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姑娘巡游记

雪姑娘巡游记

    雪姑娘,俏皮地来了。

    众人盼她很久了,可是她戏耍众人。说是3号上午要来的,众人穿雪靴、望天空,可是等着等着,觉得自己等来的是假消息,天空里哪有雪姑娘的踪迹....性子急的人就开始唱了:雪,一片(骗)一片(骗)一片(骗).......

  众人等累了下班了要回家吃饭了睡觉了,雪姑娘却轻轻地来了。她带来小雪花,落地就化了。有时甚至飘着飘着就打起了癔症,忘记飘小雪花了。众人无不调侃雪姑娘的调皮,这懒懒的爱磨叽的雪姑娘啊.....

  众人临睡前,纷纷拉开窗帘看雪姑娘的行迹。雪姑娘还那样,似睡非睡的,地上连积雪都没有呢。众人拉上窗帘,叹口气,兀自说:雪儿啊雪儿啊,你可长点儿心吧......

  众人睡去。温暖的棉被裹住了梦。雪姑娘噫怔着噫怔着,打了两个哈哈,却忽然醒了。哎呀,老天爷叫我下大雪来着!我怎么给忘了!飞到空中一看,大地都还只是浅浅的白,树啊草啊还都扎着架势等着自己呢!雪姑娘随着一阵风,在地上踅了一圈,和树啊草啊说:哎呀呀,我刚才打瞌睡,迟到了呢。你们可得原谅我呢!现在,马上,立刻,我要---跳舞了!!!

  一阵风过后,雪姑娘在众人沉睡的夜里开始了孤单而又精彩的独舞。她单脚站在空中,做芭蕾舞姿状,绷脚背,足尖站立,挺胸,跳跃,旋转,雪花如羽毛般在她周身纷纷坠落,地上的白渐渐遮住了原先浅露的黑色。雪姑娘认真起来,真的好专注呢。她表情冷峻,美丽的头颈微微昂起,羽毛裙在空中旋转旋转,一刻也停不下来。树呆了,草呆了,他们张着嘴巴半天合不上,在雪姑娘的旋转中忘记了自己的存在。那些没有生命的楼群、汽车被唤醒了---他们感觉到幸福。雪姑娘的羽毛调皮地扫过他们的眼睛,他们痒痒地想打个喷嚏。有的汽车真的打了,喇叭和车灯在深夜里轻轻地鸣了几声----更多的楼群和汽车揉了揉鼻子和眼睛,不忍心惊扰了雪姑娘的专注,赠雪姑娘以无声凝视的深情......

  如果你以为雪姑娘就是这样一直专注舞蹈的学霸,那雪姑娘一定是会让你--失-望-的。永远长不大的雪姑娘,还一直在青春期呢。你看,芭蕾舞了一个小时,她就脱了舞鞋、解了绑腿,歪在房顶上歇息。雪姑娘对格家房顶上的石榴树说:累死我了!石榴树的牙齿都掉光了,瘪着嘴对雪姑娘说:你跳的真好!雪姑娘在心里暗笑:哎呀我的妈呀,我咋找了个老太太聊天呢?雪姑娘还是懂事的,对石榴树说:谢谢你!你家平台上的鸽子呢?石榴树说:他们吃光了我的果实,白天会来和我聊聊天,晚上就各回各家了......

  雪姑娘在心里叹了口气,气息又带来一些小雪花。她看着石榴树干枯的枝条,有点心疼。

  “石榴树奶奶,我给您跳会儿民族舞吧?”

  石榴树奶奶还没回答,雪姑娘就开始翩翩起舞了。这次她跳的是《荷花舞》。她象一朵月光下的白莲,精致的五官在夜里清晰刻画,长长的水袖像翅膀一样,在白光里翩飞,她向东借一片霞光,向西借一缕轻音,向南借一缕青丝,向北借下一缕相思........她舞的深情,凝住了所有的思绪,天地是她的大舞台,世间万物都是静默的存在......石榴树奶奶哭了,在雪姑娘的舞蹈中,她莫名战栗,觉得自己又重又轻-----重的是身体,轻的是灵魂.......

    黎明之前,雪姑娘又调皮了。她想去众人的梦境里看看。她轻轻一跃,就跳进了一个小男孩的梦里,小男孩正做梦啃鸡腿呢,吃的可香了,她一下子拿掉小男孩的鸡腿,小男孩立马大哭起来;还我鸡腿,还我鸡腿......小男孩的妈妈在睡梦里赶紧抱着小男孩,闭着眼哄他:明天再买再买.....雪姑娘看着他们,差点笑出声来,把眉眼上的雪珠滴进小男孩的嘴里,小男孩贪婪地咽下去了,然后,然后就看见孩子妈妈猛地跳了起来:臭孩子,你尿床了!

  雪姑娘笑着飞走了。她给自己放一首曲子----风居住的街道。钢琴和二胡的声音时而交织,时而融合,正如她自己与大地。君问归期未有期。

  城市苏醒了。乡村苏醒了。小溪苏醒了。娃娃苏醒了。

  众人先拉开窗帘,及待看到地上是厚厚的一层雪、树上是厚厚的一层雪、世界是银装素裹的琼楼玉宇后,都从心底笑出声来。

  下雪了!下大雪了!终于下雪了----众人发出惊喜的声音。

  你看呀,众人认真地穿起羽绒服、雪地靴,裹上围巾戴上帽子,带着满脸的幸福的笑呲溜着出了门。

街道上人比车多。平时可都是车比人多呢。树上是雪,地上是雪,房上是雪,车上是雪,好一个童话王国冰雪世界!城市的节奏仿佛一下子慢了下来,车少了,车慢了,人少了,人慢了,棉得(儿)得(儿)的人们看起是可爱的小熊,大家走得慢慢的,缓缓的,脸上的笑意久久的、甜甜的......

  雪姑娘来到了乡村里。村子里的小溪轻松地唱着歌,和雪姑娘招手问好;小麦兄弟们裹在雪姑娘送给他们的厚厚棉被里,笨笨地和雪姑娘点头示意;小姑娘去村子里问候独居的老人,还好,他们都有空调或暖气......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纵使一飞千里,雪姑娘还是觉得累了。她抄起手,坐在一个积雪厚重的车顶上,变作自己想变作的模样----一个8岁的小姑娘。她的脸被冻的红扑扑的,鼻子冻的红扑扑的,笑容没被冻住,春光灿烂的。她抓起一坨雪,扔在迎面走来的帅男孩怀里,帅男孩没有骂人,拍掉身上的雪,对她温柔地笑.....她又抓起一把雪,扔在前面一个背影美好的小姑娘的脖子里,小姑娘连连惊叫,之后却是开怀大笑.....她再抓起一把雪,去逗商人家的胖狗儿,胖狗儿根本不在乎这一把雪,它打着响鼻儿,兴奋地在地上打滚儿......

    这是众人的节日。生活的快节奏,被雪姑娘用调皮的手拨慢了,一分钟一分钟的,滴答滴答的。众人的嗅觉回来了,空气中满是清新的气息;众人的笑容回来了,笑意漾在脸上久久不肯离去;众人的灵感回来了,堆起的雪人儿一个比一个蠢萌.....

  这也是雪姑娘的节日。世界就是雪姑娘的迪士尼。尽情地玩耍,尽情地舞蹈,如众人,向死而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风急挟骤雨,叶舞惊归鸟。 墙上画山水,檐下点兰梢。 玉碎三分清,石落一脉凉。 城郊远村郭,蒲深兼艾草。
    落梅君阅读 111评论 0 0
  • 每次提笔,第一个跳入我脑海的总是你。 和众多的农村父亲完全不同。你身板瘦弱、文质彬彬。和母亲一起上山挖红薯,总是背...
    胡玉菡阅读 209评论 2 7
  • 盛夏光年 你我星辰月,幽幽盛夏天, 相依偎望眼,相差寄光年 。
    阿西莫多阅读 15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