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热血】三加二事务所(11)

开启吧!新世界之篇! 第十一章  你好!结业考试!

灵主从隧道里狼狈而出,他此时所在的地方极为宽阔,而场间正中摆放着他本人的神像。

“咳咳...你为什么要叫我回来。”灵主望着神像下坐着的一人,冷道:“你明知道我还有最后手段的。”

那人挑了挑指甲,从阴影中走出——他穿着一套得体西装,头发梳的每一根都极有条理,若是放到别的场景,这分明就是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

但这成功人士,却有着一双异色瞳。

西装男乜了他一眼,缓缓道:“你看不到隐藏在战局旁的那两人吗?”

“那两个大人吗?”相比起陈言三人,调哥皮皮鲁确实能称得上是‘大人’。灵主不屑打了个鼻音:“他们应对我的蛇群都捉襟见肘,我需要很在意吗?”

“若他们认真起来,一瞬间就能干掉你。”西装男长身而起,温和笑道:“但是...他们是不会对你出手的。”

“为什么?”灵主问道。

“因为有我。”西装男透过窗户望向这片世界,眼中两色神光闪烁:“他们在忌惮我。”

“哦?”灵主嗤笑道:“能一招秒掉我的人会忌惮你?一个被我救下来的人?”

“我劝你不要因为救命之恩就对我不敬,你自以为拥有了超越常识的力量就可以睥睨整个世界,但我告诉你...”

西装男伸出手,指向地面:“你拥有的只是处在规则在底层的力量,同时又被它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我...”手指轻挑,西装男的食指越过地平线,指向苍穹:“立于最顶端。”

“那你...”自诩高傲的灵主不服气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合作?”

“嘛,立于天际的人也有烦恼呢。”西装男露出一口白牙,如邻家男孩般问道:“你知道彼岸果吗?”

...

在这片灵域尽头,有一轮空间隧道缓缓张开,其中走出了一人。

她身形婀娜,面容绝美,一头秀发垂肩披下——正是此前在警局询问弹乐行踪的东方抚琴。

“恩,找到了。”东方抚琴望向东方,捕捉了弟弟的气息,似乎是这气息颇为虚弱,她眉头一皱,身体消失。

在消失瞬间,一道电花劈啪作响。

而陈言这边,终于迎来了可靠的救兵。

三加二事务所第一高手,张口闭口就是‘杀了你’的悦儿大姐头。

调哥手机飞起,投射出了一轮黑色圆圈,圆圈中女童悠悠走出。

“哟。”她对着众人打了个招呼。

啊咧?

陈言的面容僵硬了起来。

悦儿大姐头...意外娇小呢。

说是娇小,其实...就是很小吧?分明还是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年纪吧?难道在调哥电话里出现的女童音就是她吗?

“啊。”悦儿扫了眼弹乐,颇为厌恶道:“龙组的杂碎吗?”

东方弹乐:“...”

兴奋的搓着手,虽然都快睁不开眼了,陈言还是兴致勃勃的对悦儿打招呼道:“大姐头...”

悦儿打量了他一眼,再次厌恶道:“又一只杂碎吗?”

陈言:“...”

“呃,我是陈言。”他沉着道:“事急从权,暂时披上了这身狗皮,安心吧大姐头,之后我会用火焰连烧它个七天七夜的。”

“至少心存感激的脱下来还给我啊!”东方弹乐在一边怒吼道:“一瞬间就叛变了啊!太没有节操了吧!”

“啰嗦啊龙组杂碎!”陈言反吼道:“全体员工都在COS死神的组织没资格评论我的节操啊混蛋!”

“啊...很熟练呢。”调哥掩面道:“这家伙很熟练在用悦儿的口吻吐槽FGW呢。”

“原来你就是陈言啊。”悦儿仔细打量着他,饶有趣味道:“气息很驳杂,你开启灵能力了?”

说罢,她丢给皮皮鲁一个‘多管闲事’的冷眼。

皮皮鲁赔笑摆手,背后已被冷汗浸湿。

这个小小女童可是跟‘FGW总局长’比肩的超级高手,若是被她记恨,皮皮鲁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那这个女孩儿...”悦儿转而看向白梦,出乎意料的是,一向我行我素的白梦在面对悦儿时变得相当拘谨。

“你浑身充斥着空间波动,是觉醒了特殊类能力了吗?”她问道。

白梦从背后掏出一只杠铃,点了点头。

“很便捷的能力,如果增强本身实力,一定会成为高手的。加油。”悦儿对白梦意外的温和。

白梦踌躇片刻,点了点头。

说话间,悦儿意味深长的看向远处,那正是灵主与西装男的所在地。

扭过头,她对两个少年冷冷道:“打起精神,敌人要来了。”

“吼!”

混乱与扭曲自彼端出现,并随着怪兽怒吼辐射四周,洁白的天空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飞速黑暗。

“这是怎么回事!”不仅是天空,城镇、动物、人类,一切的一切都被黑暗污染,面对入目处的诡变,东方弹乐不由惊叫了起来。

“世界性质被强行改变...是了。”调哥眺目远方,面色凝重道:“灵主身上的‘众生愿力’被人抽走了。”

“众生愿力?那是什么东西。”陈言不解道。

“它是构成灵体身体的本源物质,也是我们清道夫之所以存在的意义。”调哥解释道:“所谓灵体,并不是灵魂体,而是思想体。”

“思想体?”陈言反复咀嚼这三个字,若有所思道:“你是说...它们是被想象出来的吗?”

“正是如此。”皮皮鲁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道:“我等灵体先是被人塑造,而后交由众生的脑海刻画形象,最终经历一系列艰难考验才出现的。”

“我等...喂,大叔,你也是灵体?”陈言呆了,这跟他脑海里穷凶极恶的灵主不一样啊。

“家常话要先放一放了。”悦儿昂头看着正逐渐临近他们的黑暗,冷哼道:“哼,来了!”

轰轰轰轰。

一连串闷响从远方接近他们,陈言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仔细一想,这不就是皮皮鲁吃掉苹果后发出的音爆声吗?

莫非...有一个超越音速的家伙在向他们靠过来吗?

答案很快便揭晓了,随着一声巨大音爆响起,满脸狰狞的灵主出现在了他们上空。

此刻的他全然失去了之前的高傲与不屑,灵主疯狂撕扯着自己头发,喉咙里挤出野兽般的怒吼声。

“嗬...嗬...”

“他这是怎么了?”白梦疑惑道。

悦儿乜了眼灵主,静静道:“被人逆转愿力,众生愿力跟众生私欲正在他的体内交战着...这个灵主活不长了。”

“我...不甘...”

灵主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为什么...创造了我...而后毁灭我?”

悦儿看了一会儿,突然踮起脚尖老气横秋的拍了拍陈言的肩膀。

陈言:“?”

她摊开手掌,上面是三粒橙黄豌豆。

“吃掉它,然后战斗。”

“哈?”陈言+弹乐。

“如果把这次旅程算作一次结业考。”调哥在后方道:“那你们的初入灵域算是基础语文,面对灵域怪物没有吓得屁滚尿流算是复杂拗口但开卷的政治历史,合力闯城当作踩一脚答题纸也能轻松20分的英语。”

“而初战灵主,你们真正合作,用滚瓜烂熟的标准答案把实验物理与化学打的落花流水。”

“现在...则来到了最后的考场上。”调哥一脸怜悯的望着他们。

“咕嘟。”陈言艰涩吞了口口水,与弹乐对视一眼,苦着脸道:“绞尽脑汁也蒙不对的选择题...望眼欲穿也看不到的方程式以及无从下手的应用题...”

“数学。”

白梦一脸淡定的拿起豌豆,放进嘴里嘎嘣吃下,不一会儿身体疲乏一扫而空,连伤势都不见了。

她惊异的看了另两粒豌豆,露出了胜券在握的表情。

“男生们,千万别想着给我作弊啊。”白梦探向身后,黑色巨锤轰的砸落到地上。

她握着柄端,嘴角撇起一抹笑意:“赌上S学院数学冠军的称号,这一战...我赢定了!”

二人苦着脸将豌豆吃下,脸色亦泛出与白梦先前同样的神情。

弹乐挠了挠头,颓丧道:“陈言,貌似‘班长大人’不愿意给我们写小抄呢。”

黑色符文逐渐浮出,陈言眼睛睁开,瞳仁炸起幽冥的火。

他紧握球棒,高声笑道:“那便赌上你我每晚通宵排位的信念...把这张卷子撕碎吧!”

“真是的,拿你没办法。”原本认识不长的二人,因各种比喻与战斗的缘由飞快熟悉了起来。

东方弹乐夹起一张符纸,周身星芒暴涨。

“那么...战吧!”

三人相视一眼,大喝一声冲向了抱头咆哮的灵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