清气爽。

昨晚太累,忘了拉窗帘,快元旦了,外面街上逛街的、早餐的、跑步的,车来车往,这个古老的城市在晨阳的普照下,精神抖擞的像个正值壮年的小伙,阳光又迷人。

宁心手握着水杯,站在窗前遥望这个城市,也怀念过去的时光。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肯定是楚雪,她跑去开门。

“哈哈,快进来,冷吧,我收拾好了,你进来暖10分钟,喝口水,咱俩去楼下吃饭。”宁心接过楚雪的行李箱,拉她进来。

“你怎么熊猫眼,熬夜了?”楚雪进门就看到宁心大大的黑眼圈和憔悴的面容。

“恩,昨晚几乎通宵写周一的汇报内容,今天中午要回北京,没时间写了。”宁心边放楚雪的箱子边说,放完她随手递给宁心一杯温水,昨天下午烧的。

已近8:40,宾馆自助早餐截止到9点,俩人聊了会,楚雪也暖和了,这才下楼到宾馆一楼餐厅吃早点。楼下吃早餐的人不多,他们就近找了个座位,匆匆吃完饭,又闲来没事,但外面又冷,俩人就走进了宾馆外一个叫“漫享时光”的咖啡店。

要了一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一盘坚果,俩人在靠墙角落的沙发坐定,闲聊休息。

勺子在咖啡杯里慢慢搅动,时光在一丝丝的咖啡纹理间蔓延。宁心问起楚雪祭日那天的风波,差异于一般姐姐都对弟弟疼爱,为什么青阳的姐姐对青阳如此狠心,好像不是亲姐弟似的。

楚雪这才讲起青阳和她姐姐的故事。

楚雪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秘密,青阳生病后离世前几天,公婆才告诉了青阳身世之谜,本来希望他一辈子都不知道,但青阳要离开了,希望他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安心离去,也希望他不要怨恨他姐姐。

青阳姐大名叫田青花,1岁多的时候,青阳父母在一次赶集回家的路上,捡到了一个男婴,大约刚产一周左右,脸还有点皱皱巴巴,被花褥子抱着,褥子里有一个小银锁和一张纸,上面写了男婴的生日,也请求好心人捡到收留,这个男婴就是青阳。

宁心听的入迷,就在这时,她电话响了,是张磊,她犹豫了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张磊,有事吗?”宁心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美女就是冷漠啊,没事不能找你啊,我来南京出差,前几天路过阜阳去看阿姨,听阿姨说你也在南京出差,所以就想聚聚聊聊,今晚有时间吗?一起聚聚吃个饭怎样?”张磊油滑的说话方式一点没变。

“哦,不好意思,我今天中午回北京,我男朋友生病了,我回去看看他,周天晚上才能回南京。”宁心知道张磊喜欢他,所以她直接挑明她男朋友而且她很关心爱他。

“哦,这样啊,没事没事,那就等你回来再约,嘿嘿,反正我在南京也要呆一段时间的,你住在哪呢?我有时间去看看你呗。”张磊有点失落,但他觉得自己有时间折腾,就嬉皮笑脸说到。

可他的嬉皮笑脸以及过多的撒娇式寒暄,也恰恰暗含了他内心的不自信,而这种在宁心面前才有的不自信来源于他屡次被拒,所以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连说话都不在常态。

宁心最讨厌他的撒娇式话唠和嬉皮笑脸,这让她感觉他有些轻浮和不可靠,而她,她知道自己内心需要的是什么。“再约吧,我在公司附近的速8住,今天中午飞机,我要收拾东西了,再见哈”说完不等张磊回话,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张磊一愣,“还是那么倔强,脾气一点没改啊”他自言自语到。不过,还是他喜欢的样子,他没太失落,他窃喜自己至少知道了她的住址,总会能追到她的,即使她现在有男朋友,只要她没结婚,他还是有机会的,而他也深知他在阿姨那里的优势,他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和锲而不舍,追她这么多年、每隔段时间去看望阿姨以及他工作上的很多成功,就能证明。他放下手机,脸上有落寞,但随即又舒展出期待的微笑。

上一章 | 勇敢的爱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