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研究入门,你一定要读这本书——鲁迅的国学私人书单(补遗)

文|普通读者

上篇文章书单|鲁迅真的反对读中国书吗——一份鲁迅私人的国学书单发完后不不久,就发现了一个可耻的错误,但已经没法撤回修改了。

幸运的是,大家是如此宽容,即使有人发现我的错误,也没有人无情调侃、揶揄我,比我有君子之风。只是错误在这里了,就一定要推一篇文章,挽回一下,好在这个错误很特别,勉强能支撑起另一篇文章。

到底是什么错误?

鲁迅开给许世瑛的书单,推荐12种书,我慌忙间只列了11种,漏掉了其中最基本、又极其重要的一种——《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有趣的是,我做上篇文章的时候,大部分的书都不在手头,多凭印象完成,偏偏就这部《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是在手边的,又偏偏把它遗漏了。

按上篇的基本格式,先补上这本书,然后再说闲话。

鲁迅的私人国学书单(补遗)

《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清·永瑢、纪昀等

介绍:这本书,说白了就是个古代典籍的目录,是《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的简略本,“总目提要”卷数太多,使用起来颇多麻烦,纪昀等人便压缩删节,择其要者,并把“总目提要”中存目的书目一概舍去,从“总目提要”的200卷,压缩到20卷的样子,虽然最后署名是永瑢,但工作大都是纪昀等人做的,其中删削之力,又让人感叹。这部20卷的“简明目录”,著录图书3470种。鲁迅对此书有简评:“(此书)其实是现有的较好的书籍之批评,但须注意其批评是钦定的。

简评:鲁迅推荐的这个书单,很用了些心思,除了没有列几部正史出来,其他的各方面,多多少少都照顾到了,了解、阅读了这些书,应该能算一个合格的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的学生了。那么,《四库全书简明目录》就是这个书单的根基,所以我才说,遗漏了此书,是个极其严重而可耻的错误。

鲁迅认为此书是“较好的书籍之批评”,他所希冀的是,许世瑛能从此书入手,对一个中文系学生所必须接触的古代典籍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和认识。

普通人谈国学,眼睛只在那几本儒家典籍,或者只是几本古代的幼儿启蒙书籍上。而一个中文系的学生谈国学,眼中应该是中国古代学术的范畴,如此说来,对于一个以中国语言文学为业的学生,眼界须广、入门须正,不了解古代典籍的基本概貌,肯定是不行的。就像一位将军需要知道自己手里有多少壮士、几多武器,一个立志中国古代学术的学生,应该对古代典籍的概貌有一个大略的了解。

这是鲁迅推荐此书的用意,是鲁迅对许世瑛的期许,是中国古代学术研究入门的正统门径,是学术规范要求的基础

为什么一定要读这本书目

我刚开始读中国古代文学的时候,从家师哪里领了两项任务,句读《资治通鉴》,细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现在想起来,读“总目提要”是件辛苦的事情,因为常常会陷入无趣的状态,当时对学术之乐还没有体会,很多基础的工作都是硬着头皮来做。这也是鲁迅为什么让许世瑛从“简明目录”入手的原因,因为《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有200卷,是这个样子的。

当时就一直在想,为什么一定要读这样的书,这个疑惑多年后才想明白,虽然做学问最终没能入门,能想明白一个道理,也是好的。

让我们这样说:

假如,你有幸进了少林寺藏经阁,可以任意取阅少林72项绝技的秘笈,现在你最需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你不能随便抓一本武功秘笈就开练,有萧远山和慕容博的前车之鉴,一定要小心,必须搞清楚以你现有的资质,72项绝技,从哪项绝技入手开练才合适,同时,你需要知道不同功夫之间有无相生相克的利害。

这时候,要么你拥有一本《少林藏经阁72项绝技书目提要》,书里详细记载了不同绝技之间的源流、关系:大力金刚掌拈花指能不能同时练,袈裟伏魔功是不是需要少林童子功的根基,这叫作“辨章学术”;

要么,你得很虔诚地找出藏在书架后的扫地老僧,请他给你指点迷津。以他的渊博和慈悲,自然会告诉你,寂灭爪因陀罗爪都是由般若堂专门研习,所需内功底子差别不大,招式也渊源颇深,这叫作“考镜源流”。

更有甚者,你得能对照易筋经的不同版本,考订它在传抄刊刻过程中,是不是出现了文字讹误和篇章错乱,结合多种版本勤加校勘,得出一个善本,才好入手练习,这是为自己负责。否则,这种腾挪内息的典籍,稍有错讹,就是走火入魔,落个疯癫而死的下场,这叫作“读书不知校勘不如不读”。这样练武,这样才能不落个经脉尽断的下场;这样做中国古代学术,才能找到门径,明先后,知进退。

说白了,练武之前就是要做一点儿少林武学典籍文献考辩的工作。学武要做这样的准备,中国古代学术,更需要如此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就是中国古代学术——国学的文献学的根基所在。我有一个偏激的说法,读这部书、在这本书上下过功夫,是一个中文系学生古典文学入门的首要标准。舍此,则古典文学难以入门,也就不用自吹自擂,说自己有本事几何了。

中国古代文史哲的学问,从读书中来,而古代典籍,汗牛充栋。某类学问,应该从哪本书开始读,用哪个版本,看谁的注释,都甚为讲究。读对了书,入门正,才不至于堕入魔道。

考察中国近现代以来国学学术大师和著名学者,无不是有良好的文献学根基,靠版本目录学的指引才步入学术殿堂的,章太炎、梁启超这样的学术大师如此,胡适这种留学博士如此,鲁迅有扎实的经学根基,又曾从章太炎问学,这种基础和觉悟不可能没有。

有人会以为,“总目提要”里的文字来得容易,须知,编纂《四库全书》的,都是当时名儒、博学之士,“总目提要”更是由当时最好的学者戴震、周永年、翁方纲、姚鼐等人撰写,最后由纪昀统稿。每一本书的提要,要由撰写者对作者、事迹、内容等多方面熟悉之后,才能动笔,提要的内容,更是要对一本书的成书过程和文本流传交代清楚,要广引书志、详核文本异同方能理出端末,而如果要对该书做出学术评价,则要反复研读全书,引据前人对此书的评述,然后折中群言,分析利病,才能得出最后的评议。

这也就难怪张之洞在《輶轩语》谈到研究中国传统学术方法时,曾说:“今为诸生指一良师,将《四库全书提要》读一过,即略知学问门径矣。”

今天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学生,靠几本文学史和概论就能闯天下,读不了几篇作品,更遑论在文献学上下功夫了。酸诗酸文尽可以写,毕竟作吟风弄月的风流才子,也是一些中国读书人的人生理想。

但如果要说到国学入门、传统学术立根基,没有文献学的基础,谈文、史、哲的学术研究,必然是空话。纵然做出了学问,也多有硬伤。

今天看鲁迅给许世瑛的书单,尤其是看到这本《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感慨颇多,不知道后来许世瑛到底把书读进去了没有。我们只知道,今天的学者、博士们,好像能在文献学上下一定功夫的人不多,今天的高校,能有扎实的文献学专业的也一样不多,于是,得出一个看似偏激的结论:

没有文献学根基的文、史、哲学者,多是伪学者;不设文献学专业的古代文学专业,大抵都是二把刀在一起玩过家家游戏的场所

我想,大概不会有人特别反对这个结论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