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已入髓7丨真相

文/风往北云向南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恐怕没那么巧合。

第七章:真相

上一章说道:药破译文件遇到难题,猫向他发出SOS求救信号。

药猛然想起第一次去见猫的那天夜里,敲门声也是SOS。他放开猫,一潭死水。错觉?

“猫?猫?猫?喂!”

一潭死水。

奇怪,如果是求救,应该还有意识。为什么用莫斯电码?那么轻,几乎察觉不到。难道怕被人知道?药摩挲着猫的脸颊,发现左侧有一块不易察觉的淤青。

咚咚咚!

“老药。”

“进来。”

“她脸怎么了?”药喊道。

“你怀疑我?你居然怀疑我!”

“淤青怎么回事?”

“妈的,老子扇的!”

药从床上弹起来,一把揪住了毒的衣领,毒捏住他的手腕反击,两人扭打在一起。混乱中,毒一脚踢翻了床头柜,药瓶、注射器和一包包冰糖一样的东西散落了一地。两个人都愣住了。

床上的猫,双手抱头,哇哇大哭。

毒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尼泊尔军刀,趁药愣住的片刻,死死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妈的,叫啊!叫啊!给脸不要脸,信不信老子宰了你?”五个壮汉听到喊声涌了进来。

“你骗我,治病要这么多毒品?”

“他妈的,老子的女人要你管!就算她变成尸体,阴道里也流着老子的精液。”

几个壮汉把药绑在椅子上,毒狠狠给了他几拳,鲜血在他脸上蔓延,从额头到脸颊。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贱货给你打过电话。狗屁发作性睡病,老子要的是新型毒品的秘方。想救她?可以啊。三天时间,破译文件,老子就放了你们,否则老子用精液淹死她。”

“操你妈的畜生!你他妈的去死!”

“啧啧啧……”



头皮发麻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是期末考试的第二天,早上领导在班主任群里发了一条短信,六点十分开一个小会,转过班之后,班主任到会议室集合。牛主...
    蜗牛100阅读 91评论 0 0
  • Pearl绍群群阅读 118评论 1 3
  • 星期五的中午,我们进行了一场跳蚤市场。每个人都在前一天的晚上准备好了自己要拿去卖的东西。和准备20块钱。 我准备了...
    沉默的鱼_54af阅读 47评论 0 0
  • 互联网的兴起,移动支付的传播,活跃了知识付费这一行业,也创造了各种职位,讲师,运营,用户增长官等等。 人人都是自媒...
    刘伟节123阅读 8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