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如水,谁能逃得过月夜的思念——品读诗经《月出》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图片来自网络

月,在中国历史上走过了千年,每个中国人都可以随口吟出一首“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蕴。

从古至今,中国人特别是诗人对月亮有一种独特的情感,我们对月的深情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形成了中国人一种独特的月亮情结。追溯到咏月诗的源头,大约就是诗经《陈风》中的《月出》了: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焦氏笔乘》说:"《月出》,见月怀人,能道意中事。太白《送祝八》‘若见天涯思故人,浣溪石上窥明月’;子美《梦李白》‘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常建《宿王昌龄隐处》‘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王昌龄《送冯六元二》‘山月出华阴,开此河渚雾。清光比故人,豁然展新悟’。此类甚多,大抵出自陈风也。"


《月出》是一首月下怀人的情诗,全诗三章,每章四句,第一句均以月色起兴,“月出皎兮”、“月出皓兮”、“月出照兮”,反复描写了月光照耀下美人的容貌与身姿体态之美,抒发思而不得、因思念美人而心生烦忧之苦。


皎:月光洁白明亮。佼:同“姣”,美好。“佼人”即美人。僚:同“嫽”,娇美。舒:舒徐,舒缓,指从容娴雅。窈纠:形容女子行走时体态的曲线美。劳心:忧心。悄:忧愁状。

月亮升起来呦,那么皎洁明亮,

月下的美人啊,容颜多亮丽,

体态窈窕步履轻盈,

让我思念心生烦忧。


月光皎洁,惹人情思,她面如满月,身材窈窕,娴雅美好,顾盼生姿,怎不叫人思念呢?诗人思念他的情人,是从看到冉冉升起的皎月开始的。月光美,人更美,那窈窕的身姿、那雍容的举止,使得诗人一见钟情,而又无从表白,因而生发出无限的忧愁和感慨。


二、三章重章复唱,语意递进: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懰(liǔ):音柳,妩媚。

慅(cǎo):忧愁,心神不安。

燎:明也。一说姣美。

夭绍:形容女子风姿绰约。

惨(zào):当为“懆(cǎo)”,优也,焦躁貌。


月亮升起来呦,那么洁白明晰,

月下的美人啊,容颜多漂亮,

身姿窈窕举止婀娜,

让我思念心生忧愁。


月亮升起来呦,光芒照四方,

月下的美人啊,容颜多美丽,

身姿窈窕姿态优美,

让我思念心生烦躁。

诗人运用了大量使用叠韵词,细致刻画了少女优美的神姿和诗人的忧伤,如“窈纠”、“忧受”、“夭绍”,缠绵婉约,这些又都是形容女子行动时的曲线之美,曹植《洛神赋》中有“婉若游龙”的比喻,即是此意。

抬头望月,低头思人。月光如水,思念亦如水。在这静谧的永夜,“佼人”为何月下独自徘徊,难道她也在思念着谁吗?这猜想更让诗人心乱如麻,末句的“劳心悄兮”、“劳心慅兮”、“劳心惨兮”更是直抒其情,道出了自己的忧思与惆怅。

诗人巧妙恰当地以月来喻心中思念的美人,营造出的意境迷离徜恍,蕴含着无尽的朦胧之感,极具诗情画意,今日读之仍令人如痴如醉。

月出,月落,你,可逃得过月夜的思念?

月,幽美、自由、纯洁、美好、永恒、孤独……一个意象,牵系着一个民族的历史和心灵世界。在三千年的诗词世界里,月意象不仅仅是美的象征,还代表着离别与相思、故园与思乡、永恒与惜时。

此诗一出,便开创了“见月怀人”诗的先河,这一轮明月,不管是在天涯还是在海角,人们都可以对着它抒发自己的思念之情。

在诗中描写月亮最多、成就最高的是诗仙李白,给后人留下了众多咏月佳句:“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月出峨嵋照沧海,与人万里长相随”;“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等等;

而在所有描写月色的古典诗歌中,唐代张若虚却是以一首“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最负盛誉,被闻一多先生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

诗,音,画。静谧的春夜,月出东山,小舟在江面荡漾,花影在两岸摇曳,渔舟唱晚,情人相思。

试想,是谁在江边第一次看到月亮?而天上的月亮又是何时开始照着世间的人呢?“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一曲绝唱,盖了全唐的浅唱低吟。而那一轮明月呵,依然还是三千年前的模样!

月出皎兮——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月出皓兮——我影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月出照兮——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