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里,不后悔

                                                  伪装

阿浩这几天正在冥思苦想着怎样才能接近何君如,有时候还会和老崔密谋一下,但不知为何阿浩这次却没有和凌枫商量一下他的思想成果。凌枫似乎也察觉到了阿浩对自己的冷淡,心中大感不妙,心想着不是阿陪也误会自己了吧,要真是这样自己也是百口难辩,谁又会料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

凌枫想把这个误会解释给阿陪,解释给何君如,解释给所有都误会自己的人,可是,有时候他连自己都不信自己说的那是个误会。

时间不会因为思考而停止,而思考却会以为时间变得深邃。

乐乐一如既往地跑到凌枫的教室门前,一如既往地闹着要凌枫去陪她逛街,一如既往地站在凌枫的左右嘻嘻哈哈。而凌枫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自己和这个亲切的女孩,就这样一个沉默寡言、静静聆听一个叽叽喳喳、热闹非凡。甚至,有时候只有和乐乐在一起的时候,凌枫才是最舒服的时候,自己不想说话似乎也不会招来乐乐的冷漠,乐乐不住的讲一些她的奇闻乐事,凌枫也不会觉得厌烦,距离刚刚好,没有刻意,没有伪装。但,有时候和阿浩或老崔在一起的时候,凌枫觉得自己总在努力地争取着什么,生怕会丢失一样,就像在迫不及待的追逐着什么,筋疲力尽却又丝毫不敢懈怠。刻意却又逢迎,凌枫觉得想自己这样内向的人似乎很难做到,自己也知道这种刻意本没有什么错误,但就是不太喜欢这种“积极”,他还是以为自己当一个沉默寡言、安于自守的人比较好。

有的人,害怕寂寞会刻意隐藏,隐藏在欢声笑语故作姿态里,有的人,害怕寂寞会掩埋心底,心底里就会生出一种压抑,从而变得更加孤独,更加沉静。

凌枫站在校门口等着乐乐回来,已经傍晚了,他抬起头看着涨红的夕阳就像个醉意的老汉行走在山峦与天际,孤寂但又火热。

突然,只是一眼,一眼的刺痛便把整颗心变得千疮百孔。凌枫看到何君如真跟在李清风的左右,笑意吟吟。

是的,那个男孩就是李清风,自己没有看错。

“要不我陪你去吧”李清风似乎有点不舍,站在学校的门口温柔的问着这个低着头有些安静的姑娘。

看着那一刻,凌枫觉得她其实并不想这样,并不愿意让李清风陪着,就像孤寂的人永远都不喜欢刻意的陪伴,在凌枫看来似乎她凝结在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伪装,看着这样的伪装让他心如刀绞。

何君如似乎没有发现凌枫正一脸忧郁的看着自己,只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笑着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吧,你快回去吧”李清风似乎很是不舍,只是沉默了一下,还是笑意的道别。

何君如看着李清风远去的背影似乎松了一口气,微笑的样子一瞬间就变得沉静如水,没有刻意没有伪装就这样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凌枫好像明白了什么,心中更是疼痛,不仅仅是痛苦还有疼惜。何君如就像感应到了什么,转过头看到一脸忧伤的凌枫,显得十分的诧异,那个男孩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两只眼睛盯着自己,眼神中是望不到底的悲伤。

那一刻,凌枫突然看到何君如转过身后看着自己,笑靥如花,好似出水的芙蓉,纯洁而又优雅,那笑一直绽放自然随意,好像连藏在淤泥里的心都在欢唱。

只是,昙花一现,但却沁人心脾,萦绕心间,看着何君如转身离去,凌枫有一丝笑意冲出心间挂在嘴角。

伪装与本真就像两个慌不择路的小偷,在熟悉和陌生之间肆意穿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聚会 阿浩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总是一幅鬼鬼祟祟的样子,看见凌枫也总是一脸...
    文涅一阅读 43评论 0 1
  • 遇见 何君如站在夕阳投下的狭长而又酒红的霞光里,望着天边红透了的云...
    文涅一阅读 24评论 0 1
  • 熟悉 有些关系,不去刻意依旧熟悉,有些关系就算刻意仍会远去。 凌枫很喜欢...
    文涅一阅读 31评论 0 0
  • 事故 马潇潇站在树下,不住的张望,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一样。 马潇潇齐耳的短发,...
    文涅一阅读 23评论 0 0
  • 误会 凌枫一个人站在走廊的窗口处,怔怔的回忆着昨天的事。有风吹过,整个人像是...
    文涅一阅读 3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