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绝影

如此,在场的所有人可同时参加,咱们一局定输赢。众人心中疑惑,这是怎么个比法,元英走上前去拿过刚才大汉手中的铜锣与锣锤,向远处木耙走去,此耙木杆支柱,下分三腿站立,上有斗笠大小圆木树立,中心画有婴儿拳头大小的红圈。

只见元英拿铜锣上红绸将铜锣缚于木耙下面三岔腿中心位置,缚好之后又拿起锤,飞身上了西城城楼,而后朗声向下道“众位听清规则。”

如此高远的距离,元英的声音听起来竟如站在身侧一般,清楚真切,就这份道行让人不敢小觑。

元英又道,“我击锣为号,大家开始准备,我会借击锣之力将木耙竖直击飞,待木耙下落时,大家择时而射,必须在再次砸中铜锤之前结束,响锣之后射的作废,方便辨识,还请子书兄将迟射之箭拦截下来。”

“好的,元英兄放心。”子书高声回应,但明显传音之术要逊于元英。

如此,便于识别,参与者分别将箭交与佼兮写上名字。士兵又拿出几把弓,然后大家来到开阔场地,十余人一字排开,准备比赛。

只见元英左手握住耙柱,右手拿锣,随着“咚”的一声巨响,重击之力将铜锣与木耙一起打飞。随即将铜锤深深竖直插于地,起身闪开,撤于一旁。

虽有距离,可元英此时击锣之声仍是震得众人耳朵嗡嗡直响,远非刚才大汉可比,没想到他清瘦身材竟有如此力道。众人目不转睛紧紧瞅着高飞的木耙,渐渐只有一个牙签大小,众人无不惊骇,如此高度竟有多大,且如此时间锣鸣却经久不息。

终于木耙又慢慢变大变大,大家开始呼吸紧张,有的已乱了分寸慌忙搭弓,但双手颤抖不已,竟连弓都拉不开了。随着木耙越来越大羿坤竟闭上了眼睛,这一节被心思细腻的佼兮看到了,看此人面容坚毅,难道此刻竟心力不支放弃了?

念头一闪而过,又看向空中,待羿坤睁眼之时,已有三箭射出,显然距离太远全无准头,半途中箭一一脱力跌落,突然托弓搭箭,托弓搭箭,托弓搭箭,五六人机械式寻求着同步,“嗖嗖嗖”几支箭连续飞出,说时迟那时快,箭耙下落时竟没撞到铜锤上,而是被一个大力带出,稳稳钉在了西城“竹林门”三大字的“林”字正中。原来冀州西城有名寺,曰“竹林寺”,西城门也随之称竹林门。众人见状先是一惊,随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

元英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个结果,迟射的两人见耙飞走一时竟不知所措,压低弓身,将箭射在了离自己不足一丈的地上,如此竟这样匆匆结束了。只见元英扛起木耙,疏忽之间已到人前,耙上三箭,中心一只,拔出赫然写着一个坤字。而木耙上边缘是一个终字,下边缘一个虎字。

正是羿坤、鲜克终和猎手薛伟虎三人,“哼”,看到这个结局黑汉冷哼一声就要离开。

“我说黑炭头叔叔,你射技也不错嘛,就比我那十四岁的哥哥只差一点点,以后要继续努力呦!”羿蒙逮住机会,痛快的嘲笑了鲜克终一下。

听到如此调笑,鲜克终自知技亏,扭头便离开了。“果然英雄出少年阿呵呵,不好意思,失陪一下,”说着子书也讪讪离开。

“好样的,年轻人。”正是裴邃赞道。佼兮深知裴邃向来严谨,很少褒奖某人。

“如此射法,即使老夫,恐怕也只有七分胜算啊,真是后生可畏啊。好了大家,我宣布前三名,羿坤、还有猎户薛伟虎、鲜克终已离开算是自动弃权,第三名奖金发给第一轮比赛是季军。”

“好哎!”师蒙二人兴奋呼叫,慈航也是点头微笑,看来对羿坤此表现也颇满意,其余看众,也是欢心鼓舞,拍张呐喊,祝贺几人。

几人高兴分取了奖金,裴邃起身走进羿坤,不掩惜才之意,“公子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不知可有意留下为武王府效力,我下有一千夫长空缺,如果坤公子不嫌可立刻走马上任。以公子资质,稍作培养必是一代名将啊。”

“老将军美意我心领了,但我族命在身必须离去。”

“唉,可惜可惜。”

“既然小兄弟有要事在身,我们就不好挽留了,记住武王府大门随时向你敞开。裴将军不用惋惜,具小弟观察,我们与这位公子缘分未断,早晚还会再见的。”却是元英也走了过来劝慰道,另一位男装少女也跟于一侧。

“唉,只是不知道老夫能不能熬到那个‘晚’时候了。”此刻裴邃大有逢忘年之交之感。只是无法强人所难,佼兮也大有惜英雄之意。

此时慈航和羿蒙、羿师走上前来,武王府几人见慈航,不由惊讶,上前参拜,共叙来往。皎兮显然与慈航不熟,也不愿拘束陪同,只是问候几声便走向了羿坤。此时羿坤双臂被袖子盖着不显异样,可旁边双瞳的羿师倒使佼兮心头一动,不过她随即恢复平常转问羿坤,“公子,能否告诉我,刚才你间不容发射出的一箭是怎么做到的。”

羿坤见郡主过来,心头一荡,她虽在男装之下,可口鼻精致,肌肤赛雪,真是天生丽质。长弓口和一路南下见到的姑娘也不在少数,可能和这位清丽脱俗姑娘相比的怕是没有。此时羿蒙也仔细观瞧,她自信自己也算秀美大方的,可是和郡主比还是逊色不少。羿坤稳住心神,答道,“呵呵,多亏元医师的锣了,郡主冰雪聪明会想明白的,呵呵。”

“小女子笨拙,还望公子直言相告。”几人正交谈之际,忽听快马急报。

“禀郡主、裴将军、元医师,冀州重镇安平,正被大队胡人围困攻打,军情危急。”兵士抱拳言道。

几人听得只觉一头雾水,冀州安平几近中原腹地,怎可能有胡人攻袭?裴老将军心直口快,“胡扯,此地处中原之腹,怎么会有胡人出现?胆敢谎报军情,决不轻饶。”

“裴将军,小的不敢,有人传言,玉门关。。。已经失守了。”几人听闻如遭雷击。

“定是贼人造谣,传命下去,再有私传此讯扰乱军心者,定斩不饶。”却是元英厉色道,军士领命退走。元英拱手向佼兮郡主,“郡主,此事非同小可,我等须集结队伍查看一番,以验真伪。”佼兮年龄虽小可久经历练,岂不知事态严峻。

“裴伯伯,元大哥,你们快去准备吧。”裴元领命,与慈航几人拜别,即刻整顿兵马。

“羿公子,事出紧急,此次神射之秘只有下次再请教了。”说着转身要随裴元方向而去,刚走几步又折返回来,“请收好此牌。”佼兮凌空扔过,羿坤一把接住,确实一枚令牌。

羿坤一看金光闪闪,一面是大大的武字,一面是皇冠形状的戟头,非常精致。“这是我武王府的令牌,有此令牌可以直接面见我父亲无需通禀。当今世道乱,遇到难处时便可亮出此牌,别说寻常蟊贼,就是分封藩王,组装军队见了也要给几分面子的。”

“郡主,这太贵重了,你不能要。”羿坤作势要扔回。

“羿公子,此牌一旦外授绝无收回道理,你就收着吧,如有机会,定要来武王府找我。还有我知道你们要赶路,我代表武王府送几位几匹坐骑以代脚力。这一则慈航伯伯是我父亲故交也是元医师师伯,二来几位也是我敬重的青年才俊,所以还请几位不要见怪。”佼兮爽言道。不知道是不是少女特有的情怀,只此一面之缘,佼兮便觉得此少年与众不同,可信任,可依赖。她向来行事果敢,只要自己认定的就会争取,虽然她并不确定这是什么男女之情,但是羿坤才华已令其折服,谁都愿意交良友高朋,这也是人之常情。

“郡主,这使不得,我们步行即可。”羿坤忙道。

“不要推辞了,来呀,”说着一个士兵走了过来抱拳待命,“牵四好匹马来,交于几位青年才俊。”然后又在士兵耳边附带轻言了几句。士兵一愣,似有惊讶之状,得到佼兮再次确认后便应了离开。

“郡主姐姐,我不会骑马,我和二哥一匹就好了。”羿蒙嘻嘻补充道。佼兮微笑点头,一会兵士便牵来了四头高俊大马,羿坤几人看了,直觉比长弓口的马大壮硕的多。四匹虽均为红色,可中间一匹膘肥体健,毛红如血,两耳招风,双目灼灼如电,一看绝非凡品,只是羿坤几人对马不甚了解。佼兮拍了拍中间马儿的右颊,将缰绳递于羿坤手中,红马回头望着佼兮,似乎知与故主分离,长嘶一声,颇有灵性。

“多谢郡主,下次见面之时,定将几匹俊马奉还。”羿坤正言道。

佼兮微微点头,她手脱下束发皮帽,笑靥如花,当真倾倒众生,“下次见面,唤我佼兮就好,后会有期。”说着飒爽一拜,转身飘然骑上一匹骏马绝尘而去。羿坤、羿师见其长发飘飘,真如天仙下凡一般,不由有些痴醉了。羿蒙看到两人先是露出鄙夷的目光,而后看着其背影更多出几分羡慕。

武王府众人走后,百姓也陆续散去了,慈航与元英几人话别,折身而返。羿蒙高兴得说了几匹马的事。慈航扫过几匹红马,在看羿坤牵的那匹时,眼睛一亮,之后摇头苦笑,“不愧是武王千金,一掷也是千金,你们要好生照看这一匹。”几人面露不解之色。“传闻武王手下有十匹当世名驹,你们眼前的这匹名唤‘绝影’,可谓‘未识其形影先绝’,奔行速度无出其右者,排名在前三,定是赐予了他的宝贝女儿,又被转赠你们。”

“可刚并不曾听郡主说起此马来头啊。”羿师疑惑问道。

“应该是说出来后怕你们拒绝吧。对了,孩子们,恐怕我们要改变计划了。嗯,让我想想”,慈航沉默不言,眉头紧锁,几个孩子知道慈航爷爷在思考事情也不打扰。好一会,慈航正色道,“羿坤、羿师、羿蒙,这样,你们听好,今夜你们自己找家客栈住下,爷爷有事先去办一下。爷爷现在写一封书信,画一张地图,如果后日正午爷爷不回来,你们就不用等爷爷,按地图自己寻找天玄北门小五台山,见到天玄门人,再将信件交给他们就好了。”说着便打开包袱取纸笔。

羿坤几人听闻可能要与慈航爷爷分别一时均感失落,而且他们从未出过远门,难免心中没底,“爷爷,你此去是不是有危险啊?”羿坤到底年长几岁,看慈航神情已猜出几分了。

“你们不用担心,爷爷会没事的,如果没及时赶回,爷爷就去办其他事了,晚些日子再回天玄看你们。倒是你们路上一定要小心,还有这个你们带上。”慈航说着在怀中取出几个大拇指大小的雪白球丸,“这叫惊雷闪,遇上强敌猛掷于地上,可瞬时产生强光与烟雾,趁机逃脱,这是天玄你们一位欧阳大哥哥的发明,希望对你们有帮助。”每人分了两枚,而后慈航于一处亭桌之上写写描描画画,很快完成。还未等墨迹干,便又嘱咐了几个孩子几句,并取出一些银子和干粮分与他们便急急向西而去了。几个孩子看着两张墨迹未干的纸页又望望慈航爷爷迅速隐没的背景,怅然若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花分两朵,各表一枝。 话说长弓口除祖上功绩传奇外,还有一宝,那就是当地乖宠灵兔,灵兔的豢养不知从何年月说起了,只是...
    玉雕阅读 63评论 0 2
  • 元英裴邃看身材魁伟却书生气十足的少年倒有些兴味,不过中间的“俊俏公子”只是埋头登记,偶尔抬头看上一眼。军中所用之弓...
    玉雕阅读 57评论 0 0
  • 话说慈航两日辗转便知玉门关已失,立即与裴邃、佼兮、元英几人商量对策,最后决定佼兮与元英返回玉门关查清形势,援助应对...
    玉雕阅读 22,654评论 0 1
  • 平水韵表 平水韵共一百零六韵,其中平声三十韵(上平十五韵、下平十五韵),上声二十九韵,去声三十韵,入声十七韵。平声...
    隐花枝阅读 17,151评论 9 28
  • 冬,你冷若冰霜 你那白雪的面庞,晶莹的肌肤,仿佛高傲的公主。让走近你的人 总是感到无助,忧虑与彷徨 可你又美丽端庄...
    白頻州hp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