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水

当每一滴水都生死攸关

是否还愿意为一朵花

付出眼泪


他已经在荒漠中走了三天三夜了。

不知从何而来的大风裹挟着凭空出现的黄沙四处袭虐,将一座又一座城市掩盖在沙堆之下。光鲜亮丽的都市,在自然的威力前太过于微不足道了。一阵风,一堆沙,就轻易抹去了它存在的痕迹。

作为林业工作者,他算是侥幸逃过了第一劫吧。风沙初起的时候,他正好在山里值班。没能等来送给养的同事,他咬咬牙,还是决定擅离职守——三天了什么消息都没有,这实在太反常。

骑着摩托进“城”,满目却只有金灿灿的沙子,晃得眼花。他试着挖出一条道看看下面的情况,反倒险些也陷入流沙。他放弃了,看着茫茫沙海,不知道该往哪处走。

一开始,他还能依靠摩托车,可开了两天就没油了。沙子依旧在不断增多。或许,他永远都走不出这片凭空出现的荒漠。

“全部给养,就剩下这些了,”他拿起瓶子晃了晃,“就这半瓶水,还是先别喝吧。”

正午的阳光下,没有一丝一毫的荫蔽,他似乎在远处看到了一个湖。

“海市蜃楼么?”

可他还是抑制不住前去探索的好奇心。

“高温的空气出现了全反射,仿佛波光粼粼的水面。”有点失落的他自嘲道,“初中的知识居然也忘了。”

“不过发现了你也是很有意思的,”他俯下身,盯着地上一个小小的绿芽,“从离开山里后,你算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生命。”最近怪事那么多,这时就算你开口讲话我恐怕也不会感到害怕。

“你,你好。我好渴。”芽抖了抖柔弱的叶子,轻声地说。

“可我也只有这么多水诶。”他再次晃了晃那半瓶水,“算了分你一半吧。反正留着它们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他轻轻捏住瓶盖,手腕微微发力,将盖子扭开一条缝,随即一点一点歪斜瓶身。水如同断线的珍珠,一颗一颗沿着芽的茎杆落下。

“够么?”

“谢谢你,足够了。”芽快乐地抖了抖仅有的两片叶子。有了水,它们似乎更舒展了些。

他看着这幼小的芽,第一次,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感占据了全部内心。之后,他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云开始在空中出现,聚集。一滴,两滴,三滴……终于,一场大雨,给渴了多日的大地,润了润喉咙。

他是被雨声惊醒的。然而最让他惊讶的,不是那瓢泼大雨,而是身旁那颗小小的芽,飞快地抽枝生长,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花苞,再在一瞬间绽开。

第一次目睹一株月季,在雨中绽放。

花瓣的中央,坐着一个小小的姑娘,透明的小翅膀在雨中有些看不真切。

“呃,借你的那1/4杯水,一场雨来还你够不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