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扬州瓜洲渡】八风不动与一屁过江

老爸喜欢围棋,无人对弈的时候,常常把电视调到围棋频道,在家里隔着屏幕关注世界大赛。中国的棋手,不少儒雅之士,除了带着头脑去参赛,还喜欢一身唐装、一把折扇的去参赛。而他们的扇面上,往往题写着这样四个大字:八风不动。

八风不动折扇

说实话,一开始,我没看懂。赶紧百度,查查这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而且还乐得不行。什么原因?因为这个词还绑定了一个特别好玩的故事,一个特别有趣的古迹,让人忍俊不禁。

这个特别好玩的故事是这样的——

东坡在瓜州任职的时候,和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禅师,相交莫逆,经常一起参禅论道。有一天,苏东坡静坐之后,若有所悟,便撰诗一首,遣书童送给佛印禅师印证: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禅师从书童手中接过诗作,莞尔一笑,拿笔批了两个大字,叫书童带回。

苏东坡见书童归来,以为禅师一定会赞赏自己修行的境界,急忙打开诗作,却赫然看见上面写着“放屁”两个大字,不禁怒火中烧,立刻乘船过江,找禅师理论。

苏东坡直奔金山寺,却见禅堂紧闭,门上贴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苏东坡恍然大悟,惭愧不已!

故事里的“八风”,是佛家的说法,具体是指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四顺四逆,共八件事。顺利成功是利,失败是衰,背后诽谤是毁,背后称赞是誉,当面赞美是称,当面漫骂攻击是讥,痛苦是苦,快乐是乐。佛家教导说,应当修养到遇八风中的任何一风时,情绪都不为所动,这就是所谓的“八风不动”。人若是为“称誉”陶醉心,人的品格修养就在称誉里损伤;人若是为“讥毁”动心,人的成就就会败在讥毁的手中;人若是为“利乐”所迷,人的尊严就会利乐葬送,人若是为“衰苦”所折,人就会为衰苦打倒。若能做到“八风不动”,那肯定是一个顶天立地而又自由自在的人。

这个故事足够欢乐吧。故事说完,再八卦一下刚才提到的一个特别有趣的古迹。

话说刚才这个故事里,苏东坡当年乘船过江的地方,就是著名的瓜洲渡;因为是古代留存的遗迹,现在叫瓜洲古渡。

瓜洲渡今天的风貌

很早以前,我只知道一提起瓜洲渡,就有一点悲切切、惨兮兮的,比如白居易的《长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再比如陆游的《书愤》:“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这次读到老苏的这个故事,真的是笑得不行。

看过八风不动的故事之后,我决定努力修身,因为,我觉得,古人用来励志的“修齐治平",我好像就只可以做到修身,其他三样都不需要多想。不过,说句心里话,如果要让我八风不动,臣妾做不到啊!恐怕是真的做不到!

顺便说一句,读到另外一句关于瓜洲渡的诗句,很是喜欢,感觉和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有异曲同工之妙,分享给大家,这句诗就是元代萨都剌写的“扬州酒力四十里,睡到瓜洲始渡江。”足够洒脱,足够豪放。这位诗人,要么是一个酒鬼,要么就是酒力不行,喜欢他的直白和不嫌丢人的真性情。

镇江金山寺

瓜洲渡北望扬州,南与镇江隔江相望。当年老苏在瓜洲当一枚小官,从瓜洲办公室被佛印“一屁打过江”,很快就可以到达隔江相望的镇江金山寺,与方外之交佛印禅师会面。

幸福在哪里?幸福就在这“一屁过江”的距离里,只要短短时间,两位知交就可以愉快地会面、互相逗闷子了。羡慕古人,真心羡慕两位古人的知交情谊。羡慕、嫉妒、不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