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青•故事优选】专题推荐文章

叶薇正在考虑要不要和沈麦一起看电影,沈麦弯身拾起洒落的红玫瑰,说道:“怎么了?不喜欢看?”

叶薇想:“既然喜欢沈麦,爱屋及乌,那就接受他的一切,正好是次机会,克服自己的恐惧心里。”

叶薇说道:“没事,我们走吧。”

就这样,两人收拾了下,一起来到影院。电影已开始,灯光昏暗,不时有尖叫声或哭泣声,扣人心弦的背景音乐似乎要掏空人的精神世界。

两人猫着腰穿过几个座位,找到自己位置坐下,戴上3D眼镜,一切似乎身临其境。

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慢悠悠走过来,伸出血淋淋的爪子,吓得叶薇一身冷汗,闭上眼,尖叫了一声。

沈麦紧紧握着叶薇的手,说道:“没事,我在这,不用担心。”

这时,叶薇才战战兢兢睁开眼,说:“好,向你看齐,克服恐惧心里。”

就这样,二人在不断尖叫和安慰中看完了整部电影,出来时,沈麦牵着叶薇的手,问道:“你的手好凉,怎么回事?”

叶薇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吓得吧。”

沈麦二话不说,将叶薇的手塞进自己口袋,说道:“好些了吧?”

晚上,叶薇躺在床上,脑海里一会浮现沈麦的体贴入微,一会重现电影的恐怖镜头,辗转反侧。不过,她还是想给沈麦,也是给自己一次尝试的机会。

这天,沈麦说:”薇,晚上去我那,我给你做最拿手的牛排,你得尝尝我的手艺,一绝。”

叶薇最喜欢会做饭的男人,总觉得会做饭的男人特别有魅力,便爽快答应:“好,给我下地址。”

沈麦给了地址后,早早回去准备晚餐,说要给叶薇一个大大的惊喜。

下班后,叶薇收拾好,飞一般地冲向沈麦家,她要看看这个会做饭的男人,到底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惊喜,女人天生就有好奇心,虽然好奇会杀死猫。

叶薇按沈麦给的地址,按了下门铃,无人应答,门虚掩着,叶薇慢慢推开门,屋内灯光昏暗,播放着轻柔的音乐。

叶薇走了几步,虚掩的门哐当一声关上,叶薇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语气颤抖地喊道:“沈麦?”

无人应答,穿过走廊,进了客厅,叶薇看到桌上摆放两个高脚杯,杯里盛满红酒,烛光在风中摇曳。

叶薇抬头看了下墙壁,上面挂着几副古老而怪异的壁画,画里的人露出诡异的笑,有些面目可憎,叶薇赶紧闭了下眼,定了定神。

接着,叶薇推开厨房门,只见灶火旺盛,但未见沈麦,叶薇拨了下沈麦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这时,叶薇只想赶紧逃离,正当叶薇转身要走时,房门啪得一响,沈麦从房间出来,对着电话说:“妈,我挂了,这边有客人。”

接着,沈麦放下电话,帮叶薇拿下包,说道:“不好意思,我妈的电话,絮絮叨叨聊到现在。”

叶薇笑道:“没事。”

这时,厨房传来一股刺鼻的焦糊味,沈麦说:“完了,我的牛排。”

然后飞一般地冲向厨房,熄了火,一看牛排已成焦炭,尴尬地说:“不好意思,我再煎一块。”

过一会,沈麦端过来一份三成熟的牛排,说道:“薇,尝尝我的拿手绝活。”

叶薇看着血淋淋的牛排,说道:“不是全熟吗?”

沈麦说:“全熟,肉太老,三成熟,一切刚刚好,肉嫩汁多,来,尝下。”

说完,沈麦切了一小块牛排,鲜红的血汁瞬间在盘子里散开。

叶薇捂着嘴,冲向洗手间,沈麦赶紧跑过来,问道:“怎么了,亲爱的?”

叶薇打开水龙头,说道:“对不起,我晕血。”

于是,两人的烛光晚餐少了一份牛排,惊喜与惊吓似乎一步之遥。然而,幸福与浪漫并没有因缺憾而有丝毫逊色。

突然,沈麦站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慢慢打开,是一颗耀眼的钻戒,沈麦单膝跪下,深情地说道:“薇,嫁给我吧?不论你在哪,你是谁,我都爱你,永远!”

叶薇感动地说:“好,我愿意。”

沈麦站起来,将钻戒戴在叶薇手上,两人深情相拥,并多了一个热烈的吻。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人措不及防。

二人的恋情很快传遍办公室每个角落。同事小美说:“沈总,你们啥时拍婚纱照?推荐一家婚纱摄影公司,技术一流,能拍出大片的效果。”

沈麦说:“好的,把名片分享下,我来联系。”

就在叶薇沉浸在幸福不可自拔时,一个神秘电话击碎了叶薇的所有幻想:“你好,叶薇吗?这里是中心医院,你的化验单下来了,你得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需要赶紧到医院配合治疗。”

叶薇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想到沈麦,想到即将到来的婚期,叶薇感到万念俱灰。她知道,她爱着沈麦,她想永远和他在一起,生一堆娃。

她想和沈麦拍完婚纱照,再把这个噩耗告诉他,她想:“如果哪天,我离开这个世界,我想留下些念想。”

这天,他们到婚纱摄影公司,叶薇第一次穿上雪白的婚纱,有种被幸福砸晕的感觉,这时,医院打来电话:“你好,叶薇吗?你的病情不能耽误,需要尽快到医院配合治疗。”

叶薇看了下一旁的沈麦,挂了电话,说道:“我妈打来电话,问我婚纱照拍得怎么样?”

一切就绪,他们来到湖边,蔚蓝的天空飘着一朵朵棉花糖,湖水随着一阵阵微风波光粼粼,叶薇一袭白色婚纱,特别迷人。

第一个动作,沈麦搂着叶薇的腰,助理将叶薇的婚纱长摆轻轻举起,沈麦做出欲亲非亲的动作,叶薇露出一丝羞涩。

摄影师摆了个OK的姿势,说:“完美。”

正当摄影师准备拍摄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镜头里只有沈麦,怎么也看不见叶薇,摄影师不解地说:“怎么回事,没有新娘的镜头呀?”

沈麦说:“不会吧,你们那摄影机是不是有问题?把镜头擦一下。”

摄影师对旁边助理说道:“去换个摄影机试下。”

换了个摄影机,还是出现了同样诡异的事情,镜头里怎么也找不到叶薇。一连换了几个摄影机,都出现同样的情况,最后只能收工。

沈麦握着叶薇的手,安慰道:“没事,我们改天来拍。”

说完,沈麦将大衣披在叶薇肩上,说:“你的手好凉,起风了。”

晚上,回到家,叶薇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镜头里的自己是一片空白?为什么自己最后想留下点念想,都是一个奢望?想着想着,眼泪从眼角溢出,浸湿了枕巾。

第二天,叶薇向单位请了假,她想回趟老家,看看自己的父母,快有半年没回去了。乘上大巴,经过四五个小时的颠簸,叶薇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小城,一切都是熟悉的味道,泥土裹着清香。

迎着夕阳,穿过家门口的小花丛,叶薇敲了下门,喊了几声:“爸爸,妈妈?”

没有人应,叶薇便推开了门,哐当一声,爸妈不在屋子里,只发现那只大黄狗旺旺盯着自己叫了几声。

叶薇走进自己的房间,将行李放下,感觉有些疲惫,便躺下,不知不觉睡着了。睡梦中,叶薇听到屋子里有哭泣声,应该是爸妈回来了。

爸爸:“老婆子,别哭了,薇都走半年了,我们应该学会放下,向前看,生活还是要继续。”

妈妈:“我知道,可我心里难过,咱们薇命苦,最好的年纪,该体验的都没体验,这么早就离开我们,以后我们可怎么活?”

爸爸安慰道:“别哭了,有我,我会好好照顾你。”

叶薇心头一阵刀绞,她狠狠掐了下胳膊,毫无知觉。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沈麦每次都说她的手好凉?为什么婚纱照的镜头里始终没有自己?

那沈麦又是谁?为什么自己一直处在极度恐惧中?叶薇决定带着疑惑,返程寻找答案。

当她再次来到公司,已是傍晚时分,沈麦还在加班。叶薇走到沈麦身边,不管她怎么摇晃沈麦,怎么呼唤沈麦的名字,沈麦似乎无动于衷。

叶薇歇斯底里道:“沈麦,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这时,一位时尚漂亮的年轻女孩缓缓走来,经过叶薇身旁,轻轻亲了下沈麦的额头,说道:“麦,我们吃饭去吧。”

沈麦说:“好的,我收拾一下,”说完,两人互挽着胳膊,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叶薇的内心一阵支离破碎,自言自语道:“到底怎么回事?沈麦为什么突然多了个女朋友?我又是谁?”

绝望中的叶薇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出租屋,躺在床上,随手翻起一本日记本,才发现自己曾经深深暗恋沈麦,后来发现自己得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但心里一直念念不忘沈麦。

后来的一切都是叶薇自导自演的一场浪漫爱情故事。之所以一直活在恐惧中,是因为叶薇一直无法正视自己已死亡这件事,灵魂无法得到安息。

随后,叶薇拿起笔,写下一行字,写完,叶薇进入甜美梦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再也没有醒来。

第二天,人们发现一本日记本,封面写着: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 End ———

上集:加班时,不要和陌生男人说话

下集: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声明:原创文章,盗用必究

【青•故事优选】为简书会员合伙人林柳青儿创办专题。

本文编辑:红耳兔小姐姐

专题主编:七公子小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