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撩何娶番外 之后的日常(三)约会

十一假期,平时都很忙碌的两人终于都有了空闲的时间。睡懒觉是必须的,但是在家吃外卖就显得寒酸了。

“出去吃。”魏泽主动提了出来。

白羽自然答应下来。

“你想吃什么?”魏泽问。他知道白羽经常窝在实验室里吃泡面,难得有机会当然想让他吃点儿好的。

白羽想了想,说:“煎饼果子。”

“…………………………………”

“可以么?”

“当然!不可以!!”魏泽戳了戳白羽的额头,“能不能有点儿追求?点点儿高级的!”

白羽捂住脑门儿,“我觉得煎饼果子很好吃啊。我小时候为了吃那个都要攒一个星期的钱呢!要是想要两个鸡蛋还要加钱….”

“几个?”魏泽打断了白羽让他心疼的话。

“嗯?”

“你要加几个鸡蛋?”

“两、两个就行。”

“OK。四个。”

“喂!!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再说就六个!”

“……………………”

白羽吃着争取来的“只”加了三个鸡蛋的煎饼果子一脸满足,身旁坐着的魏泽看着白羽的吃相也是一脸满足。

“吃饱了想去哪儿?”魏泽问。

“我都行~”

魏泽看了看白羽穿的T恤,“去商场吧。”

“好。”白羽依旧专心地品尝着手里的美食。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边那个。拿小号的给他试试。”魏泽走进一家潮牌店绕了一圈随手指了六七件衣服。

白羽跟在魏泽后面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说:“干什么搞那么多件啊?”

“试试呗,试穿又不花钱。好看就买。”

“好吧……”

魏泽转身又拿起一条牛仔裤对这白羽比划了一下,点点头,问销售:“这裤子也找一条吧。”余光一扫,继续说:“那边的短裤也是。”

“马上入冬了,不用短裤了吧?”白羽想阻止魏泽疯狂购物的行为。

“明年没有夏天啊?先买着。”

“我明年就胖了呢?”

“那就买个松紧带的。”

“………..”白羽无奈了,只好乖乖被送进了试衣间。

“刚才他试过的拿新的给我包起来。”魏泽趁白羽环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对身旁的销售员说着。

“好的。”销售员暗自庆幸着自己的好运,笑着立刻跑去拿衣服了。

白羽走出试衣间,穿着的正是最后魏泽调的短裤。

魏泽摸了摸下巴,对他招招手,“过来。”

白羽乖乖走过去站在坐在沙发上的魏泽面前,“怎么了?不合适么?”白羽的语气里甚至透出了期待。他内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让魏泽花钱的,即使魏泽多次强调这是夫夫共同财产,不只是他自己的钱,白羽还是改不过来这个小毛病。

魏泽掀起白羽的上衣,看着裤腰,伸手扥了扥,“你最近是不是又瘦了?”

“有么?”

“我说有就有。”

“…….”白羽无奈了。

魏泽把白羽的衣服放下,又往下拽了拽,“这裤子就不要了,有点儿短,露腿太多。这polo衫也有点儿短,弯腰会露后腰的。”

白羽心中暗喜。

销售员凑过来说:“这件有长款的。”

“哦?好啊。”

“啊?不必了。”

两人同时开口,销售员却果断看向魏泽。

“拿件浅蓝色的。”魏泽确认着。

销售笑着快步去拿了。

“乱花钱!”白羽终于忍不住说魏泽,学着他的样子戳了戳魏泽的额头。

魏泽却笑了,“我错了,回家我乖乖受罚,行吧?”

“罚什么?”

“我想了几个选项。你来挑!”

“嗯。”

“选项A:晚上做的时候我只用一只手。”

“……”

“选项B:晚上做的时候我堵上耳朵,罚我不能听你的声音。”

“你!”

“选项C:晚上做的时候我闭着眼睛,罚我不能看你的表情。”

看白羽面红耳赤瞪着自己的样子,魏泽兴致勃勃地继续说:“选项D:以上都要。”

销售员此时不合时机地跑了回来,刚要把衣服送进试衣间,白羽一把将衣服抓过来,自己气哄哄地走进了试衣间,还不忘指着魏泽吼了一句:“E:晚上你睡客房!”

“呃…….”销售员一阵尴尬,以为夫夫因为衣服的事儿吵架了。

魏泽抱着双臂靠在沙发上,脸上的笑容毫不掩饰。

销售员刚要默默远离狗粮区域,魏泽突然转头问他:“对了,你们这儿有卖男士内裤么?”

“哈?”

最终男士内裤比任何一件衣服都先上了白羽的身。

“穿这个吧。这件我最喜欢。”男厕所的隔间里,魏泽和白羽挤在一间里。白羽衣冠不整,下半身一丝不挂地坐在用自己裤子垫着的马桶盖上。魏泽兴致高昂地翻着刚买不久的那一袋子新衣服。

白羽一边自责一边接过新衣服放在腿上挡住了关键位置。

怎么就莫名其妙被他带到厕所做了.....做了那种事情呢.......简直是......

“怎么了?”魏泽蹲下身看着白羽发呆的脸问。

白羽抬起眼瞪了魏泽一眼,“你!”

“嗯?”

“这是公共场合!”

“又没人看见,没事儿。”

“听见了怎么办?”

“放心,我注意了。有人进来的时候我动作都会慢一些。也都捂住你的嘴了。”

白羽脸更红了,因为他在整个过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有没有人进来。他,居然比魏泽还投入么?

魏泽用手指刮了一下白羽的鼻尖,“别闹别扭了,我错了。回去睡客房。”

“不许。”

“不许?”

“你不许睡客房。你跑了谁给我按摩?”

魏泽笑了笑,“好。按哪儿?”

“腰。刚才膈到水箱上了,好疼。”白羽说着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青的后腰。

魏泽突然有些自责,吻了一下白羽,“是我不好。一会儿带你吃顿好的,然后晚上给你好好按。”

“嗯。”

“你个骗子!!说好的按摩呢!!!”白羽跨坐在魏泽腰上用力推着魏泽的肩膀。

“按摩前列腺也是按摩嘛~”魏泽坏笑着紧紧扣着白羽的腰不让他逃脱。

“放开我!”白羽深深觉得今天实在是太纵欲过度了。

“小羽乖~”魏泽亲吻着白羽的睫毛、脸颊和脖子,小心地安抚着他。但下半身也没有消停,依然有规律的冲顶着白羽的敏感点。

“嗯......魏......唔.......别、别再.......”

魏泽太了解白羽的身体了,没几分钟白羽身子就软了,趴在魏泽肩上喘息。

魏泽正觉得今晚又得手了,只觉得肩头一疼。

白羽咬了他一口,还带着奶音说:“咬死你.....”

魏泽微微一笑,轻轻地咬了一下白羽的耳垂,“嗯。死在你怀里我值了。”


作者有话说:

【夫夫都挺忙的,抽时间约会(给大家看)挺不容易的~不过,魏同学,你偶尔也要忍耐一下啊!】

《不撩何娶》正式开始预售啦啦啦啦啦~~欢迎大家来微博@兔子_usagi的置顶微博看详情~

如果没有微博可以去淘宝: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1349872257

希望喜欢魏泽和小羽的盆友前来购买~给你们笔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