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逻辑04】通往皇帝之路:劣势之下,李世民为何能成功?(中篇)

昭陵六骏中的“什伐赤”,这是一匹来自波斯的红马,是李世民与王世充、窦建德作战时的坐骑

中篇

武德五年之后,天下大抵平定,最大的忧患只剩下突厥人。李建成和李世民大部分时间都在长安,他们的冲突开始加剧。

当时,李渊住在长安城最北端的太极宫,李建成住在东宫,在太极宫的东面,李世民住在太极宫的承乾殿,李元吉住在太极宫的武德殿后院,相隔不远。他们兄弟三人去见李渊,都骑马带武器,不讲什么人臣之礼。他们三人的手令和皇帝的诏敕一样有效,谁先发出去,朝廷就听谁的。

他们之间的冲突从后宫的枕边吹风和挖墙角上升到了谋杀。有一次,李世民陪同李渊去李元吉的住处,李元吉在卧室内埋伏了禁军,打算刺杀李世民,李建成于心不忍,制止了李元吉。

这只是未能实施的小打小闹,他们之间的冲突引发过更大的政治地震。

武德七年六月,李渊到长安北面数十公里外的仁智宫避暑,命令李建成留守,李世民、李元吉跟从。李建成让李元吉找个机会杀掉李世民,同时他派两个人送甲胄给庆州(如今甘肃省庆阳市)都督杨文干。杨文干曾经在东宫中担任警卫,与李建成私交不错,送甲胄大概是为了维系感情。这两个人到了豳州(如今陕西省咸阳北部)就不走了,上报说李建成让杨文干举兵,和他表里相应。宁州(如今甘肃省宁县)有人也上报太子要谋反。李渊非常愤怒,找了个借口让李建成立刻到仁智宫。李建成也很恐惧,不敢去,他的手下有人劝他占据长安城造反,有人劝他降低规格,不带随从,亲自去谢罪。李建成听从了后者的建议。

他到了仁智宫六十里外把随从都留下来,只带了十余个骑兵去见皇帝。李建成见了李渊,叩头谢罪,用力撞倒地上,几乎要晕过去。李渊的愤怒仍然没有消解,当晚,让李建成住在帐篷里,吃麦饭,对他严加防守,同时派人去召来杨文干。杨文干见到使者之后,知道认怂也没用,横竖是死,就干脆真的起兵造反了。

李渊和李世民讨论对策,李世民说:“杨文干这小子,居然敢狂妄谋逆,估计庆州的官员已经把他捉住杀了;如果没有,派一员大将征讨就行了。”李渊说:“不是你说的这样。杨文干事情牵连到李建成,我担心响应的人会很多。你最好亲自去,回来之后,立你为太子。我不能像隋文帝一样杀自己的儿子,应该封李建成为蜀王。蜀兵战斗力差,如果将来他能服从你,你要留他性命;不能服从你,你攻打他也容易。”

仁智宫地处山区,李渊担心会有兵乱,夜里带着警卫从南面出山,走了几十里住下。李建成东宫的官员和士兵陆续赶到,李渊命令他们三十人为一队,派兵围起来看守。第二天,他又重返仁智宫。

李世民出发之后,李元吉和妃嫔们轮流为李建成说情,大臣封德彝也以外臣的身份替他说情,于是李渊的想法就改变了,他让李建成回到长安,只是责备他兄弟不和睦,处罚了东宫一部分官员,其中也牵涉到李世民的亲信。

此人名叫杜淹,是杜如晦的叔叔,颇有才干,在王世充手下做到吏部尚书,后来归降唐朝,一直没有得到重用,他打算投奔李建成,房玄龄知道此人有歪才,恐怕会对李世民不利,于是聘入天策府。

到了七月,杨文干被手下所杀,这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就算结束了。

据学者研究,这个事件可能是李世民策划的,他收买李建成的下属,让他们诬告李建成和杨文干联手谋反。然而这并没有丝毫撼动李建成的地位,也没有给李世民增加什么筹码,两人的斗争更为加剧,李渊对李世民的猜忌也越来越重。

突厥人的入侵非常频繁,唐朝疲于防御,有人说突厥是贪图长安的子女玉帛,劝李渊烧掉长安,迁都他处。李渊听了之后颇为心动,李建成、李元吉和裴寂都很支持,只有李世民坚持反对,成功说服了李渊。李建成和嫔妃们借着这事也去诋毁李世民:“突厥虽然屡为边患,但得到财物贿赂就退回去了。秦王对外假托抵御侵略之名,实际上是为了总揽兵权,成就他篡夺皇位的阴谋。”

就在这一年的七月,李渊在长安城南打猎,把三个儿子都带上了,李渊命令他们比赛骑马打猎。李建成有一匹西域品种的马,肥壮而且脾气暴躁,喜欢用后腿向后踢,一般人难以驾驭。李建成把这匹马交给李世民,说:“这是匹好马,能够跳跃过几丈宽的溪涧。你擅长骑马,来试一试。”李世民骑着去追逐鹿,这匹马就开始向后踢,李世民从马上跳下来,站立在几步之外,再次去骑马,马又开始踢,如此反复好多次。李世民对亲信宇文士及说:“他想用这匹马来杀我,死生有命,这奈何不了我。”

李建成听了之后,找嫔妃在李渊跟前说:“秦王自己说‘我有天命,肯定能当天子,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死掉’。”李渊大怒,先召来李建成、李元吉,然后召来李世民,责备他说:“天子自有天命,不是凭着智慧和力量就能求到的。你何必这么着急追求皇位!”李世民摘了冠带叩头,请求按司法程序审讯。李渊依旧愤怒,正好有人入奏突厥入侵,李渊才平复情绪,安慰李世民,命他戴上冠带,讨论怎么对付突厥。李渊命令李世民和李元吉一起带兵从幽州抵御突厥。此后,每当有盗贼之类,李渊就会任命李世民征讨,但事情过去之后,就会多一份猜忌。

李世民在长安的势力不敌李建成和李元吉,他对这一点很清楚,所以他利用经略山东的机会把洛阳发展为基地,如果一旦发生重大变故,他就逃到洛阳自保,徐图将来。他任命行台工部尚书温大雅坐镇洛阳,温大雅就是在前一篇提到的《大唐创业起居注》的作者。派遣张亮带领一千多人到洛阳,不惜金钱,广泛结纳山东豪杰。张亮本人就是山东人,早年务农为生,后来参加了瓦岗军,是李世勣的部下,是一个典型的山东豪杰,由他来做这个工作非常合适。

李建成没有坐视不管,李元吉告发张亮要谋反,张亮被关押审讯,但始终一句话也没说,有关部门只好释放他回洛阳。

李建成除了在李渊那里不停诋毁李世民外,还积极采取其他方式试图解决掉李世民。

时间到了武德九年,这是李渊在位的最后一年。有一天,李建成召李世民前去饮酒,他给李世民喝了毒酒,导致李世民突发心痛,吐了好几升血,在淮南王李神通的搀扶下才回到住处。李渊去探望李世民,回来后告诉李建成:“秦王向来不能喝酒,从今以后不要再夜里喝酒了。”他对李世民说:“首先提出创业大计、平定天下都是你的功劳,我想立你为太子,你坚持推辞。而且李建成年纪比你大,当了这么多年太子,我不忍心剥夺。看你们兄弟之间必不能相容,一同呆在长安,必然出现纷争,应当让你去洛阳的行台,关东归你统治,仪仗规格都和天子相同,如同汉代梁孝王一样。”李世民听了之后开始哭泣,以不能远离父亲为由推辞。李渊说:“天下一家,长安和洛阳也很近。我想你的话过去就行了,不要悲伤。”于是李世民听从安排准备去洛阳。

李建成和李元吉商量:“秦王如果去洛阳,有了自己的土地和军队,就很难制约了。不如把他留在长安,留在长安他就是一介匹夫,很容易制服。”他们命令人上书,说:“秦王身边的人听说要去洛阳,无不欢欣雀跃,看他们的样子,恐怕不会再回来。”又找李渊身边的近臣劝说李渊。李渊的想法又变了,李世民没能去洛阳。

在当时实力悬殊,生命遭受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李世民肯定想去洛阳躲避锋芒,积蓄力量和李建成进行正面的军事对抗,可惜被李建成阻挠了。李建成如果地下有知,肯定非常后悔这个决定。

【权力的逻辑03】通往皇帝之路:劣势之下,李世民为何能成功?(上篇)

【权力的逻辑05】通往皇帝之路:劣势之下,李世民为何能成功?(下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