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曾记得,我们爷孙俩,

为了去山上挖药材疯备干粮,

为了去放牛,备一个八路用的水壶,

那些岁月,

不论挖药还是放牛,我虽只懂得玩乐,

可,有你作陪,

我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像只小鸟,

哪怕只是自娱自乐,我也特满足。


后来,异地求学,

每次我放学回家的那天,

早早的,门口总会有一个老人极目远望,

岁月的痕迹洒在拄着拐杖,

守望着我的两鬓斑白的佝偻的老人身上,

于是,每次还没到家,

我就能望见您守候着的身影。


再后来,岁月无情,

您说,要我快乐,要我努力,

要我哪怕您离去了也不要回来,

您说您都会知道,您不想我为您哭泣。

可笑的是,

我真的没有回去,并不是我不孝我不爱您,

而是,

我知道,

我就是您一生的所有时光,

您已离去,

可是,您已在我的血液里流淌不息,

因为,

我就是,你的时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