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逻辑05】通往皇帝之路:劣势之下,李世民为何能成功?(下篇)

昭陵六骏之特勒骠,李世民平定宋金刚时的坐骑

下篇

李建成、李元吉和他们的后宫支持者日夜不停地在李渊面前诋毁李世民,李渊打算治罪李世民,被大臣劝阻。李元吉甚至当面向李渊提出杀掉李世民,李渊没有答应。

虽然李渊偏爱李建成,但如他自己所说,他并不想像隋文帝一样杀掉自己的儿子(实际上隋文帝长子杨勇是隋炀帝所杀),他希望保证政权平稳交接,也希望父子之间不要反目。

到了这个境地,秦府的人都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长孙无忌、房玄龄和杜如晦,这三个李世民最信任的谋士都劝他发动政变,诛杀李建成、李元吉。

李建成、李元吉也在加紧摧毁李世民在长安的力量。

他们送了金银器一车给尉迟敬德,尉迟敬德不买账。李建成觉得既然不能为己所用,不如干脆杀掉,李元吉派人夜里刺杀尉迟敬德,没能得手。两招都行不通,他们又向李渊诬告尉迟敬德,在李世民的极力请求下,尉迟敬德才得以不死。

李建成又诬告程知节,把他赶到外地做刺史,程知节坚持不去赴任,请求李世民早点动手;李建成用钱财利诱段志玄,同样也没能成功。

但是他们成功把房玄龄和杜如晦这两大谋士赶出了秦府。

在这些动作的背后肯定有李渊的默许,他不希望李世民威胁权力的交接。

房玄龄、杜如晦被驱逐出秦府,府中只剩下长孙无忌、高士廉、尉迟敬德,他们一再劝李世民先发制人。李世民犹豫未决,咨询当世两大军事家——李靖和李世勣,两人都拒而不答。表面看起来他们没有支持,但是实际上没有告密或者偏向对方就是最大的支持。

恰在此时,突厥大举入侵,李建成推荐李元吉代替李世民统领诸军抗击突厥,李渊答应了这个请求。李元吉趁此机会请求带上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秦叔宝等人一起出征,同时还要求征发秦王账下的精锐士兵。这样的要求就是赤裸裸剥夺李世民的武装。但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

有人秘密告诉李世民,李建成打算在昆明池给李元吉饯行的时候,让壮士杀掉李世民,对外就说是猝死。之后坑杀诸如尉迟敬德之类的亲信。李世民把这个信息告诉长孙无忌等人,他们再次劝李世民先下手为强。李世民说:“骨肉相残,古今大恶。我知道危在旦夕,我想等他们先动手,然后我秉持大义去讨伐他们,不是更好吗?”李世民对于先动手杀掉太子在道德上还是有顾虑的,担心不能服众。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不得已,都威胁说再不动手,就离开李世民。

李世民又去问府中其他人,大家把这件事情上升到了国家社稷的高度,说:“齐王凶狠暴戾,最终肯定不可能服从李建成。听说护军薛实曾经对齐王说:’大王您的名字,合起来正好是唐字,这表明大王您终将继承皇位。’齐王非常高兴,说:‘只要除掉秦王,取太子易如反掌。”他和太子的图谋还没成功,就有了取太子之心。这样的人,什么事不会做呢!如果让这两人得志,天下恐怕将不再是大唐的天下。以大王您的贤明,除掉两人如同拾取地上的草芥,为何非要遵从普通人的道德节操,而忽视国家社稷呢!”

听了这些人拔高的话,李世民仍然犹豫。大家又用古代贤君舜的故事来说服李世民。

李世民还是下不了决心,他让人用乌龟壳占卜。这时他的幕僚张公瑾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个场景,直接把乌龟壳扔到地上,说:“卜以决疑,如今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疑惑的,为什么要占卜!假如占卜的结果不吉利,难道就不干了吗!”李世民这才下定决心。

李世民最主要的谋士是房玄龄和杜如晦,他俩都被驱赶出去了,但仍然在长安城。李世民命长孙无忌秘密召回房玄龄和杜如晦。房玄龄对长孙无忌说:“皇帝下令我们不可以再服从大王,如果我们私自拜见,肯定要处死,我们不敢听从调遣。”李世民大怒,对尉迟敬德说:“房玄龄和杜如晦难道要背叛我吗?”取下佩刀说:“你去观察一下,如果他们确实不想来,就砍掉他们的脑袋带过来。”尉迟敬德和长孙无忌一起去说:“大王已经下定决心了,你们赶紧到王府共同谋划吧。我们这四个人,不能一起走在人群中。”房杜二人穿上道士服装和长孙无忌一起进入王府,尉迟敬德伪装从其他地方过来。

就在这几天,天上出现了异象。

六月初一,出现了太白经天的天象。

六月初三,再次出现太白经天的天象。

太白就是如今的金星,太白经天指的是金星在白天出现,和太阳争辉。因为太白五行属金,主兵、主杀,所以古人认为太白经天表明要有兵变或动乱,不是好的兆头。

三天之内两次出现太白经天,肯定要出大事了,朝廷掌管天象的官员怎么解释的呢?

天象一般人看不懂,要不是有专业官员上报,李渊也不知道,天象因为和皇帝、国家有关联,也是最高机密。

太史令傅奕在第二次太白经天之后,也就是六月初三的白天,秘密上奏李渊:“太白出现在秦的分野,秦王当有天下。”太白出现在秦的分野,指的是太白出现的位置对应陆地上的秦地,大概是如今的陕西、甘肃一带,而李世民恰好是秦王,从名义上来说,他的封地就是秦地。

李渊当天就看了这个奏折,他是什么反应呢?他把奏折直接给了李世民。史书没有记载李世民看了之后的心理反应,是紧张还是喜悦,不得而知,李世民想占卜而没有占卜成,天象岂不是正好遂了他的愿?

不管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他的举动是向李渊上表(注意,不是当面)状告李建成和李元吉淫乱后宫,并且说:“我没有丝毫对不起兄弟之处,他们如今想杀我,似乎是为了给王世充、窦建德报仇。我如今若是白白死了,到了地下也耻于见到王世充、窦建德这些乱臣贼子!”对于这样的状告,李渊非常惊讶,答复是:“明天进行讯问,你早点来参加。”

李渊对打算对这件事做个了断,他召集裴寂、萧瑀、陈叔达、封德彝、宇文士及、窦延、颜师古等重臣参与此次公断。

六月四日一早,李世民带了大约十人埋伏于玄武门,哪十个人呢?分别是长孙无忌、尉迟敬德、侯君集、张公瑾、刘师立、公孙武达、独孤彦云、杜君绰、郑仁泰和李孟尝。

后宫的张婕妤偷偷得知了前一天李世民上表告状的事情,她早上骑马告诉了李建成。李建成召来李元吉商量,李元吉说:“我们应当调动东宫的军队,加强戒备,就说生病了不能去上朝,坐观形势变化。”李建成说:“我们的警备已经很森严了,一起入朝吧,亲自问问有什么消息。”于是他们一起骑马朝朝玄武门走去。

李建成兄弟两人进入玄武门,到了临湖殿,发觉不对劲,立即向东走,想回东宫。李世民从后面喊他们,李元吉张弓想射李世民,连试了好几次都拉不满。在这个间隙里,李世民射杀了李建成。尉迟敬德带了七十多名骑兵赶到,把李元吉射下马来。李世民的马大概是受到了惊吓,跑到树林里,李世民被树枝刮到,落下马来。李元吉赶到他面前,想用弓勒死他。尉迟敬德跃马而至,怒叱李元吉。李元吉往武德殿跑去,被尉迟敬德射杀。

李建成的部下听说李建成死了,带着两千精兵往玄武门赶去。张公瑾力气大,一人关上大门阻挡大军。李建成有一员部将叫薛万彻,打算进攻秦府,尉迟敬德把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头拿出来给大家看,这两千精兵看到人头之后就溃散了,秦府免于被屠灭的危险。

到此,玄武门之变最惊险的部分就结束了,之后是李渊抚平心绪接受现实,把权力让渡给李世民。大唐王朝的首次权力交接以最血腥的形式完成了。

大家最大的疑问来了,为什么李建成和李元吉一定会走玄武门?过去我们听了无数次玄武门之变,可是为什么是在玄武门?

我们先来看一下玄武门的位置。“玄武”是北方之神,所以玄武门在北面,相对应的,“朱雀”是南方之神,所以朱雀门在南面。玄武门是长安城最北面中间的一座城门,但是这道门普通百姓走不了,因为皇帝居住的太极宫在长安城的最北面,玄武门正好就是太极宫的北门。


玄武门在长安城的最北面,那个时候大明宫还没兴建

如此说来,李建成、李元吉是从城外进入玄武门吗?东宫不是在太极宫的东侧吗?

首先,从玄武门出去不是城外,是一片叫西内苑的地方,也就是皇帝的后花园。李渊这一天召集大家公断的地方在太极宫的北面,距离玄武门比较近。李建成两人从东宫出了北门,向西走一段,再从玄武门进去,是最近的路程。因此玄武门是他们的必经之地。东宫和太极宫之间也有小门,但是那样走有点远。

进入玄武门,就意味着进入李世民的埋伏圈,李建成发觉不对劲之后,不可能再回头从玄武门冲出去,那样做就正中了李世民的下怀,他们只能往东走,从小门回到东宫,但是没能跑掉。


公断的地方距离玄武门比较近,从东宫北门出来再进入玄武门是最近的路

从古至今,类似这样转移国家最高权力的政变不计其数,有一些成功了,但大多数失败了。其实政变成功最关键之处是控制住核心人物,他可能是皇帝,可能是权臣,可能是外戚,也可能是宦官。从技术层面来讲,大多数情况下,仅需几个壮士就可以制服这样的核心人物,但往往政变的策划者在这个时候就会犯糊涂,抓不住重点,要不然就是在执行时过于紧张,功败垂成。我们熟知的,东汉末年,何进想要诛杀宦官,其实一小只军队就可以做到,他却偏要招来外地的军阀董卓。王允就没有再犯这样的错误,他策反了一个吕布就干掉了董卓。

李建成和李世民之争也是一样,双方成功的关键是除掉对方,纵使李建成和李世民有万夫不敌之勇,也无法在仓促之间抵挡住几个壮士的袭击。李建成和李元吉的一贯思路就是刺杀,可是因为李建成没有下狠心,错失了一些机会。玄武门之变前夕,李建成的计划仍然是借着出征饯行的机会杀掉李世民。稳妥起见,他还同步瓦解李世民的势力,防止事后的动乱。可以说,这样的思路是非常正确的。只是没想到李世民先动手了。

从现有的史料来看,李世民此前并没有刺杀的计划,他的思路是发展自己的势力和李建成、李元吉形成抗衡的局面,为将来的最终冲突积蓄力量,实在不济,就跑到洛阳发动战争。

但是,最后的结局恰恰相反,李世民完成了致命一击,他和尉迟敬德两个人分别杀掉了李建成和李元吉。东宫和齐府蓄养的两千精兵形同虚设,等他们赶到时,看到的是主人的人头。

不过即使是李世民这样久经沙场的人物,他在这个时刻也是害怕的,从之前的犹豫不决,到现场掉下马来,都表明他内心的惊慌。的确,这件事情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假如李建成事先发觉,假如李建成多带了一些侍卫,假如李建成跑回了东宫,假如东宫的士兵冲了进来……这些都会导致计划失败,李世民在事前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由此看来,那些能力远不如李世民的人去搞政变,失败也就是正常的了。

自玄武门之变起,唐朝几乎每位皇帝的登基都不顺利,权力很少能够平稳交接,政变时常发生。不得不说,李世民开了一个不好的头,政变也是会遗传的。

【权力的逻辑03】通往皇帝之路:劣势之下,李世民为何能成功?(上篇)

【权力的逻辑04】通往皇帝之路:劣势之下,李世民为何能成功?(中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