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我

是阳春三月的日子,

我用一束紫罗兰划过你的掌心;

你写出诗意的雨,

留住我故意不去的脚踝。


我唱着歌跳进你的眸,

盛着满心的欢喜;

我希望你的眼深垂,

在谷底寻觅我错开的气息。


绝句唱响了夏天,

喧嚣的尾巴拖曳出了双层彩虹;

蝉声过雨后的稀疏,

勾画一幕山水的灵动。


你闭眼看神造的世界,

像是恢宏岁月,

洪荒般降落,

像梦一样心有牵念。


风声打旋在空中盘出了秋色,

瞑色入关的狭口,

是江河奔腾的萧瑟,

转角处尽是留白点点。


我装成泛滥成灾的野百合,

披一身幽谷,

计算落崖的风声鹤唳,

是清晨一般的苏醒。


你一身素衣独然钓出了一季寒冬,

惊起了四月清明的锦帛;

你我用一顷梦的绿,

作离席的暮色撩人。


撞开了雪的盘古,

混沌一片天地尽意寥落。

我本该寂静如此,

待三月阳春的蓦然坠地;

我本该喜悦如此,

看一江暮雪冰封了苍古;

我本该纯净如此,

作潦倒状看尽人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