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6)

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曾经情深(1)

第六章 曾经情深(2)

寒冷的冬夜,没有什么比坐在厚厚的棉被窝里更舒服和温暖了。

此刻的楚雪身体享受着温暖,而伤痛的往事让她的心里充满孤独和寒冻。

“我有过一段感情和婚姻,他叫田青阳,是我大学同学,大二恋爱,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楚雪缓缓的说到,脸上没有笑容,但很温和。

“哦,我第一次见你时,和你搬抬东西时,我似乎看到你带过一个婚戒,后来没看到了,我也没好意思问。”

“恩,青阳是我遇到的最好的男人,真的,他在我眼里很帅,很阳光,也很有责任感和担当,对我也特别好。”楚雪嘴角微微上扬的说到。

“我们相识到相知到结婚到后来的一切,我永远无法忘记。”楚雪看着天花板,陷入深深的回忆,思绪被拖到13年前,他们初识那一年。

大一入校,楚雪在报到交费处,遇到的第一个同届同学,就是田青阳。

那时的她瘦瘦小小的,背着鼓鼓的双肩包,一手拖着箱子,一手半拖半拎着一个装被子的大包裹,这些负重超出她体重很多,和她瘦小的身材形成强大的反差,而这一幕,被同在报到交费处办入学的田青阳尽收眼底,他很吃惊这个瘦小的女孩如此强大。

“嗨,你好,我是电子商务系2班新生,你是哪个系哪个班的?”田青阳很热情的问到。

看着旁边阳光男孩和自己打招呼,楚雪腼腆的回复,“哦,你好,我是财务系4班的新生。”

俩人各办各的,交完学费,填好新生登记表,在交费处办理完,按提示去后勤住宿处办理入住。

“你拿的东西这么多,需要我帮忙吗?我来帮你拿吧”,田青阳主动友好的说到。

“哦,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楚雪急匆匆的说。正准备转身拎起包裹,放下容易,再拎起难,她几下没拎起来,看着田青阳在看她,她脸上露出尴尬的红晕。

“来来来,我帮你吧,我比你有劲,你拉着箱子吧,包裹我来扛着。”说着呼哧一下就扛起了包裹。

“哦,真的谢谢啦。”楚雪有点尴尬和感激的说。

一路上,俩人沉默无语。办理了住宿,田青阳把楚雪送到女生宿舍楼下,等她分两次拿上去行李。

“真的谢谢你,同学,我上去了哈,再见。”楚雪说完正准备转身,被田青阳叫住了,“我叫田青阳,田野的田,青草的青,阳光的阳,你呢?”

楚雪被他这种认真的介绍愣住了,“哦,我叫楚雪,清楚的楚,白雪的雪。”

“挺好听的名字啊,以后若有事需要帮忙,可以到商务系找我。”

“恩,谢谢啦,再见。”说完楚雪就跑进了宿舍大楼。

这次以后,她和田青阳没见过面,直到一次活动偶遇。

入冬,室友夏冰,一个漂亮的外语系女生,和她老乡张乐,组织他们宿舍男生和她们宿舍女生联谊活动,活动是滑旱冰,本来楚雪觉得自己没有运动细胞不想去,但在大家劝说下,也考虑到活动的团队性,就鼓起勇气参加了。

活动目的:促进联谊,结识朋友
活动费用:AA自费
活动地点:学校东门外“畅游”室内旱冰场
活动时间:周六8:00~12:00

楚雪和室友换上运动服出发,8:10分到旱冰场时,男宿舍同学们已经再等候和买票了,女生来的晚,夏冰考虑到排队时间问题,就和张乐沟通票由他集体买,活动完后大家AA给他。张乐买票间隙工作人员已经领大家进入场地,领取合适码的冰鞋。

“Hi,楚雪啊,好久不见,你也来了,你和夏冰一个宿舍?”换鞋的田青阳突然看到领冰鞋的楚雪。

楚雪回头看到换鞋的田青阳。 “哦,田青阳,恩,我们宿舍是汇合宿舍,有英语系同学,夏冰就是。”

“你旱冰滑的怎么样?”田青阳问。

“我没滑过,怕摔。”

“没事,我可以教你,我高中滑过一段时间。”田青阳热情自信的说。

“也好,谢谢啦。”楚雪有点不好意思的答道。

领好换好鞋,大家陆续进入场地,夏冰和张乐准备集合大家互相自我介绍下,突然看到田青阳在教楚雪滑,就熟练的滑到他们面前,“田青阳,你下手还挺快啊,是不是对我们楚雪有意思哈?”,夏冰半仰着脸眨巴着眼睛看着田青阳。

“夏冰,你别乱说啦,我和田青阳入学报道时就认识啦,今天第二次见,完全没有的事。”楚雪尴尬急急的说。

“夏冰,我们是入学时就认识了。比认识你还早,哈哈,什么叫下手挺快,总没你家张乐对你下手快吧?”田青阳一脸调侃的说,完全看不出他是尴尬还是有深意。

“田青阳,你少瞎说哈,我和张乐没有半点关系,他怎么样那是他自己的事,和我无关哈,我心里有喜欢的人”,夏冰笑容满面的看着田青阳说。

“你......,你不能这样伤害老张哈”,田青阳假装严肃的瞪眼到。“夏冰,不说了,楚雪,我继续教你滑。”田青阳说完就指着楚雪让她慢慢往前滑,他在后面保护。

夏冰还没反应过来,田青阳就滑过了她,楚雪经过夏冰时,看到夏冰看她和田青阳的眼神有变化,说不清楚是讨厌还是生气。

那天滑冰,田青阳一直和她一起滑,有他的指导和保护,楚雪已经能自己滑了。夏冰本来滑得就不错,跟在田青阳后面一直和他PK。

滑完冰,回学校的路上,田青阳走在楚雪旁边,夏冰跟在田青阳旁边,而张乐跟在夏冰旁边。

那次滑冰之后,田青阳在冰上前滑、倒滑、双脚前后交叉前滑和倒滑、双脚左右交叉前滑和倒滑,优美又帅气的身影,就在楚雪的脑海挥之不去,她突然发觉这个干净阳光、乐于助人的男生好像在自己心里悄悄住进来了。同时,她才知道,张乐一直追求夏冰,然而夏冰一直喜欢暗恋的人原来是在校英语角认识的田青阳,联谊活动是她主动组织的,因为有田青阳。

了解到这些,因为和好朋友夏冰同一个宿舍,楚雪又是很矜持的性格,于是,就开启了她暗恋的时光。

而田青阳呢,用他后来表白楚雪的话说,他在入学报道时就对楚雪有好感,只是不一个系交集不多,可滑冰交流后,这个瘦小坚强的女孩让他第一次想去喜欢和保护,他发现自己喜欢上楚雪了。

再后来,田青阳找了个日子,楚雪念念不忘的日子,七夕前一天傍晚,田青阳约她到教学楼楼顶,还有他宿舍的哥们一起,见证他的表白。

灰黑的天幕下,蜡烛组成的心形,中间洒满玫瑰花瓣,星星点点跳动的火焰就像她深藏的爱恋,她内心激动却又不知所措,她当面拒绝了他的表白,她没想好怎么和好友夏冰分享她的快乐和甚至以后的相处。

后来,田青阳单独恳求问过她原因,她说,你还是考虑考虑夏冰吧,她很喜欢你,你应该知道的。田青阳回复她,可是我不喜欢她,我喜欢的是你,你不用为难,我来处理。

再后来,田青阳约她和夏冰一起吃饭,在吃饭间,田青阳再次表白楚雪,并很真诚的对夏冰说:“你是我很好的朋友,我和楚雪的交往,真的希望得到你的祝福。谢谢 ”。

夏冰一开始没说话,落泪,她临走对田青阳说:“可你知道的啊,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啊,不只是好朋友”,就把背影留给了田青阳和楚雪。

从那以后,夏冰换出了汇合宿舍,也和楚雪没有了任何交集,直到毕业,夏冰也没有和楚雪恢复到最开始的朋友关系。

从那以后,田青阳和楚雪就成了恋人,成了大家眼中相亲相爱的榜样,尽管在校期间也有磨难、吵嘴,但也始终没分开他们,就连大家都叫嚣的毕业就失恋,也丝毫没影响到他们。

“毕业后,青阳去了一家IT公司做市场销售,长期出差,我呢,去了现在的单位做财务,2年后,我们领证结婚了,虽然没房没车没太多存款,但我们有彼此,这是我们觉得能给彼此的最大的幸福。”楚雪从回忆中慢慢出来,缓缓说到,这些美好的回忆让她脸上有了微笑和红晕,就像刚谈恋爱的少女,她停顿了讲述,好像在享受过去的时光。

“那后来呢?”宁心急急的问到。

“后来,唉,结婚后,我们很幸福,可是,好景不长,半年后,青阳被检查出一种恶性遗传病,目前医学救治成功率很低”,楚雪声音哽咽,之前幸福的微笑,被悲伤笼罩。“犹如惊天霹雳,生活和我开了巨大的玩笑,青阳前后坚持了5年,我陪他一起坚强,从前没做过饭的我,按照医生叮嘱的禁忌,我慢慢学会了做饭,给他做对他有恢复作用的饭菜,我期待上帝有奇迹,可是,终究没有出现奇迹,青阳,离我而去了,那年他才31岁啊”,楚雪,终于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她大声哭起来,宁心抱住了她,她静静的,她知道楚雪此刻需要的是情感的释放,不是安慰。

楚雪哭声渐停,她轻轻的说“青阳办丧事那天,来了很多同学,夏冰也来了,这是我们痛过后最后的和解。我和青阳没有孩子,他说我还年轻还有很多选择机会,不想拖累我,这也是我最大的痛,青阳走了两年了,这种痛压在心底没给人诉说过,今天说出来,我的心啊,又死过一次”。楚雪泪流满面。

“楚雪,谢谢你信任我,没事,都会好起来的,你这么好,肯定会再遇到爱你的人的。”

“恩,对,所以,宁心,你也不要难过,听听我的故事,你就知道,阴阳两隔,没有什么比相爱却永远再也爱不了更痛苦扎心,逝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们活着的,要更珍惜生活,去享受生活,也懂得爱自己,除了爱情,我们还有更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做。”楚雪有点哽咽的说。

“恩,楚雪,你说的太对了。哇,凌晨3点多了,咱们快睡吧”

“好,你今晚就别折腾过去了,睡我这吧”

“好”,她和楚雪都盖好被子,然而,两个人的心却清醒着,宁静的夜里,却无法安放伤躁的内心,楚雪在想以后的路,而宁心想起了她和于安。

莫名的分手,但,确实是分手了,于安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也没有挽回。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放下于安,也不知道于安是不是还会挽回她,她更不知道他们以后会怎样,但今晚楚雪忍着心痛、抱着信任告诉她的,她能懂,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人生路很长也很短,她,楚雪,也许,都还有很多其它的精彩等待她们在有限的时光去发现,去体验。

下一章 | 雪上加霜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